Friday, July 22, 2016

GoGoVan闖關

三年前的七月,GoGoVan橫空出世,一個App就把雄霸行業多年的龍頭逐一擊倒,港人電召客貨車的習慣亦隨之劇變,它為科技企業顛覆傳統作出完美示範。

GoGoVan生逢其時,不但改變了香港的電召客貨車業,還在一輪又一輪投資者垂青下、以三次融資合共籌得的最少2,654萬美元,迅速擴大版圖:八個中國主要城市、台灣、新加坡、南韓等,都被GoGoVan進駐。它並無公佈今年最新一輪的融資額,但外間估計它市值逾三億美元。

試想像你是GoGoVan其中一個創辦人。你的Start-up本來只有五個人,彼此全屬大學好友,你們以二萬港元起家;三年內它驟然膨脹成逾350人的「跨國企業」,轄下司機數萬名,市值逾億,你怎麼管?Start-up的成長,遠超創辦人個人的成長,這正是GoGoVan林凱源(Steven)面對的最大挑戰。

上月GoGoVan正式開始向司機徵費(過去司機和乘客免費使用此App,平台並無抽佣),按當時的供需情況等考量,向大額值定單抽取約百分之十佣金。這是GoGoVan由負現金流轉向正值的必經之路,事前想必經過深思熟慮,但造成的反彈仍勢不可擋。

即使GoGoVan強調平台上九成定單仍屬免費,而且會檢討抽佣制度,但已引起部份司機鼓噪。怨聲載道的司機和競爭對手藉此向GoGoVan口誅筆伐,創辦人經驗不足,黔驢技窮下釀成接二連三的「關公災難」。別的企業或許經營十年才會遇到的挑戰,GoGoVan成長太快,才三年就嚐到。

從GoGoVan的例子可見,初創企業縱有市場和投資者加持,但從本土、走向亞太、晉身國際,每一關都是硬仗;創辦人由管理幾個人、到數百名、至數千數萬的員工,改變的不止是量,更是格局上的質變。將來能否成為「獨角獸」,這一關GoGoVan要闖,林凱源更要闖。

***

「香港獨角獸」系列一至五,淺談三間具發展潛力的Start-up:9GAG、WeLab、GoGoVan。有人問:晉身「獨角獸」,就代表成功嗎?一味追求高市值,忽略企業的社會責任,如何贏得尊重?繼「華爾街vs大街」後,一股反科技霸權的浪潮已在三藩市展開序幕。下文是「香港獨角獸」系列的終結篇,到時談。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五

***

相關文章:寫書計劃2015 - GoGoVan 

***

本文2016年7月22日刊於《晴報》,此為加長版

Friday, July 15, 2016

香港靠Fintech突圍?

龍沛智(Simon)1998年大學畢業後,在銀行界打滚了15年,先後服務於渣打和花旗,擅長風險管理,熟悉借貸市場(如私人貸款、信用卡業務)。

2013年,龍沛智從史丹福大學進修回來不久,眼見金融海嘯後,銀行監管日趨嚴謹、業務寸步難行,索性把心一橫創業,顛覆他出身的金融界。

他的Startup叫Welab,起步快靚準,在香港,以第一批Fintech(金融科技)為名打響旗號。首輪融資2000萬美元,投資者包括紅杉資本、TOM集團、俄羅斯巨亨Yuri Milner等,一口氣在中港兩地設點,瞄準年輕人市場,強攻網上貸款、手機貸款,殺手鐧是銀行或一般放貸公司不大做的市場:又快又平地批出短期小額貸款。

一般而言,銀行批出的貸款利息較低,但所需時間較長,因審批需時,而且成本也高;放貸公司批出貸款相對銀行快得多,因其基本不作審批,以超高利息作補償。Welab利用科技,毋須申請人露面,憑其網上申請或手機行為,便能迅速判斷其還款能力,又平又快地批出貸款。最厲害是開業以來,其30天逾期還款率低至1%,比傳統銀行信用卡還低,而且中港兩地的fraud case(虛假申請)都是零(兩地申請總額迄今為止,達港幣230億元)!顯見科技的威力。

做中港兩地的放貸生意,市場這麼大,吸納顧客最為重要,而這需要雄厚資本驅策。今年初,Welab再度融資,規模達1.6億美元之鉅,投資者包括馬來西亞主權基金、歐資基金ING及香港的南豐集團等,難怪市場揣測,Welab市值可能已達獨角獸(Unicorn,未上市而市值逾10億美元的科技初創公司)門檻。

對此龍沛智不作評論,一副怡然之姿。我覺得Welab在內地拓展金融科技業務,其優勢不是財力--論財力,誰堪與BAT較量--而是龍沛智以港人身份、在國際金融市場打滚的經驗,這才是投資者敢押注在Welab的信心來源。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四

***

相關文章:寫書計劃2015 - Welend.hk 

***

本文2016年7月15日刊於《晴報》

Friday, July 08, 2016

9GAG會做的三件事

最近和9GAG的CEO陳展程(Ray)談公司的近況,驚覺一年前他躍躍欲試的許多動作,今一一作罷(不搞融資、不做手遊、甚至不以好玩的工作環境作招聘的條件),但有三件事,他卻堅持如一:

第一,專注。與Ray談9GAG,他說得最多的一個字,是”Focus”(專注)。不搞融資,因為現在的平台仍大有空間改進,專注做好再說別的;不容忍庸才,因為「勁人」才會專注做「勁」的事,不浪費時間搞多餘動作;盡量不出席形形色色創業者活動,因為他深信專注做好本份、交出成績,自會吸引高手加盟合作,應酬可免則免。Ray說很多人明白做事要「取捨」,卻不知如何選擇,focus on impact(專注在影響力),Ray說,哪件事影響力大,就先做好哪件事。

第二,繼續發展9CHAT/Cookie。去年9GAG除推出遊戲外,還寫了一個新App叫9CHAT(後易名Cookie),供用家聊天、交流用,目的是增加他們花在平台上的時間。一年下來,這個還在測試階段的App已錄得過百萬下載、每月用戶數十萬。他們在平台上推出「代幣」cookies,一般來說擁有越多代幣的用家級別越高,但在這個平台上,向別人派出代幣越多的人級別越高。這種顛倒的做法鼓勵用家之間向對方派發cookies,「付出代價以引起注意」,反令交流更熾熱。Ray說這個交流平台和代幣的應用,仍大有發展空間,將繼續投放資源發展。

第三,猛將加盟。Ray過去曾計劃聘請主理內容的總編輯、專搞活動的策展人...談過不少高手,現在統統擱置。9GAG目前沒有計劃另拓營收渠道,因為他們從前述發佈手遊的經驗中發現,9GAG的廣告平台極有潛力(四週內令一隻遊戲的下載達到百萬次),但其價值卻沒有充分展現。談了大半年,即將加盟9GAG的一員猛將,其目標就是要釋放此平台的潛在廣告價值。換言之,9GAG要做好的,仍是圍繞自己核心價值的事。

不計業績,單單通過大規模融資,令一些Startups成為市值逾10億美元「獨角獸」(Unicorns)的例子,並不罕見,但9GAG卻似乎捨近圖遠。Ray現在的方向,是借鞏固9GAG的核心實力來增加活躍用戶、提升活躍用戶的價值、增加平台的廣告效益等,從根本上釋放9GAG價值。比起財技,這條路艱險得多,但基礎也更穩固。9GAG的獨角獸之路,因此更遠了還是更近了?現在誰也不知答案。

許多初創企業平地一聲雷,卻後勁不繼,因為追逐短期盈收或融資,忘了初衷。9GAG堅持初心至今,有所為、更有所不為,力抗誘惑,極難得。我對他們的發展,再看高一線。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三)

***

本文七月八日刊於《晴報》,此為略作加長版

***

相關文章: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一:誰是香港第一家獨角獸?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二:9GAG不做的三件事
寫書計劃2015:9GAG 

Sunday, July 03, 2016

壟斷與競爭

剛開始在《晴報》撰寫一「香港獨角獸」系列,計劃共六篇,才刊出兩篇,已招一些表達不滿的留言。昨天把整個系列完成,然月底才全部刊出,現在偷步寫一點感想。

一位留言認為9GAG雖然「成功」,卻有「偷圖」之嫌,說出來還「影衰」香港;另一位抗拒「獨角獸」之類的標籤,認為「成功」不應靠市值去定義,例如GoGoVan雖然錢籌得多,但被視為不義。似乎有些讀者認為,有「成就」並不一定代表「成功」,或值得尊重。

我從2007年開始寫香港的科網創業。當時那些投身科網的人,被視為挑戰巨人的大衞、顛覆既得利益者壟斷的新一代,是勇敢、創新、打破常規的代表。才不過短短幾年,當日的underdog已成今天的Tech Elites,說不定還在不知不覺間,取代金融精英Wall Street Elites,站在Main Street的對立面呢。科技推動改朝換代之快,前所未見。

關於科企的壟斷,矽谷教父Peter Thiel有精闢見解,此處從略。簡單來說他認為壟斷對科企、對社會而言都是好事,贏家理應通殺(Winner takes all),只有輸家(Losers)才會高喊競爭、公義。這是Peter Thiel作為資本家的立場。

但另一方面,「覺醒」的一代卻抗拒新精英階級的形成,此風已從三藩市刮起,居民湧往Google接載員工的巴士抗議,大罵科技霸權扯高樓價,又不回饋社區。

Tech Elites推動社會進步,但他們的傲慢,卻不能討得眾人歡心。沒法分享科技成果的人未見其利先見其弊,對科企--尤其具壟斷地位那些霸權--的抗拒日見尖銳。可惜科技向前的步伐不會停下來,財富將會更加傾斜,站在Tech與Non-tech兩端之間,矛盾恐怕將越結越深。將來的科企,Do No Evil不止是口號、PR、粉飾太平的工具,而應是深植核心的文化。越是成功越要努力回饋社會、推動進步,否則難以久矣。

說到如何定義「成功」,早在2007年我已寫第一篇關於「社企」的文章、讚揚離開Microsoft成立社企Room To Read的John Wood,如何領先Bill Gates,放棄追求高薪厚職,以幫助弱勢為己任;還介紹了一位非常出色的香港年輕社企創業家,Marie So。2010年再撰文講資本家不應賺盡,要兼顧社會責任,否則自吃其果。以前寫創業、社企如空谷足音,如今這麼快就收到迴響質問憑什麼定義成功...社會到底是進步了。

以上是寫「香港獨角獸」系列最終篇的一些想法,甘冒被編輯責備之險「劇透」了不少。下為一些參考/相關文章:

香港獨角獸系列一:誰是香港第一家獨角獸
香港獨角獸系列二:9GAG不做的三件事
Marie So
John Wood
效美富豪捐身家 助人亦自助
Google Bus Protests
Peter Thiel: Competition is for Losers

Friday, June 24, 2016

9GAG不做的三件事

2008年創立的9GAG,是近年打入國際創投圈子的香港Startup中,最成功的一員。他們的每月活躍用戶達8,000萬,FB和IG上的追隨者,各逾3,000萬。

闖出國際名堂,9GAG面對的競爭也屬國際級。創辦人兼CEO陳展程(Ray)常調整方向,經常變陣就是他不變的作風。過去引以為榮的方程式、其他Startup趨之若鶩的做法,最近他一一摒棄:

第一,不搞融資。自2008年在矽谷融資A輪280萬美元後,9GAG就鳴金收兵,以廣告收入支持營運,不搞多餘動作,好像不缺錢似的。這些年來Ray不是沒想過再度融資,壯大資本,併購其他Startup增加實力,但他左思右想後,還是決定還原基本步。他說,要做好融資,一段時間內必花創辦人大量心力,而兼併Startup回來也要費時融合、管理,Ray乾脆抗拒誘惑,專心做好眼前。

第二,不做手遊。去年9GAG曾展新猷,在平台上發佈一印尼Startup的手遊,再與之攤分利潤。當時以為是9GAG拓展收入的一個新引擎,豈料今天Ray卻說,不做了。為什麼?Ray說經此一役,他們知道在自己的平台發佈遊戲,有四週內達到100萬下載的能力,「實驗成功」,而增加的盈收並不顯著,決定暫時擱置發佈網遊計劃,再考慮其他更有效利用他們龐大平台的計劃。

第三,不請庸才、不搞康樂。9GAG厲行高薪養優,公司最「平」的一個程式員,月入也達三萬元。他說,只要同事證明自己是行內最頂尖的,公司就付行內最高的人工;而不達標的,敬請另覓高就。他說「叻人喜歡和叻人共事」,而中庸的人只會在一起做中庸的事,缺乏生產力。他們曾以乒乓球桌、豆豆梳化之類的閒適環境吸引員工,但這些俱成明日黃花。現在的政策是:請最勁的人,做最勁的事。如此而已,沒廢話。

9GAG不搞融資、不做手遊,甚至不以「好玩」的工作環境作聘用的撒手鐧,那創辦人陳展程(Ray)想做的究竟是什麼?他的計劃,能令9GAG成為香港首間「獨角獸」嗎?請留意下集,「9GAG會做的三件事」。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二)

***

本文六月廿四日刊於《晴報》

***

相關文章: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一:誰是香港第一家獨角獸?
寫書計劃2015:9GAG

Friday, June 17, 2016

救火少年

平日人跡罕至的廣東增城太寺山森林公園一山頭,今天氣氛異常。秋天清晨時分,本應沉睡的山林迎來一批又一批客人,熙熙攘攘,人聲鼎沸,令平靜的大地聒躁不安。

這些不是普通遊客。他們有來自各市的消防員,共六百人;各級領導,二百餘人;浩浩蕩蕩的電視台攝製隊;還有一小隊來自香港的年青人--他們是最早到達的一批,在這裏已佈置了三四天。為首那位叫岑棓琛(Rex),才廿六歲,高高瘦瘦,倒三角形的臉上掛著一副眼鏡,像個文弱書生。書生此刻正全神貫注,在帳蓬裏作最後部署。

一陣風刮來,林子裏的枝葉沙沙作響,幾聲嘹亮的鳥嗚劃破長空,似為一切打開序幕。偌大的觀眾席已佈置妥當,嘉賓們紛紛坐下,準備就緒。岑棓琛身處帳蓬內,眼睛緊盯著屏幕,氣氛緊張。

2011年,廣東省林業局選擇在這處作滅火演練與測試。在接下來的五個小時,專業人員會祕密地在此山不同位置點火、製造不同火勢、並採用不同的滅火設備測試功能。但與以往最大的分別是,今天他們還有一項全新的測試要做--岑棓琛團隊研發的「山火監察機械人」,看它能否在指定監察範圍內,迅速而準確地找到火源。珠江電視台將直播這一切。

帳蓬內,毫無預兆地,顯示此帶地圖的屏幕突然彈出一個火的訊號!旁邊顯示了座標,同時電腦如蜂嗚器般「嗶嗶」作響,並傳來兩張相片:一張紅外線熱成像、一張可見光彩照,清楚顯示火源。在另一個帳蓬內收到訊息的消防總指揮不敢怠慢,旋即在地圖上劃出救火部署路線,並通知前線立往滅火。

五年後,香港人岑棓琛的山火監察機械人將進駐全國17個省、41個市,取代煙霧探測器和攝像鏡頭等,守護百萬公頃的森林。這一切皆源於今天百分百準確無誤的測試結果。

***

視野機械人(Insight Robotics)剛完成700萬美元的B輪融資,領投的是深圳的風投「南橋資本」。創辦人之一、主責團隊研發的岑棓琛以無人機和機械人覆蓋萬邦的夢想,因為資本壯大而能進一步實現。

岑棓琛自小愛砌機械人,成立公司那年他才25歲,事隔六年,模樣還一如少年。上月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最後一天的行程是到科學園參觀初創企業,岑是代表之一,與國家領導人交流的時間也最長。

「他未及握手便問我多少歲。」岑笑著回憶,他回答31歲,對方先是愕然,道「我還以為你剛畢業呢」,然後才冒出一句:多好的年華,我也想回到31歲。氣氛很好,岑得以有條不紊介紹他的發明。

森林大火不但是造成碳排放的元凶,也帶來極大經濟損失。單在中國,每年便有相當於28幅整個香港大小的土地被山火破壞。幾年前的俄羅斯、今年的加拿大,都深受其害。

監測、通報、及早撲滅,是應付山火最有效的方法。傳統的煙霧感應攝像鏡頭和紅外線熱成像系統,以探測煙霧或熱源溫度為主,算法過於簡單,誤報率高。但岑棓琛研發的山火監察機械人,搜集的並非單一數據,而是不斷量度熱源和其周邊環境產生的變化,分析多種氣象數據,綜合判斷該熱源是不是「火」,準確度大大提升。

山火監察機械人自從2013年面世以來,從未漏報過一次火災。它可以在八公里半徑範圍內,探測到最小六平方米的熱源。應用在平原的話,最快200秒內可完成一次掃描,即使有火種出現,也能及時通知滅火,貢獻良多。

香港太小,岑棓琛的機械人與無人機反而無用武之地。他的發明除中國外,還應用在印尼、馬來西亞、墨西哥等農業國家,南非也是他們開拓之地。

31歲,許多同輩在為一個400呎的單位苦苦鑽營,岑棓琛卻在世界各地推銷研發成果,連回家的時間也不多。這確是實現夢想的最好年華。

***

此文六月三日六月十七日刊登於《晴報》

相關舊文:
《創業大時代》一週年
寫書計劃2015: Insight Robotics

Friday, June 10, 2016

誰是香港第一家「獨角獸」?

在Startup世界,「獨角獸」(Unicorn)是指未上市、而市值逾10億美元(US$1 billion)的科技公司(Tech Startups)。CrunchBase Unicorn Leaderboard顯示全球有168間科技公司是獨角獸,加起來市值逾6,400億美元。首五家獨角獸依次是Uber、螞蟻金服、小米、Airbnb和滴滴出行。

雖然「獨角獸」一詞在美國快將開到荼靡、一些被吹噓得太厲害的「獨角獸」估值可因醜聞一落千丈,但在比美國慢半拍的香港,誰是第一家獨角獸的猜測正方興未艾。

大熱門是GoGoVan。他們已完成C輪融資,最新投資者包括阿里巴巴旗下、總額十億港元的「香港創業者基金」。這家2013年才成立的電召客貨車公司,截至B輪的融資總額已達2,654萬美元,外間估計市值達3億美元。

另一炙手可熱的是Fintech公司WeLab。 他們今年一月剛完成新一輪融資,如今總融資額達1.8億美元,盡破香港紀錄,是很可能已經踏進「獨角獸」門檻的本地Startup。也是2013年成立的WeLab,早期投資者粒粒皆星,包括不久前宣佈與科學家Stephen Hawking合作、以無人飛船深測外太空的俄羅斯大亨Yuri Milner。

還有9GAG。 這個網站是本地Startup界老大哥,他們是近年最成功打入國際創投圈子的本地Startup(成為500 Startups與Y Combinator一員),每月活躍用戶達8,000萬。迄今9GAG只進行過A輪融資280萬美元,時為四年前,此後創辦人再無融資舉措,令9GAG的估值更惹人遐想。

而還有其他人在磨拳察掌,包括一些所謂的old money - 如南豐集團主席梁錦松、前財政司長兼香港金融界最資深人物之一,剛高調宣佈領投生物科技公司「水中銀」的B輪融資,令其市值達千萬美元,還矢言要將之打造成獨角獸。

資本帶動更多資本,香港的創投界真正熱鬧起來。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一)

***

本文六月十日刊於《晴報》

Saturday, May 28, 2016

《創業大時代》一週年

幾天前我在清晨做運動時,忽然想起,恰恰在一年前的這段時間,我在為《創業大時代》一書寫最後的幾章。於是想:何不趁「一週年」機會,再走訪他們一次,看這些瞬間萬變的Startups,365天後發生了什麼變化?

說起來有一個和科技界無關的起因:我想為「防火機械人」Insight Robotics的Rex,寫一個更好的引言。他是當時寫的最後一個故事,那時我腦汁都快被榨乾,剩下的時間又不多,所以用了一個很平舖直敍的方法寫他(「從前有一個很喜歡「叮噹」的男孩子,他想擁有自己的機械人,於是...」),十分老土,沒有表現這個救火少年獨特的氣質。

那天忽然想到,Rex的故事應該從一個進行滅火演練的山林開始:在一個秋天的清晨,一座平日十分安靜的山林異常地熙熙攘攘,來了600名消防員、200位市領導...有人祕密地點起一把火...屏幕上突然冒出訊號...總指揮立即部署前綫前往滅火...而為整個演習防火佈防的首領,是一位只有26歲的年輕人,他高高瘦瘦,像個文弱書生...

這樣的開場白才有吸引別人讀下去的懸疑嘛。我急不及待,想趁「一週年」檢閱的機會,還一個更好的故事給Rex。

除了Rex的Insight Robotics,其他的Startups像9GAG、WeLab、GoGoVan等,都因為香港日趨熱烈的融資氣氛,成了「獨角獸」(Unicorn,未上市而市值10億美元的科技公司)甚至上市的大熱門,能和他們談一談近況,真使人期待。

***

Rex是個很聰明有趣的人,我在書中沒能充分表現他的慧黠,當時在blog上寫的,倒比較傳神:

他說他自小就很頑皮,小學老師這樣懲治他:「上堂傾偈,她就把我身旁左右兩位同學喊出來罰站,還加一句:『你們又不像岑棓琛傾偈都可以考第一!」又把Rex「秒殺」。

他小學唸聖貞德,從小到大考第一,「而且科科是滿分,連聖經科都是滿分喎」,跨區考進名校皇仁書院,初嚐「失敗」滋味。

第一年全級考第廿一名,不錯吧,但「原來全級考二十名之內有獎學金的!最高足足有四萬元!」他考「梗頸廿一」,不獲獎學金,大受打擊。一度以考第二十名的 同學做目標,欲取而代之,但強中自有強中手,頂尖的名校生個個不是省油的燈,結果越考越落後,會考之前他考全級第一百廿幾名,幾乎回不了原校升中六。其實 Rex的對手不是考第二十名那一位,而是考第廿二名至第N名的N咁多位。

為了爭取回原校升讀預科兼選修數學(Pure Maths),將來有機會入大學修讀工程科,他努力會考,考獲1A4B1C,廿四分足夠了吧,卻不是全級首八十名--這次他考「梗頸八十一」--無緣唸數 學。幾經爭取,校方無奈讓他自修Pure Maths,「成為皇仁書院創校一百幾十年來,第一個在A-Level唸中英數,Phy/Chem/Bio的人」(理科生一般在數學與生物之間,只選修其 中一科),他沾沾自喜。這也好算是紀錄?

我問他考A的是哪一科,是Maths吧?理科生通常數學考A。他說不,「是英文」,又教我跌了一次眼鏡。

「因為媽媽從小教得很嚴格,尤其是英語。」買下一本接一本牛津出版社的成吋厚的PEU(Practical English Usage),給Rex做練習,打好英語的基礎。爸爸是公務員,「大男人性格不讓媽媽工作」,於是獨子Rex成為媽媽的「事業」。

幸好這個又反斗又爆肺的男孩,還真的創了一番事業...
摘自「寫書計劃2015: Insight Robotics」

Friday, May 27, 2016

創業三部曲之三:時勢

找到市場痛點和可持續營運模式,是創業最基本的兩件事。但有不少創業者縱擁有完美計劃,推進業務仍甚艱難,為什麼?
 
譬如研發一套教育軟件,以香港市場來說,只要在數十萬學子中,有一兩個百分點的人採用,盈利已很可觀;若再加上海外市場,Excel上的數字更加誘人。但現實卻事與願違。我不時聽到創業的朋友吐苦水:條數係咁計,但...

我們的初創企業Pawsible,以「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的概念,連接寵物民宿和寵物主人。條數咁計:香港有280萬住戶,當中約十分一,即28萬戶,有養寵物。假設其中一半養狗(即14萬戶),只要百分之一成為民宿家庭,每年就可為市場提供至少1400個「寵物宿位」,足以和全港寵物酒店平分秋色。事實是否如此?

不知道。這也是創業最刺激的地方:不試過你永遠不知道。

所以除了要找到市場痛點和可持續模式外,還要看時勢是否造就一間Start-up。走得太快,時勢不就,無論多努力都功虧一簣--經典案例之一是1999年成立的「蘋果速銷」,當時港人網購習慣未形成,加上競爭對手大力打壓,才一年便以失敗告終。據說蝕本十億元。

但若走得太慢,進入市場時已無太多空隙可乘,也只有捱打的份。唯有在巨大趨勢來臨時剛好同步,不徐不疾乘勢而起的,才有機會成為贏家。

三年前講「共享經濟」,說讓陌生人做你的司機?到千里之外「三唔識七」的家庭投宿?很多人不能接受。但在Airbnb和Uber不遺餘力的推動下,多少人已成為其忠實擁躉。餘此類推,三年之後,讓陌生人上門煮飯、洗衣、抹車、蹓狗...可能是件理所當然的事。你相信嗎?

Saturday, May 21, 2016

執狗屎記

把車停在閘外二三十米處,一下車,首先迎接我的,是此起彼落的狗吠聲。我一步一步往前走,聽到的聲音越來越大,聞到的氣味也越來越濃烈。事前朋友提醒我要有心理準備,但我準備好了嗎?

這是位於大埔石蓮路的「救狗之家」Hong Kong Dog Rescue (HKDR),原址貼著一個「甜苑」的門牌,大概過去是一所村屋。推門一進,的確嚇了一跳:舉目所及,幾乎每吋空間,都被改裝成大大小小的狗籠,圍欄裏面都是狗。我想我一輩子見過的狗加起來,也沒有這麼多。

這個「家」少說也住了四、五百隻有待領養的中型或大型犬隻,但「狗口」仍在不斷增加,因為HKDR創辦人Sally大約每週到漁農處一次,領取狗隻回來--這些小動物,不論是流浪的或是被主人遺棄的,如果被評為「不適合領養」,四天後就會被消失。而每一年,香港合法處死的貓狗相加,達一萬之眾--在HKDR,就是小小的職員辦公室,也是廿多卅隻狗的居所。

「這裏什麼狗都有,」為我們導覽的義工Money邊走邊說,雖然大部份是唐狗,但也有所謂的名種狗如金毛尋回犬、雪橇等,「可見什麼主人都有、都會遺棄自己的狗。」Money頓一頓又補充,「我永不明白,有些人養了一隻寵物八、九年,說不要就不要。難道一點感情都沒有?」

雖說環境擠迫,又吵又臭,但我眼前的狗狗,模樣卻大都溫馴可親,而且乾淨衞生,可以想像職員和義工們玩了多少心血日復日地經營。我們來訪的時間是下午,正是牠們的活動時間,所以不少狗狗一看見我們經過,便流露出一副很渴望去玩的樣子,眼神一如孩子。

HKDR把狗狗分成三種: 紅Red, 黃Yellow, 綠Green。掛著綠色牌子的狗是最沒有殺傷力的,親人、聽話,適合新手義工帶出去遛;紅狗就要當心,因為牠們或有行為問題,可能會咬人,通常只有最熟牠們脾性的義工才會接觸這些狗;介乎兩者之間的是黃狗,大部份時間親人,偶而發飈,可見狗狗各有各的性格。但總體來看,黃狗最多,綠狗也不少,紅狗極少。


我們今天的重頭戲是遛狗。HKDR住了幾百隻狗,每天單是帶牠們去遛一轉,也是龐大工程。這些年來,幸得一群義工無私奉獻,每天專程到這裏來遛狗。所以整個下午我都見到這些義工們馬不停蹄地多次來回,帶著一批又一批狗狗往外遛。他們做得汗流浹背也不停下來,否則就不夠時間多帶幾隻出去玩--狗狗一天裏大約只有這一到兩次機會可以離開圍欄,自由地奔跑,痛快地上個廁所。

我們帶狗出去遛的目的之一,是讓牠們上廁所,而且一旦牠們解放完畢,必須立即清理--即是「執屎」。我首先獲分配一隻老狗叫Mindy,牠又肥又老又氣喘。我似拉牛上樹,十分狼狽。

我邊拖著Mindy遛,邊在心裏默禱:親愛的,最好你痾在草叢,或任何我無法觸及的地方,不要污染環境便好。這是我第一次和狗狗接觸,遑論替牠們執屎啊。說也奇怪,Mindy真的走入草叢裏解決了!乾淨俐落,爽,我想。

可是第二隻狗卻沒有那麼配合。

牠是一隻叫Winston的唐狗混馬士提夫犬,體型比較大,模樣有點笨。Winston是在斜路上,邊走邊解放的。牠一痾,後面的人便喊出來:喂你的狗痾了,三塊啊,快撿起來!我避無可避,拎起薄薄的透明膠袋(就是你到超級市場,用來裝水果的那種膠袋),屏起呼吸,像若無其事般,迅速把「黃金」撿起。不但如此,一路上還像寶一樣把袋口捏緊,直到回程時將之扔到垃圾桶裏。這就完成了我第一次遛狗,也是第一次「執狗屎」的經歷。

***

來一趟HKDR,感覺很震撼:竟然有這麼多沒人要的寵物!事前我看過一些資料,知道香港人領養寵物的意識極薄弱--超過四成狗主的寵物購自寵物店,另有四成來自親友餽贈;只有大約一成狗主的寵物,來自領養。這邊廂不斷接收沒人要的寵物,那邊廂十個裏只有一個人願意領養,這個「狗滿之患」,怎麼可能解決?
 
這些狗狗差一點就要步進鬼門關了,幸運被帶走,卻不知要等多久,才有人在千千萬萬中選上牠,成為新家庭成員。真想有個更創新的方法,有系統地帶牠們出去,為牠們找到新家

開車離開時我一直在想,如果回來後要告訴朋友一件事,我會說什麼。我想無謂講這裏有多擠、多臭、狗狗等待的心情多無奈,只想你可以做一些事:

一,永不遺棄你的寵物。二,領養、領養、領養。不必買狗,你喜歡的寵物,「救狗之家」或其他安置狗隻的地方都有,牠們也很乖很可愛。

我不會忘記這天,如果你來一趟,也會明白「領養、不棄養」對於狗狗來說多重要。

Friday, May 20, 2016

創業三部曲之二:找收入

香港的流浪動物難有善終,即使有機會被收容所暫托,得到領養的機會亦微乎其微,因為港人領養的意識不高,而領養的渠道也不便。

很多動物關注組織和義工想改變現狀,他們透過募捐,一方面加強教育,另一方面呼籲領養,還有不少親自介入拯救與暫托工作,勞心勞力。可惜回報與付出往往不成正比,令全心全意為動物福祉努力的人泄氣。


除愛心以外,有沒有更有效的方法解決流浪動物這老大難的問題?這是一年多前「狗狗民宿」平台Pawsible創辦人林永君不斷思考的「痛點」。

四十五歲的林永君曾多次創業,他相信有些社會問題,透過市場方法解決可能更有效。於是有了Pawsible的構思:利用「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連接寵物主人與寵物民宿,並為收容所裏面的遺棄動物,提供更多接觸領養家庭的機會。

港人外遊次數甚多,每年出境人次達8,500萬,當中不少是有飼養寵物的人(香港有28萬戶養寵物)。主人外遊時,寵物怎麼辦?有些交給親友、外傭,不少選擇「寵物酒店」。每逢旺季,全港多所寵物酒店轉眼曝滿,供不應求。

如果有飼養寵物的住戶中,有部份成為寵物民宿又如何?情況可能大大不同。因為寵物主人的選擇大增,他可挑選住所附近的民宿,便利接送寵物;公開透明的評分系統,令主人放心選擇有信譽的民宿家庭。

對民宿家庭而言,他們除可在旺季幫助其他寵物主人解決燃眉之急外,又可利用淡季,暫托收容所裏的動物,把牠們帶入社區,增加其接觸未來飼主的機會,獲得領養。

就是這個構想,打動了我成為Pawsible的一份子。我們既找到市場的痛點,又有可持續發展的營運模式,似乎很圓滿。

***

本文5月20日刊於《晴報》

Monday, May 16, 2016

開車聽的音樂

最近在車上播放的三隻CD是那些?

我整理自己的CD時發現它們,倒很符合一貫的口味:

一向喜歡才華橫溢的創作型歌手,Adele雄渾澎湃的聲線可剛可柔,令我幾乎喜歡她的每一首歌。她的曲目彷彿成「女生當自強」的點題作;

曲婉婷,一個叫自己做Wanting(「想要」)的女孩,生於哈爾濱,十六歲才到加拿大唸書,一手包辦曲詞唱,且以英文歌為主。她非常自覺於自己的天分和 才華,但並不討厭。她的歌渾然天成、率性自然,多得彭浩翔在電影《春嬌與志明》中選用了她的歌Drenched,令她在港人中的知名度大增。我想我曾狂 loop這首歌100次。

Eat, Pray, Love的書我不怎麼喜歡,因為覺得作者很討厭,但電影倒不錯,更好的是它的OST,聆聽時不必開往郊區也像遠離了擠迫的都會。我喜歡的音樂很多來自電影,OST可能是擁有的音樂種類中最多的呢。

說來慚愧,我至今仍不大會用Apple Music(那個"play next"令我很抓狂,一直用開的repeat, shuffle等不是很好嗎?)或付費幫襯Sportify,我的車也是老爺得接近作古,完全跟不上時代。朋友購入的Tesla附送Sportify服 務,在那巨大屏幕上可以下載地球所有音樂...唏噓地想,終有一天我的車會聯同那些CD一起被淘汰吧。

Friday, May 13, 2016

別瘋掉

跑完步,滴著汗,大力喘氣之際,我打開手機上的Runkeeper,把今天的紀錄記下來。

咦,不錯啊,我看看自己的log,連續三個星期,從週一到週五,我天天都做夠30-40分鐘運動才開始工作。有時跑步,有時游泳,間或留在家中做HIIT - High Intensive Interval Training - 據說對鍛練肌肉很有效。

做30分鐘運動不是那麼困難的事,難在能不能天天做。維持一種略需「用力」的習慣,遠比想像中困難,因為每天都要克服偷懶的誘惑(所以「成功人士」們接受訪問,總是對自己嚴謹的紀律十分自豪)。

這段時間的工作狀況不是那麼穩定,Home Office,變數很多,也有林林種種的壓力來源,我提醒自己:別瘋掉!不管日子多麼難過,先穩下自己的心。而每天清晨的運動,對我來說是最好的抒壓方法。

不管前一天曾多麼愁,也不管今天的挑戰有多大,每次在跑完五公里、滴著汗、大力喘著氣的時候,我暗暗為自己歡呼:親愛的,你又完成了! 這一刻我不需要旁人的肯定,我就是自己的guarding angel,給自己一個大大的「讚」,衷心地笑。

***

寫了前一篇「Hello,博客」後,意外收到不少迴響支持,很感動。一位女孩說,她寫博客,是因為我。這令我想起一套最近看的電影(Truth,港譯《因真相之名》)裏,一小段情節:

初出茅蘆的記者,問前輩為什麼成為新聞工作者,前輩說,是因為好奇心,好奇心是一切之源。你呢,小子,你又為了什麼而入行?

他只答了一個字,饒是身經百戰的前輩,也呆了一下。

你。後輩答,我是因為你而入行的。

這是看來不經意但肯定經過精心設計的情節,那一刻也使我震撼。所以不管從事哪樣的工作,盡力而為吧,你不知會否感召某個年青人,把使命傳承下去。

創業三部曲之一:找痛點

此刻我在寫作,而六六一直在旁陪著。牠翻了身,舒適地伸個懶腰,肚子朝天,眼睛眯起,然後動作越來越慢,呼吸漸變均勻...不多久,竟打起呼嚕來,睡熟了。


六六是我的寵物,一隻橘色的貓。五年前,當六六還是一隻小貓時,牠非常瘦弱,害了流感,跟著流浪的貓媽媽在停車場/垃圾站覓食,性命堪虞。後來牠被弟弟撿了回家,從此命運改寫。有時我想:別的流浪小動物也能得到六六的機會嗎?

關於香港飼養寵物/流浪動物的現況,我找了一些數據:

  • 香港每年合法處死大約10,000隻動物,當中除流浪動物外,還有不少是遭主人棄養的寵物
  • 有飼養寵物的住戶約佔全港的百分之十,即280,000戶左右,當中約一半養狗
  • 超過八成狗主表示,他們的寵物購自寵物店或由親友轉贈,只有約一成來自領養

換言之,香港大部份流浪動物沒有出路,即使有幸逃過死門關、被動物收容所接收,但得到領養的機會也相當渺茫。並不是太多貓可以過六六一樣的生活。

在我養六六和另外兩隻貓之前,所有有關小動物的數據對我而言,皆不痛不癢。但在牠們進入我的生活後,任何小動物遭遇到的悲慘經歷,都令我有切膚之痛。這成為我加入一個初創團隊、冀助更多動物得到領養的遠因。

不少人因為看中某些潮流或勢頭(如電子商貿、英語學習)而創業,認為只要加入其中,就能乘勢分享成果。但由外界誘因推動的方案,往往缺乏願景與重點,容易越做越變得不倫不類,結果失敗收場。

相反,絕大多數成功創業的人一開始不是想怎樣改變世界,而是反覆問自己一個問題:這件事能為我改變什麼?先嘗試解決一個對自己有切膚之痛的問題,才能鍥而不捨,解決一個市場的共同問題。

***


本文5月13日刊於《晴報》

Wednesday, May 11, 2016

Hello,博客

Hello,博客:

你好嗎?好久不見了。

一天下午我留在書房,拉上窗簾,沏一壼茶,翻起小說來。一邊看我一邊覺得某種熟悉的感覺悠悠浮現:咦,好久沒這樣看過書、寫過字了。

是的,我仍看書,但總像在履行一種責任;我也寫文,但也帶某些目的。我很久沒有純綷為了表達自己而寫作,而我懷念那種感覺。

我們曾有那麼一段甜美的時光,我每天來看你、看其他人的博客、看朋友給我的留言。回憶起來,那似乎是一段無憂無慮的日子。我的天地很單純,我沒有經歷過刻骨銘心的生離死別。

但慢慢地,我不想寫太多自己。曝露過多的情感使我尷尬,所以我裝酷起來。寫一些不必釋放自己情感的文字,寫一些無傷大雅的事,然後越寫越少。

有些「成功人士」對寫作頗不以為然,覺得那不過是另一種自慰。但這...有問題嗎?我們每天努力扮演不同的角色,週旋於不同的人中,幾乎忘了自己;我們受上司的氣、同事的氣、客戶的氣,回家還要看丈夫臉色,管孩子功課;我們看不慣很多人的虛偽,但又無可奈何。明明很想過另一種生活,但不知怎麼改變,帶著一絲遣憾入睡,明早又鼓起勇氣叫自己加油...日子並不好過,能有一個出氣的空間,不好嗎?

這些日子來我很少看你,我投放了過多的時間在Facebook上。但那上面有太多資訊、太多情緒,有時越看越令我迷失,覺得世界的步伐太快,令我惶恐。但你不同,親愛的博客,你總令我平靜。

最近加入一個創業的團隊,開始另一種生活。一位朋友卻坦率地說:不管你從事哪種創業,我相信你以文字傳世的機會,遠大於你用產品。這算是一種讚美嗎?真使人哭笑不得。但他倒提醒了我,其實不必擱置寫作。

我對忽然想起你這位好朋友而感到一點興奮。從此在寂寞的晚上、在跑完步的清晨、在需要找一雙好耳朵而沒有人在身邊的時候,我隨時可以來看你。太好了。

真抱歉曾冷落了你。但我知道,只要我回來,你總會在。

你的,
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