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09, 2016

創業講座拾趣

最近參與了一場創業講座,嘉賓妙語連珠,我疾筆狂書,聊記如下:

GoGoVan最早期的天使投資者之一是蘇智安Billy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GoGoVan創辦人林凱源Steven,十分鐘內已決定作出投資。為什麼如此肯定?

「因為未見過人對van仔咁投入!」Billy說,「我故意問了不少問題試探他,豈知對方答不到兩句又回到如何做好客貨車身上,不斷強調要『高度專注』(laser focus)。」他被Steven熱誠打動,當機立斷,以真金白銀支持他。

Steven則回憶短短三年的創業歷程好像章回小說那麼長,外間只知他們五次融資成功,不知GoGoVan曾三次在破產邊緣徘徊。台下故意發問:「三次破產都阻不了你繼續創業,那與賭徒何異?」

好一個Steven,想也不想就答:「創業者當然是賭仔性格!人人都覺得你不行你還是要試,還是要冒險!」

Green Tomato的郭秉鑫Sunny喜歡用「打麻將」來比喻創業,他說手上拿什麼牌不由你決定,但怎麼出自己卻可以控制:


咩叫紅海?三家做萬子,你又萬子,咪紅海囉;
咩叫藍海?三家做萬子,你唔做,你做筒子,咪藍海囉。

聽他說得生鬼,台下笑聲一片,Sunny接著又道:

創業要變通,唔好「死咕咕」,食唔到糊時唔好死守,重新洗牌再黎過囉。

最出人意表的始終是9GAG。主持人問各嘉賓有沒有什麼忠告給台下觀眾,9GAG的陳展程Ray冷著臉說:「去少些event。」他解釋,「創業要做出來,光聽別人怎麼做,自己不做不行的。你看台上這些嘉賓,哪個會去聽創業講座?」他不但機智,而且誠實,全無虛偽造作。旁人常問我為什麼喜歡和出色的創業家打交道,這就是原因。




***

Friday, December 02, 2016

特朗普的算盤打不響

「狂人」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可以說是一場高科技間接造就的政治換代--倚賴傳統工業的「鐵銹帶」(Rust Belt)州份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威斯康新州和賓夕凡尼亞州,從上次總統選舉支持民主黨中倒戈共和黨,結果扭轉預期,造成舉世譁然的「黑天鵝」事件。

「鐵銹帶」州份何以倒戈?美國雖以高科技走在世界經濟尖端,但這些傳統工業州份卻不大享受到科技進步帶來的好處。相反,工廠倒閉、產業外移、大量技術工人失業,居民生活大不如前。特朗普重振美國工業的訴求,深得這些憤怒選民的歡心。但問題是即使特朗普上任,美國工業回歸本土可行嗎?

MIT Technology Review就用一部iPhone手機回答了這個問題。假設蘋果電腦真的響應特朗普呼籲,把iPhone生產基地統統搬回美國,以下是三種可能性:

一,組裝工序回歸美國。蘋果把iPhone的組裝外判到全球七大供應商,除一間在巴西外,其餘全在中國。一部售價$749美元的iPhone 6S Plus,估計全部零件成本約$230,但組裝成本非常卑微,僅$4至10美元。更重要的是,組裝零件所聘用的人手,僅佔蘋果160萬外判工人的一小部份。換言之,即使蘋果把全部iPhone的組裝搬回美國,售價或有機會微增約5%,但對就業的幫助十分有限。

二,假如不止組裝,蘋果把零件製造也搬回美國呢?這計劃聽來不錯。蘋果在全球共有766間零件供應商,絕大部份位於中、日、台。現在的外判做法,因零件供應與組裝的地區十分接近,所以節省不少物流成本。若僅組裝工序回歸美國,零件的運送成本將增加;美國自行製造零件最終或可減省物流成本,但必先投入數以十億計美元購置製造零件的機械!否則,美國工廠無法保持目前中國工廠的效益,一部iPhone的售價可以貴上100美元。

三,終極方案:不止組裝和零件,連原材料的生產都回歸美國可行嗎?原來一部iPhone含75種元素,佔元素週期表的三分二,當中不少屬「稀土」--而中國佔全球稀土供應的85%。換言之,美國想100%「不假外求」地生產iPhone,根本不可行。

也許僅以iPhone為例代表性有限,但今時今日,不管何種工業,都與三十年前的很不相同。本來iPhone的生產,是全球化減低製造業成本的最佳示範,現在正好用來說明大倒退式回歸本土多麼困難。即使特朗普能逆全球化之浪讓美國的工業回歸,但他怎麼阻止科技企業研發人工智能和機械人?工廠漸以人工智能和機械人取代人力之勢難以扭轉,恐怕最終搶走鐵銹帶居民飯碗的,不是中國人,而是機械人。阻得住全球化,也阻不到科技革命。特朗普的算盤看來打不響了。

***

本文2016年12月2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此版略作加長

Friday, November 25, 2016

大俠程理機

「Billy,這位創辦人很特別,不如你抽空見一見他。」我合上計劃書想了好一會兒,終於還是把短訊發了給上司。

轉工到這裏近半年來,看的案子絡繹不絕。我們是初創企業和投資者之間的中介,創辦人先經過我和同事這關,當中極具潛力的,我們就會聯同上司Billy再見一次,以決定接不接。Billy是專業的天使投資者,也精於營商,名下共投資了15間初創企業,曾經經手過4間公司的上市。

我知道程理機(Rick)的案子並不適合我們,但想Billy破例給他一些意見:這個人幹起事來有種不要命的熱忱,饒是我自以為與創辦人打交道無數也招架不住。

程理機今年42歲,大學畢業後從加拿大回流返港,在電視台從事廣告銷售,邊做邊創業。25歲那年決定辭工全職做生意,不多久,所創辦的學校飯盒供應平台「午餐共和國」大受歡迎,不但獲獎無數,而且高峰期每年營業額2000多萬,讓程理機名利兼收

奇怪的是他運勢突然急轉。先是在如日中天的30歲患上抑鬱症,病了整整一年,思想跌入黑暗幽谷。然後是發生了一宗後來被證實是誤報的學校飯盒食物中毒,觸發程的「午餐共和國」突然崩潰、結業,他本人幾乎破產。

然而,最令人佩服的是這一切並沒有令程一蹶不振,他不但咬緊牙關還債,還持續發掘新點子,不斷創業。但用他自己的話說,自從「午餐共和國」之後,十數年來做生意再沒有成功過。

這次程理機又有極宏大的新構思,既要賺錢,更要有社會使命,並為此事作出驚人的籌備功夫--親自拜訪兩位諾貝爾獎得主、接觸國際級慈善基金如影星Leonardo DiCaprio名下基金會、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還向大量有投資初創的品牌和巨企登門自薦,包括Samsung、MasterCard、adidas、BMW、Loreal...等尋求意見和合作機會。目前新產品仍在融資階段,他已一鼓作氣見了許多人,不惜工本,毅力驚人。

程理機這種拼起命來「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的蠻勁,讓人不知該「搧風點火」鼓勵他,還是應澆一盤冷水叫他「理智」些好--既怕沒有提早勸他「懸崖勒馬」,更怕我等凡人好心做壞事,魯莽之下扼殺了一位革命先鋒的創新意念。我也自問經驗尚淺,得另請高明,望為程提供中肯的意見。

這天見面後,我問Billy怎麼看。Billy覺得此階段接下案子言之尚早,但他忍不住說:這個人真是營銷天才!難怪那些國際級猛人也紛紛被他的誠意打動。

是有這種以摘星為夢想的創業者的,他們熱情澎湃非常人可以理解。這種人成功了便是偉人,否則就被視為儍子--試想若Elon Musk不是先有PayPal的成功經驗,他後來在SpaceX和Tesla一度大敗的雙重打擊下,還說要殖民火星,不被全世界譏為痴人說夢才怪!

我記得那日會議完畢,大家臨別前起身收拾時我忍不住說了一句:Rick聽你簡報猶如收聽電台節目,你的聲音好像滑進耳朵裏。程理機有一把醇厚溫柔的嗓子,像鄭子誠。

他隨行的年輕女助手忍不住咕咕笑,說經常從電視中聽到老闆的聲音。原來程是香港頂尖廣告配音員,是許多大品牌的專用靚聲

程君子謙謙地回應道,當我決定做生意時,就開始自薦為廣告客戶配音,因為我知道做生意不一定能賺錢,總要另找法子維持生計。

以程理機的毅力、誠懇、主意多多,加上一副天生靚聲,若不是一腔熱情傾注於做生意,不難成為名利雙收的超級營銷人才。他取難不取易,偏要做生意,是為了賺更多錢以投入社會公益中,而非只圖自己過安逸生活。如此明知難為而為之,更使人佩服,希望他成功。

後記:
程理機之所以會找上我們,是因為我認識他一位年輕的女同事,她曾約我為程另一項目寫稿。

當時女孩介紹程的時候說,這人不但是我上司,還是我「契爺」呢。後來我問,因為他認識你父母嗎?

女孩說不是,然後淡淡地說了一個令我咋舌的故事來:她出身單親家庭,小時候家住木屋區,一天弟弟出了一點意外上了報紙,程閱報後,竟素昧謀面拔刀相助,並守護她一家至今。於是女孩視他為「契爺」。

程理機這人幫起人來真具俠義之風!不知他暗地裏幫過的人還有多少,難怪做生意堅持要回報社會。有這種丹心一片的人,真是社會之福。

***

本文於2016年11月18日及25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此為合併加長版。

Sunday, November 13, 2016

出差小確幸

不知從哪時候開始,羨慕那些經常出差的人,可以不時抽離現實,在陌生的城市,享受一點獨處之樂。

像這次到台北來,要辦的事圓滿順利完成,晚上終可安穩地沉睡。早上自然醒來,陽光已灑滿一屋。我開了音樂、按下咖啡機,嘩啦嘩啦地在蓮蓬下享受暖水喚醒身體的感覺。踏出浴室的那刻在想,這時如果有隻貓在腳邊磨蹭撒嬌,簡直就完美了。還差一點點,便是嚮往的幸福生活。

出差時經常會帶一本書,有它作伴,哪裏都不去也很自在。上班時不容易享受這種奢侈。

甜蜜時光到底短暫,所以趁此刻寧靜把它記下,記得出差的小確幸。

Friday, November 11, 2016

中國市場這夢魘

雖然植根香港,但產品的市場不必限於香港,對此很多startup均成功作出示範,不用多言。


例如9GAG每月頁面瀏覽(Pageview)超過八億,最大的市場在美國和德國;QooApp服務全球日韓遊戲玩家,除中港台外,遠至巴西和法國都有用家,現在全球下載量已越1300萬;Lifehack提供全英文內容,2000多名寫手來自世界各地,不說還不知它是香港的Startup呢。

對於香港Startup走國際市場這條路,接受我訪問的十位創業家都沒有異議,分別只在於他們現在已開始進軍國際市場,還是待站穩腳步後才往外闖。但當提到應不應進入內地市場時,他們卻出現了為難的表情。

且不談打進內地市場有多難,單就人事管理這「文化差異」,已為startup帶來極大煩惱。其中一間有開拓內地市場的startup坦言,在港招聘人才,只要能力達標、態度良好便行;但在內地,能力和態度以外,更重要是品行。品行不端的人彷似公司內的計時炸彈,不知什麼時候引爆,帶來災難。

再說,內地投資人也不是那麼輕易就看上香港的startup。如TeamNote的Roy便有經驗,矽谷的投資者還會看一間startup的潛質和願景,可以給予startup更長的收成期,但內地的投資者卻非常重視規模和回報,如果不能顯示短期內霸佔市場的能力和野心,可以不必談了。

何況內地的競爭異常激烈,論財力、人脈、市場,香港startup幾乎毫無優勢可言,即使得到內地資金垂青,也很快燃燒殆盡。

相比中國和美國的startup而言,香港startup要成功,難度更高。正如有多次創業和投資經驗的Central Exchange創辦人Billy道,香港的starup「要考兩次試」。不像中美,因本地市場夠大,闖出去不過是錦上添花,香港startup先要過本地市場這關,贏了一次,還有挑戰世界的考驗在後面,很不容易。話說回來,內地市場的確很誘人,但香港startup要往外闖,也不止中國這個市場,如果沒有優勢,切勿自討苦吃。

創辦人對談系列四之四

***

本文2016年11月11日刊於《晴報》「創業群俠傳」

相關舊文:
香港互聯網已死?
融資千萬不要做的事
創業的兩難
不怕神一般的對手

Friday, November 04, 2016

不怕神一般的對手

多年前我第一次接觸年輕的科網創辦人時,就聽他們說過,創業失敗的例子比比皆是,其中不少不是輸在市場或對手,而是輸在自己手上

創業團隊每天面對的抉擇很多,各人身受的壓力也極大,要長期令團隊中各人目標一致、齊心協力,不是容易的事。很多時產品還未做出來,已有創辦人退出;又或剛做出一些成績,就因為大家對發展出現分歧而各行各路。

我向十位創辦人問同一個問題:你有共同創辦人(Co-founder)嗎?共同創辦人是必需的嗎?

不出所料,大部份Startup都有共同創辦人:Central Exchange、Green Tomato、GoGoVan、9GAG、洗車俠、TeamNote和QooApp,他們是兩人或多至五人的團隊;但Lifehack、街坊、iSafe/Cetah、Coachbase卻沒有。

QooApp創辦人之一、「十優狀元」Stephen一語中的地解釋,startup在財政上的資源通常不多,要靠人才來補其不足,故共同創辦人最大的作用,就是為團隊投入「金錢買不到的能力」

有多次創業和投資經驗的Central Exchange創辦人Billy提到,不止共同創辦人,startup的團隊之間,最好各司其職,每人都有一些別人取代不了的能力,越少重疊越好。簡單來說,startup負擔不了冗員

至於沒有共同創辦人的創業者們,都不諱言承受的壓力很大,iSafe/Cetah的阿強說,他不止一次自己走出辦公室,暗自垂淚。但儘管這樣,正如「街坊」的Elliot所言,找不到好的共同創辦人,都比找到一個糟糕的共同創辦人好

否則有朝一日如要分道揚鑣,就像那些要為財產和子女頭痛的離婚怨偶,多不幸呢。

創辦人對談系列四之三

***

本文2016年11月4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相關舊文:
融資千萬不要做的事
創業的兩難

Friday, October 28, 2016

創業的兩難

兩週前在文章「創業的抉擇」中提到,如果以下是創業家必須處理的五件事,但只能選三樣,你如何取捨?

一,把公司做大
二,與家人相處
三,和朋友一起
四,保身體健康
五,好好睡一覺

藉走訪十位科網創業家的機會,我向他們每位逐一提問,以下是小小的結果分析。

首先,幾乎所有人都將「把公司做大」放到首位,其中GoGoVan的Steven,和iSafe/Cetah的阿強甚至坦言,創業以來,「把公司做大」其實是唯一的要務,其他選項如家庭、健康等,都慘被犧牲掉。

這樣的結果在一般人身上未必「百發百中」,但在創業家身上則毫不使人意外,因為他們如果沒有闖一番成就的野心,根本不會選擇創業這艱辛的路。

家庭是多位創業家僅次於工作的選擇。如Lifehack的Leon便說,他以「責任」來衡量自己的取捨,工作和家庭都是自己的份內事,當仁不讓,所以一定會緊抓不放。

比較特別的是,幾乎沒有人把「朋友」放在自己的優先名單上。我想起剛出爐的女傑青黃仰芳,因自言不喜和同事社交而被網民冷嘲熱諷,但事實上,多數「成功人士」的確不熱衷社交、不喜浪費時間在風花雪月上。但儘管如此,我覺得創業家們並非沒有朋友,相反,他們交友十分精挑細選,喜歡和令自己進步的人多交流。像Green Tomato的Sunny便坦言,我不需要額外的朋友啦,因為朋友都被拉進公司來和我一起拼

很少創業家在取捨時,選擇做運動或好好睡覺,即使有,也像「街坊」的Elliot那樣,說保持身體健康只是為了更好地創業。但據我的觀察,受訪的十個人中,沒有一個有充足睡眠,其中Coachbase的Keith,更因病睡過了時間,令訪談告吹!

我想這應驗了我在9GAG辦公室裏找到他們張貼出來的一句話:「世上最可怕的事,就是比你聰明的人,比你還努力還認真。」問你怕未?

創辦人對談系列四之二

***

本文2016年10月28日刊於《晴報》「創業群俠傳」

相關文章:
創業的抉擇
融資千萬不要做的事

Friday, October 21, 2016

融資不要做的事

最近走訪了十位科網創業家,和他們談有關創業的幾個話題,包括融資、市場拓展和管理等。他們背景不一,創業的年資有深有淺,專注的市場也不同,但都是比較實幹和有自己想法的人。與君一席話,得到不少有意思的反饋。
其中一個問題是:在融資時,有什麼事千萬不能做?

融資(Fundraising),幾乎是科網創業的必經階段,除非你像iSafe和Cetah的創辦人「街霸阿強」一樣,創業的400萬資本全靠自己掏出來,否則總有機會張口問別人籌錢,分別僅在於對象是親友或專業投資者而已。所以我問這個沒有預設答案的問題,想探聽這些有過融資經驗的創辦人,有何經驗或心得。

第一種最多人給的答案竟然是,不要為融資而融資。包括GoGoVan的Steven,TeamNote的Roy,9GAG的Ray等,都認為融資並非所有startup的必經階段,創辦人不應本末倒置,視乎本身產品的性質和做生意的策略,應只在有需要「燃料」加速成長時,才四出融資。

第二個預期之中的答案是,不要過份吹噓,例如洗車俠LeoLifehack的Leon Ho均如是說。因為投資者都很精明,如果為了融資而過分吹噓成績或遠景過大,都經不起反覆拷問。

剛創業年半、已經歷過一段融資洗練的「街坊」創辦人Elliot加添了趣味。他說,融資和追求愛情一樣,千萬不要表現得太過主動和急進(desperate),否則反而會嚇跑心儀的投資人。

而Central Exchange的Billy作為一名有多次創業經驗的天使投資者(他共經手過四間公司的上市)則給了最坦率的忠告:融資時不要出賣太多股份給投資者,這對雙方都不利,更使創辦人失去力爭上游的動力。

至於曾在矽谷融資的9GAG創辦人Ray,則只說了一句no nonsense的話:融資最多餘的是叫投資者簽NDA(Non-disclosure Agreement不披露協議)。

創辦人對談系列四之一

***

本文2016年10月21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Sunday, October 16, 2016

《德芬郡奶油》

周日早上,陽光燦爛,散步回家後我坐在床畔倚著咪子,把昨晚開始的亦舒小說《德芬郡奶油》看完。

這是近來被指為最「情色」的亦舒小說,因為故事有關女主角與好友的兒子相戀,內又有不少含蓄的挑逗情節,還有中年婦女去逛酒吧、買性用品等描寫,相比少女時代看那些純過白開水的亦舒小說,自然十分「震撼」。但她的確創造了一個十分立體的女主角:楊雅量。

四十多歲的楊雅量美麗、有學識、有花不完的積蓄、又懂及時行樂。她是大學的英文系教授,上課談莎士比亞的悲劇和拜倫的詩;她「家境最好」,父親給她留了小筆遺產,只是「因為庶出」,所以少女時代並不快樂,一直耿耿於懷;她喜歡在下午喝克魯格香檳;她不羈,風流,抗拒婚姻束縛;她的情人包括富有的猶太珠寶商人、倜儻的丹麥駐華大使、女友剛剛成年的兒子(小鮮肉!),身邊還有一大堆因其美豔不可方物致情難自控的男子如周自新等要應付;她生活豐富,足跡遍佈全球:在萊茵河租住船屋一個月、去尼羅河與研究生們觀察鱷魚生態、在北京出入四合院與大學泳池、又擁加籍護照來去自如。

如此情節,自然大大滿足女讀者們無限的幻想和自我陶醉。我說這個角色描述得很「立體」,因為楊雅量就像按照某幾個家世顯赫但生活低調的名媛創造出來似的,她的瀟灑與不羈,是經年累月的沉澱,並非短時間內可以chok得出來的。

我依然最喜歡亦舒小說裏,在現實的情節中忽然來幾句古典詩詞,如「似此星晨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宵」、「良辰美景奈何天」、「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等,總是令人倍感惆悵。如果同樣愛這些的讀者,應會特別喜歡此書,因中西的經典都有不少。

還有這些對白:

「雅,一個人的生活是否優遊,可以在臉上看出,這幾年你一定過得舒適。」
「人過三十,應當知道要的是什麼,什麼可求,什麼不可求;我們除出真正想要的,其餘一切,也都得到了。」
品藻不禁好奇:「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雅量笑,「我真正真正真正想要的,是愛情。」
品藻一聽,沒好氣,「虧你說得出口。」
「華裔女性實在壓抑過度,連愛情兩字都不敢提。」

我想年輕時的亦舒也很壓抑吧,她的小說裏幾乎連接吻的情節都欠奉,淨是些身穿白衫白褲的少年男女上圖書館談夢想。終於人到中年、晚年,釋放情感,讓筆下女主角堂堂正正地追求色與性,並且拒絕成為男人附庸,堅持自我,永保初心。

Friday, October 14, 2016

創業的抉擇

9GAG聯合創辦人陳展程(Ray)不久前分享了一個「創業的抉擇」,引起友儕間一陣熱議。

抉擇是這樣的:以下五項是必須做好的事,但你只能挑三樣,怎麼選?

一,把公司做大
二,與家人相處
三,和朋友一起
四,保身體健康
五,好好睡一覺

有人理想化地形容,只要讓家人和朋友加入公司一起做,就可以同時滿足一至三項;很多人認為先做好「一」再說,其他都是次要;不少朋友覺得睡眠不足不是什麼問題;也有人說,其實朋友才不是那麼重要;某朋友老實地答,我認為我一項都做不好。

問題並非必須五選三,也可以十選八,或者三選一。它之所以引起這麼多反思,關鍵是它指出了一個重要的訊息:創業要兼顧的事很多,必須有所捨棄。其實所有創業者最大的心願都是「一」:把公司做大,百世流芳。問題是,你能承受放棄其他選項的代價嗎?

前一陣子同文「不開會的CEO」莊偉忠在專欄中透露,自己突然心臟病發險死,幾乎再也見不到親愛的家人。一直以來他深受公司同事、朋友和家人愛載,事業又順利,可以說樣樣兼顧了,可惜還是忽略了一項:對自己不夠好,沒有好好保持身體健康。你看,「成功人士」多麼難當!

對那些在事業方面沒有太大野心的人來說,抉擇比較簡單。只要有溫馨的家庭、恰當的社交、適量的運動,保持身心舒泰就是最好的生活了。但若你想過這種生活,就不要希冀做出一番事業來;沒有人可以舒服地成就一方霸業。

「創業的抉擇」顯然沒有正確答案,重要的不是答案,而是你怎麼選擇。在你心目中,哪一樣可以首先被捨棄、哪一樣必須牢牢抓住?我認真地向十位創業家逐一提出這個問題,得到的答案發人深省,以後有機會再分享。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若想成就一番事業,「娛樂」從來不是選項。當其他人在過「行街睇戲食飯」的日常生活,你則無時無刻不在連串兩難中苦苦掙扎。只好阿Q地想:起碼有得揀。

***

本文2016年10月14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Friday, October 07, 2016

關於創業,只須做對一件事

衡量任何初創企業是否成功,通常不離三大核心元素:產品(Product)、創辦人或團隊(Team)、市場(Market)。

程式員最重視產品(Product)。一件產品好不好用、設計如何、有沒有bug...程式員認為產品的好壞,決定成功與否,而只有自己才資格論斷
 

另一方面,投資者比較著重團隊(Team)。因為很多初創企業成立時,未有產品或產品只具雛形,於是投資者只能依賴創辦人的理念或其過去經驗作判斷。

有多次創業經驗的朋友形容這好像馬主喜歡選擇馬匹的血統一樣,曾經成功過的創業家,有時還未開始下一個項目,已獲投資者垂詢,因為對方對這位創業家有信心。如上期提及的天使投資者,也以人為重,而且他認為謙和的團隊,比「天才組合」更容易成功

而矽谷重量級創業家兼投資人Marc Andreessen(網景Netscapte創辦人)則說過,關於創業,基本上你只須做對一件事,就是找到Product/Market Fit:好的產品並應用在對的市場上(“Product/market fit means being in a good market with a product that can satisfy that market”)。

Marc Andreessen認為,產品、團隊、市場三者之中,最重要的是市場。如果市場不存在,再強勁的團隊、再了不起的產品,都不能把市場硬生生掘出來,徒消耗意志;相反,如果市場已然形成,並正快速增長,那麼即使不怎樣的團隊,只要弄出一件還可以的產品,都可以乘風破浪,然後,市場自然會被好的產品填滿。

所以最強勁的團隊應把全副精力放在最有潛力的市場上努力不懈。找對市場,比一切都重要,相反,若押錯注在行將式微的市場上,即使造出非常出色的產品,也難以基業長青。

如果你問我現在最大的市場是什麼,幾乎可以排除一度非常火熱的「平台」(Platform)相關產品如Airbnb與Uber,它們已呈開到荼靡之像,而且市場整合正在出現。我認為不妨留意人工智能(A.I.) 和機械人(Robotics)相關的科技,因為現今互聯網幾大巨頭包括Google、Facebook、Amazon等,都投放了大量資源在這些產品的研發上,並四出收購有關初創團隊,壯大自己實力。

當然,巨企手握重兵,可以押注的產品非常廣泛,不能獨斷。小團隊沒有資源作奢侈的大包圍,更考創辦人的眼光與判斷,如果用兵恰當、異軍突起,說不定還有機會挑戰巨人。這就是互聯網創業最刺激的地方。

***

本文2016年10月7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此為加長版。

Friday, September 30, 2016

從減肥想到創業之難


晚上,秋風送爽,這樣的天氣正是跑步最好的季節。今晚跑步時我在想:為什麼別人跑步減肥好像很容易,我卻這麼難?

之所以有這個感覺,是因為今天又看到一段大字標題,說某明星為備戰演唱會,「3個月減40磅」。3個月40磅喎!真有這麼厲害嗎?我覺得我足足花了3年,才僅僅減去10磅啊。

如果減肥是一項創業,那麼這三年裏,我的處境就好像眼睜睜地看見同業不斷上演「3個月全球下載1000萬」、「3個月獲李嘉誠注資1000萬美元」、「3個月擠身TechCrunch全球十大/Forbes' 30 under 30」等戲碼,而自己則每天掙扎 ,陷入不管再努力,還是在每個月幾千個page view中浮沉、PayPal account沒有什麼進帳、而且久久看不到奮鬥盡頭有曙光的進退維谷中。捱了三年,才有丁點的進步。不禁自我懷疑:還應不應該繼續下去?

我有許多創業的好朋友,常常和他們打趣道,我不是一個適合創業的人,因為沒有冒險精神;但在三年的減肥歷程中,我竟有驚人毅力,即使看不到脂肪在減少、磅數在下跌,還是在一邊不懈地做運動,另一邊不斷地節制飲食。這簡直就是永不放棄的企業家精神嘛!哈哈哈。

其實,我減肥的進度很緩慢,表示我的身體需要比較長的時間才能適應變化,說不定這代表我增重的過程也會相對別人慢呢。如果也用創業來比喻,那麼有些startup短時間內增長很快,塌陷也很快;有些startup需要很長的時間才冒出頭來,但它的韌性也許比較強。正如有前輩教我:成佛的法門千千萬萬,你總會找到自己的方法,不必和別人比較。

何況,在涼風送爽的晚上跑步,我到底享受過了。

***

p.s.正如大部份的文章,落伍的我沒有拍一張好的相片配這段文字。這圖片是StealJobs.com為我找來的,謝謝。

p.p.s.有次和朋友無意中談起,我寫博客那麼久以來,從來沒有幫自己註冊一個domain,一直都「寄居」Blogger平台,都幾求其。幾天前收到朋友訊息,說為我註冊了一個http://leonawong.hk/,並指向我的博客。我又是錯愕又是高興--別的女人往往收到鑽戒或Hermes手袋作禮物吧,我和創業家們打交道,收到的禮物往往是一本小說的電子版,或一個域名,真是....😂😂😂Ok,很好。

暫時還未想到怎麼用這個專屬自己的domain name,姑且見步行步吧。

「天使」與達文西

http://www.jesus-story.net/images/Da_Vinci.jpg

不管喜歡與否,尋找天使投資者,是大部份創業者必經之路。

香港的天使投資者很多,但專業又出色的極少。我一位創業朋友曾說,他所知以香港為根據地的天使投資者中,只有T值得一見。我問為什麼?

朋友說,許多「投資者」空有「天使」之名,但一毛不拔,從未聽過他們投了什麼startup,T卻一直活躍;其次,T不但在香港投,在美國紐約和西岸也有項目,是真正具矽谷經驗與見識的天使投資者;三,T的投資條件(Term Sheet)十分專業合理,不像某些「土炮」天使投資者,好不容易投下一個項目,卻比founder佔更大的股份,教人哪有努力的動機?

結果T這名字我一兩年前聽朋友提過後,一直留有印象,真沒想到那天竟在辦公室遇上,更沒想到當天他便來訊相約,交流經驗。

T是四十出頭的加拿大人,1999年開始在香港工作,太太和孩子們都住在香港。他強調投資就是選人材(people first),我把握機會發問,你怎樣判斷一名founder是否值得投資?

他笑說,許多投資者都喜歡「天才組合」,認為只要團隊裏個個各懷奇才,就能成功,但天才最大的問題是不喜聽取意見,覺得別人都是笨蛋,他對這種團隊尤其避之則吉。他選人,愛選好奇、虛懷若谷的團隊--你為產品提出意見,他會細心聆聽反省,回去調整再試--這樣的人進步空間更大、更值得投資。

我追問,有位創業朋友你也接觸過,他又聰明又謙虛,為什麼你又不選?T說,我們是很喜歡他呀,但他的產品和市場,有種種難度...然後向我細心解釋因由。

與T短短一席話,發現他理智與感性兼備,閱人的時候感性、看商業模式時理智,平衡拿揑得剛剛好,這讓他與人交流時使人如沐春風,作出決定時卻又精明決斷。T說,是呀,天使投資者應該像達文西作畫,結合藝術與科學。所以他為基金取名字,靈感也來自達文西。

***

Friday, September 23, 2016

創業小情侶

「天下第一幫幫主」、Green Tomato的Sunny一天興沖沖地說,要介紹一對創業小情侶給我認識,因十分討人喜歡。那是Joey和Audrey,弄了一個新聞網站叫Journesis,冀讓讀者直接追隨喜歡的記者,且廣告收入還讓記者分成。

網站面世月餘,獲八十多位記者加入,還賺到一點廣告收入。他們每月支出有限,相信可營運一段時間。27歲的Joey本是對沖基金分析員,三年前認識了曾任電視主播的女友Audrey後才開始接觸傳媒行業,知道女友對前景感到迷茫,遂想出這個新方向,還辭工創業,陪她一試。

Sunny欣賞他的決心。Joey不但辭去高薪厚祿,還重新學programming,放手一搏。他自信擁有專業資格,即使一年半載後再找工作,代價也有限。Audrey嬌滴滴地說,創業之前,我們拍拖三年來可從沒吵過一次架呢。這對璧人真可愛。

說來真巧,我也認識另一對創業小情侶,27歲的家明與玫瑰(化名),創出一個網站叫StealJobs.com,專攻廿多歲的職場資訊,做得有聲有色。



去年年中,玫瑰來找我,問可否轉載我一篇文章「如何成為1%打工精英」,因為覺得很適合他們的讀者當時SJ面世已一年,我剛巧接觸過他們一些文章,因主題鮮明,留下不錯的印象:一部份是匿名讀者「報料」,分享所屬職業的薪酬、前景、公司文化等,類似外國網站Glassdoor;另一部份是有關職場的分享,實用與抒懷俱備,頗受歡迎,像那篇「25歲才明白的10個人生無奈」,一年來累積分享兩萬多次;「麥明詩是如何煉成的」刊出後,麥媽媽還親自回應呢。

後來見面認識了我才知道,SJ大部份文章,是家明一個人包攬的。他和玫瑰都是在中環上班的精英一族,但家明自大學時期起,一直在搞網站。2011年以來,他做過外語學習、新聞評論、圖片分享、寵物用品、時裝...等十個網站。每一次有了搞網的點子,他都興奮得徹夜難眠、覺得有機會改變世界,但沒有一次做出足夠好的成績,漸漸連朋友也不再對他有信心,只有女友仍不離不棄。

SJ是他第十個網站。一度家明也以為這將是另一次失敗,但他不甘心放棄,即使沒有人看,他也努力地寫「潮文」,不久竟做出成績來,這次是朋友反過來向他推薦網站。如今他們每天都收到職場新鮮人的「報料」和投稿,網站每月600,000多瀏覽、130,000多訪客、FB專頁有17,000多人追隨,而且有銀行等廣告客戶主動接觸他們,正好幫補伺服器的開支。

SJ以「九十後上位攻略」作定位,家明與玫瑰透過他們每天在中環出入的觀察,寫廿多歲年輕精英的眾生相,又真又傳神。我在27歲那年,也會懷疑工作的前景、受不了委屈、無法理解上司的決定...同時急於上位,要比同輩更快做出成績來。這種心態,正合SJ的文章風格,當時若有這個網站,我也想看。

如今家明與玫瑰面對的一個兩難,是要不要全職做SJ。作為中環精英,他們按部就班,終會上位;但若投身科網創業,卻是大起大落、過了一關又一關的歷程。我欣賞他倆的熱忱,鼓勵他們繼續嘗試直到盡頭,畢竟27歲不嘗試,37歲更不會試,到時何必後悔。

***

本文9月23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此為加長版

Friday, September 09, 2016

KOL值幾錢?

有一位創業的朋友,產品十分專門,不容易從傳統的分銷渠道,精確地找到顧客。於是他決定自己打造一個:透過每週撰寫一份高質素的相關題材,他為建立自己權威和專業的形像,一旦這個「品牌」/KOL成功,擁有自己的追隨者網絡,他就可以透過其「自媒體」推銷產品。

我佩服朋友的毅力。他本來是一個搞產品的人,卻為了做好營銷,先學怎樣做好「KOL」,再建立獨有的推銷網絡。他形容這就像Warren Buffett所說的「滚雪球」理論,先找一條夠長的斜坡;如果沒有,就自己堆一條出來。

很多創業的朋友都在堆斜坡,這是很難看到效果,卻很辛苦的一階段。唯有捱得過這個堆斜坡的歷程,才有機會享受滚雪球的快感。成與敗,就在誰能堅持下去,咬緊牙關,埋首堆出最長的斜坡。

***

上周投票日早上,我內心仍在糾結,下不了決定。打開Facebook,看到一位朋友對一位候選人的描述後,當下再無懸念。朋友固然是知名人士,但最重要的是,她是我朋友,我相信她。
Facebook,或微博、Youtube等web2.0平台為人類帶來最重要的改變之一,是激活了「普通人」的影響力。而這些「普通人」,如懂得適當地利用平台,更可累積影響力,晉身「網紅」或KOL,最終名歸而實至。歷史上大概從沒一個時期,「普通人」也有機會將無形的影響力轉化為有形的資產。

有朋友的工作,是專門替品牌在社交網絡上下廣告。個人Facebook專頁倘有100,000追隨者以上的,很少沒被他們接觸過。視乎專頁的互動量和與品牌的關聯性,一個帖子可以有數千元報酬。即使專頁追隨者只有三數千的,如果「粉絲」質量夠高,或與品牌形像高度脗合的,也有可能得到小禮物作回報。

除這種個人專頁外,某些平台也隨KOL的有價有市應運而生。最佳例子是100毛。據稱品牌在100毛的社交平台上發一個帖子,代價有機會比傳統傳媒專頁貴一倍,原因最少有兩個:一,100毛擁有足夠多本地年輕人為「粉絲」,如果品牌的目標客戶是這群人,廣告的效用十分顯著,浪費較少;二,100毛專頁的互動很多,容易在短時間內製造出熱門話題。

除此之外,100毛深明KOL的營銷,旗下「偽員」盤菜瑩子、東方昇、專家Dickson甚至「腦細」本尊,皆有鮮明形像與獨特追隨者。平台本身的影響力聯乘KOL的號召力,令其效果倍增,價值當然亦更高。

有趣的是,KOL的「知名度」並非越高越好。知名度最高的一批KOL(多數是傳統上的名人,如政經名人或電影明星),其「可信度」反而會下降,因為大眾直覺而一言一行皆有價有市,可能是廣告。相反,知名度「剛剛好」的一群,對其追隨者而言,反而有最大的號召力,就像朋友的背書令我選定投票對象一樣。

不要小看自己在社交媒體上的一言一行,它的價值可能比你想像中高。

***

本文9月9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本文為加長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