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30, 2016

從減肥想到創業之難


晚上,秋風送爽,這樣的天氣正是跑步最好的季節。今晚跑步時我在想:為什麼別人跑步減肥好像很容易,我卻這麼難?

之所以有這個感覺,是因為今天又看到一段大字標題,說某明星為備戰演唱會,「3個月減40磅」。3個月40磅喎!真有這麼厲害嗎?我覺得我足足花了3年,才僅僅減去10磅啊。

如果減肥是一項創業,那麼這三年裏,我的處境就好像眼睜睜地看見同業不斷上演「3個月全球下載1000萬」、「3個月獲李嘉誠注資1000萬美元」、「3個月擠身TechCrunch全球十大/Forbes' 30 under 30」等戲碼,而自己則每天掙扎 ,陷入不管再努力,還是在每個月幾千個page view中浮沉、PayPal account沒有什麼進帳、而且久久看不到奮鬥盡頭有曙光的進退維谷中。捱了三年,才有丁點的進步。不禁自我懷疑:還應不應該繼續下去?

我有許多創業的好朋友,常常和他們打趣道,我不是一個適合創業的人,因為沒有冒險精神;但在三年的減肥歷程中,我竟有驚人毅力,即使看不到脂肪在減少、磅數在下跌,還是在一邊不懈地做運動,另一邊不斷地節制飲食。這簡直就是永不放棄的企業家精神嘛!哈哈哈。

其實,我減肥的進度很緩慢,表示我的身體需要比較長的時間才能適應變化,說不定這代表我增重的過程也會相對別人慢呢。如果也用創業來比喻,那麼有些startup短時間內增長很快,塌陷也很快;有些startup需要很長的時間才冒出頭來,但它的韌性也許比較強。正如有前輩教我:成佛的法門千千萬萬,你總會找到自己的方法,不必和別人比較。

何況,在涼風送爽的晚上跑步,我到底享受過了。

***

p.s.正如大部份的文章,落伍的我沒有拍一張好的相片配這段文字。這圖片是StealJobs.com為我找來的,謝謝。

p.p.s.有次和朋友無意中談起,我寫博客那麼久以來,從來沒有幫自己註冊一個domain,一直都「寄居」Blogger平台,都幾求其。幾天前收到朋友訊息,說為我註冊了一個http://leonawong.hk/,並指向我的博客。我又是錯愕又是高興--別的女人往往收到鑽戒或Hermes手袋作禮物吧,我和創業家們打交道,收到的禮物往往是一本小說的電子版,或一個域名,真是....😂😂😂Ok,很好。

暫時還未想到怎麼用這個專屬自己的domain name,姑且見步行步吧。

「天使」與達文西

http://www.jesus-story.net/images/Da_Vinci.jpg

不管喜歡與否,尋找天使投資者,是大部份創業者必經之路。

香港的天使投資者很多,但專業又出色的極少。我一位創業朋友曾說,他所知以香港為根據地的天使投資者中,只有T值得一見。我問為什麼?

朋友說,許多「投資者」空有「天使」之名,但一毛不拔,從未聽過他們投了什麼startup,T卻一直活躍;其次,T不但在香港投,在美國紐約和西岸也有項目,是真正具矽谷經驗與見識的天使投資者;三,T的投資條件(Term Sheet)十分專業合理,不像某些「土炮」天使投資者,好不容易投下一個項目,卻比founder佔更大的股份,教人哪有努力的動機?

結果T這名字我一兩年前聽朋友提過後,一直留有印象,真沒想到那天竟在辦公室遇上,更沒想到當天他便來訊相約,交流經驗。

T是四十出頭的加拿大人,1999年開始在香港工作,太太和孩子們都住在香港。他強調投資就是選人材(people first),我把握機會發問,你怎樣判斷一名founder是否值得投資?

他笑說,許多投資者都喜歡「天才組合」,認為只要團隊裏個個各懷奇才,就能成功,但天才最大的問題是不喜聽取意見,覺得別人都是笨蛋,他對這種團隊尤其避之則吉。他選人,愛選好奇、虛懷若谷的團隊--你為產品提出意見,他會細心聆聽反省,回去調整再試--這樣的人進步空間更大、更值得投資。

我追問,有位創業朋友你也接觸過,他又聰明又謙虛,為什麼你又不選?T說,我們是很喜歡他呀,但他的產品和市場,有種種難度...然後向我細心解釋因由。

與T短短一席話,發現他理智與感性兼備,閱人的時候感性、看商業模式時理智,平衡拿揑得剛剛好,這讓他與人交流時使人如沐春風,作出決定時卻又精明決斷。T說,是呀,天使投資者應該像達文西作畫,結合藝術與科學。所以他為基金取名字,靈感也來自達文西。

***

Friday, September 23, 2016

創業小情侶

「天下第一幫幫主」、Green Tomato的Sunny一天興沖沖地說,要介紹一對創業小情侶給我認識,因十分討人喜歡。那是Joey和Audrey,弄了一個新聞網站叫Journesis,冀讓讀者直接追隨喜歡的記者,且廣告收入還讓記者分成。

網站面世月餘,獲八十多位記者加入,還賺到一點廣告收入。他們每月支出有限,相信可營運一段時間。27歲的Joey本是對沖基金分析員,三年前認識了曾任電視主播的女友Audrey後才開始接觸傳媒行業,知道女友對前景感到迷茫,遂想出這個新方向,還辭工創業,陪她一試。

Sunny欣賞他的決心。Joey不但辭去高薪厚祿,還重新學programming,放手一搏。他自信擁有專業資格,即使一年半載後再找工作,代價也有限。Audrey嬌滴滴地說,創業之前,我們拍拖三年來可從沒吵過一次架呢。這對璧人真可愛。

說來真巧,我也認識另一對創業小情侶,27歲的家明與玫瑰(化名),創出一個網站叫StealJobs.com,專攻廿多歲的職場資訊,做得有聲有色。



去年年中,玫瑰來找我,問可否轉載我一篇文章「如何成為1%打工精英」,因為覺得很適合他們的讀者當時SJ面世已一年,我剛巧接觸過他們一些文章,因主題鮮明,留下不錯的印象:一部份是匿名讀者「報料」,分享所屬職業的薪酬、前景、公司文化等,類似外國網站Glassdoor;另一部份是有關職場的分享,實用與抒懷俱備,頗受歡迎,像那篇「25歲才明白的10個人生無奈」,一年來累積分享兩萬多次;「麥明詩是如何煉成的」刊出後,麥媽媽還親自回應呢。

後來見面認識了我才知道,SJ大部份文章,是家明一個人包攬的。他和玫瑰都是在中環上班的精英一族,但家明自大學時期起,一直在搞網站。2011年以來,他做過外語學習、新聞評論、圖片分享、寵物用品、時裝...等十個網站。每一次有了搞網的點子,他都興奮得徹夜難眠、覺得有機會改變世界,但沒有一次做出足夠好的成績,漸漸連朋友也不再對他有信心,只有女友仍不離不棄。

SJ是他第十個網站。一度家明也以為這將是另一次失敗,但他不甘心放棄,即使沒有人看,他也努力地寫「潮文」,不久竟做出成績來,這次是朋友反過來向他推薦網站。如今他們每天都收到職場新鮮人的「報料」和投稿,網站每月600,000多瀏覽、130,000多訪客、FB專頁有17,000多人追隨,而且有銀行等廣告客戶主動接觸他們,正好幫補伺服器的開支。

SJ以「九十後上位攻略」作定位,家明與玫瑰透過他們每天在中環出入的觀察,寫廿多歲年輕精英的眾生相,又真又傳神。我在27歲那年,也會懷疑工作的前景、受不了委屈、無法理解上司的決定...同時急於上位,要比同輩更快做出成績來。這種心態,正合SJ的文章風格,當時若有這個網站,我也想看。

如今家明與玫瑰面對的一個兩難,是要不要全職做SJ。作為中環精英,他們按部就班,終會上位;但若投身科網創業,卻是大起大落、過了一關又一關的歷程。我欣賞他倆的熱忱,鼓勵他們繼續嘗試直到盡頭,畢竟27歲不嘗試,37歲更不會試,到時何必後悔。

***

本文9月23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此為加長版

Friday, September 09, 2016

KOL值幾錢?

有一位創業的朋友,產品十分專門,不容易從傳統的分銷渠道,精確地找到顧客。於是他決定自己打造一個:透過每週撰寫一份高質素的相關題材,他為建立自己權威和專業的形像,一旦這個「品牌」/KOL成功,擁有自己的追隨者網絡,他就可以透過其「自媒體」推銷產品。

我佩服朋友的毅力。他本來是一個搞產品的人,卻為了做好營銷,先學怎樣做好「KOL」,再建立獨有的推銷網絡。他形容這就像Warren Buffett所說的「滚雪球」理論,先找一條夠長的斜坡;如果沒有,就自己堆一條出來。

很多創業的朋友都在堆斜坡,這是很難看到效果,卻很辛苦的一階段。唯有捱得過這個堆斜坡的歷程,才有機會享受滚雪球的快感。成與敗,就在誰能堅持下去,咬緊牙關,埋首堆出最長的斜坡。

***

上周投票日早上,我內心仍在糾結,下不了決定。打開Facebook,看到一位朋友對一位候選人的描述後,當下再無懸念。朋友固然是知名人士,但最重要的是,她是我朋友,我相信她。
Facebook,或微博、Youtube等web2.0平台為人類帶來最重要的改變之一,是激活了「普通人」的影響力。而這些「普通人」,如懂得適當地利用平台,更可累積影響力,晉身「網紅」或KOL,最終名歸而實至。歷史上大概從沒一個時期,「普通人」也有機會將無形的影響力轉化為有形的資產。

有朋友的工作,是專門替品牌在社交網絡上下廣告。個人Facebook專頁倘有100,000追隨者以上的,很少沒被他們接觸過。視乎專頁的互動量和與品牌的關聯性,一個帖子可以有數千元報酬。即使專頁追隨者只有三數千的,如果「粉絲」質量夠高,或與品牌形像高度脗合的,也有可能得到小禮物作回報。

除這種個人專頁外,某些平台也隨KOL的有價有市應運而生。最佳例子是100毛。據稱品牌在100毛的社交平台上發一個帖子,代價有機會比傳統傳媒專頁貴一倍,原因最少有兩個:一,100毛擁有足夠多本地年輕人為「粉絲」,如果品牌的目標客戶是這群人,廣告的效用十分顯著,浪費較少;二,100毛專頁的互動很多,容易在短時間內製造出熱門話題。

除此之外,100毛深明KOL的營銷,旗下「偽員」盤菜瑩子、東方昇、專家Dickson甚至「腦細」本尊,皆有鮮明形像與獨特追隨者。平台本身的影響力聯乘KOL的號召力,令其效果倍增,價值當然亦更高。

有趣的是,KOL的「知名度」並非越高越好。知名度最高的一批KOL(多數是傳統上的名人,如政經名人或電影明星),其「可信度」反而會下降,因為大眾直覺而一言一行皆有價有市,可能是廣告。相反,知名度「剛剛好」的一群,對其追隨者而言,反而有最大的號召力,就像朋友的背書令我選定投票對象一樣。

不要小看自己在社交媒體上的一言一行,它的價值可能比你想像中高。

***

本文9月9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本文為加長版。

Friday, September 02, 2016

IT人請投票

幾年前,朋友宋漢生在接受蔡東豪訪問時打趣道,如果我去參選立法會資訊科技界功能組別,他會投我一票。

這句話可不能當真。一來我沒有從政的野心,二來宋漢生不是合資格的IT界選民。


香港立法會功能組別的構成相當獨特,這點在選舉時尤為明顯。以資訊科技界為例,假設你創業,寫了一個讓人分享寵物相片和影像的手機應用程式,將之放上iOS和Google Play平台供全球用家下載,還加入Google Adsense功能,賺取廣告收入。你寫code,每天身穿短褲波鞋,用Macbook工作,以Slack和團隊溝通。作為其培育計劃一員(incubatee),你在數碼港有個小小的工作間,經常參與他們舉行的創業活動和比賽,還透過其網絡,認識一些風投基金,嘗試向他們融資。你經常瀏覽TechCrunch、用Apple Pay在Starbucks買咖啡、以Runkeeper紀錄跑步、還養貓。毫無疑問,你認為自己是「IT人」。但事實上,對不起,根據香港選舉事務處的定義,你並不符合資訊科技界選民的條件。

要在兩日後的立法會選舉上,投票選出代表資訊科技界的立法會議員,你必須先加入一些指定的資訊科技相關團體成為會員,再向選舉事務處登記。作為不太熱中政治的科網創業家,你恐怕已錯過這一系列手續,並猜想你的同輩也多數如此(像宋漢生)。但你怎會想到,竟有超過5,000人比你早著先機?


不少傳媒已就此現象作出調查和跟進,這裏不浪費篇幅。要改變選民資格這遊戲規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唯今可以做和必須做的,是已登記的資訊科技界選民,作為真正的IT人,不要輕易放棄你的權利。9月4日請投票。

***

本文2016年9月2日刊於《晴報》

Friday, August 26, 2016

雅虎香港幫

不少創業的人都聽過「PayPal黑手黨」(PayPal Mafia)。這是指當年一同創辦PayPal的一群好漢,在2002年PayPal售予eBay後陸續離開,但他們並無從此「笑傲江湖」,反而各領風騷,打造出一個又一個驚世的初創企業:Tesla、Linkedin、Palantir Technologies、Yelp等等,其中還有幾個是「獨角獸」(未上市而市值逾10億美元的科技初創企業)。「PayPal黑手黨」的代表人物有Peter Thiel和Elon Musk,它儼已成為一個初創行業的「品牌」。


「PayPal黑手黨」的出現,反映科網泡沫雖然爆破,但人才總有用武之地。我想到香港也有一個類似的「雅虎香港幫」。


2000年,雅虎如日中天,決定在香港開設辦公室,並聘請不少程式員(而不止推銷員)。首年新張期內,楊致遠還老遠從美國來港「巡視業務」,提振軍心。


但當雅虎王朝開始走下坡後,這一批雅虎香港人才也逐漸各散東西,並如「PayPal黑手黨」那樣另開枝葉,創出不少了不起的初創企業。


其中最成功的當數iClick。這間公司外界或少有所聞,但他們是極少數能在內地打出一方天下的香港初創企業。iClick是個針對內地受眾的數碼營銷平台,為廣告客戶在覆蓋中港的網上平台下廣告,效益很好。該公司先後獲四輪私募基金融資,最新一輪獲注資6000萬美元(約4.68億港元),據稱正籌備美國上市。


另外,早已打入國際的手遊發佈平台6Waves也由「雅虎香港幫」中人所創。FB建立初期,他們曾以「古惑仔online」為大家「洗版」,不知用家有印象否。那時6Waves已是FB全球最大的發行商之一。


還有一間和6Waves類似但更低調的初創企業叫Memoriki,以亞洲市場為主,由三名初中同學所創,創辦人之一便是雅虎香港所招的第二位程式員。其後他們兼併了一家韓國遊戲開發商Me2On,集團十月計劃在韓國上市。2014年,這位程式員繼Memoriki後再成立了一家初創企業叫QooApp,是針對全球用家的日韓遊戲平台,其應用程式在兩年間不費一文宣傳,全球錄得逾1,100萬下載。


值得一提的是,「雅虎香港幫」還有一位非技術出身的營銷高手,後來也創出KOL平台VS Media

數著數著,發現雅虎香港當年的確人才濟濟。若有朝一日他們圍爐敘首,說到雅虎的今昔,會是怎樣一番光景?我覺得不必感喟,積極地看,時代在變,可以使巨企倒下、令行業覆滅,但人才永不凋零。

***

本文刊於2016年8月26日《晴報》,此為加長版。

Friday, August 19, 2016

Yahoo王朝盛轉衰

最近認識一位94年的十優狀元,他2000年於美國史丹福大學碩士畢業後,在灣區找到一份startup的工作。那間startup叫Yahoo!(雅虎)。

2000年是科網熱的尖峰,雅虎當年的市值為$1,280億美元。那年,Google是搜尋界初哥,創辦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不過是雅虎楊致遠的史丹福小師弟;FB還未面世,創辦人Mark Zuckerberg只是個16歲的少年。這位十優狀元回憶,同期一個準備到Google報到的同學,還向他打趣,「你要照住細佬呀」。其時雅虎欲在香港一展拳腳,遂派這位朋友回港,成為雅虎香港的第二名程式員。能得到雅虎聘書,當年是件光耀門楣的事。

但誰想到雅虎王朝只有22年壽命?上月底雅虎被電訊巨擘Verizon宣佈以$48億美元收購,與最風光的時候相比,價值連百分之四都不到。多少人興嘆,一代江山竟淪落至此。

雅虎幾乎是自科網泡沫爆破後便開始走下坡的。在「末代CEO」Marissa Mayer於2012年上任前三年,雅虎連換四任總裁(楊致遠也曾被力邀回巢重整旗鼓,但無法力挽狂瀾,並在2008年錯過以$450億美元將雅虎賣予微軟的機會),並一次又一次錯過互聯網轉型的時機:門戶網站很快沒落,取而代之的是社交媒體,然後是流動平台。

而與歷史上許多王朝由盛轉衰相似,雅虎的「末代一姐」Marissa Mayer也以「洗腳唔抹腳」見稱,例如她曾一擲$60,000美元,與一位心儀設計師午膳,還把其某款針織外衣,每件買了一個顏色;她以四季酒店為家;去年聖誕,她花了公司$700萬美元開派對。她做生意的作風亦不遑多讓,2013年「疏爽」地以$11億美元買下Tumblr,卻得物無所用。


與「末代一姐」的豪爽相比,雅虎曾錯過以$100萬美元買 Google、$10億美元買FB的機會,真諷刺。但我相信Google或FB不會高興得太早,因為互聯網世界轉型太快,難保下一個浪來臨時,不管那是人工智能抑或虛擬實境,霸主也會被不知哪裏冒出來的startup取代。切以雅虎為鑑。

***

相關文章:
The Economist: From dotcome hero to zero
Business Insider: The luxurious life of Marissa Mayer, the CEO who just sold Yahoo to Verizon for $4.8 billion  

***

本文8月19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此為加長版

Wednesday, August 17, 2016

十優狀元蒲得志

新聞系學生若要學寫人物,蒲得志是個上佳的題材。

他是1994年的會考十優狀元,當年全港共八位十優生,他是喇沙書院唯一的一位。
名校生、十個A、贏在起跑線...有何獨特之處?
且慢,他不是「一般」的名校精英。蒲得志是喇沙書院的插班生,中三下學期才考進來;他家貧,父親在他八歲那年猝逝,遺下他和兩個分別七歲和三歲的弟弟。母親迫不得已領綜援,獨力把三個孩子撫養成人。

既然如此,就寫個可歌可泣、力爭上游的故事吧。
又不是。聽蒲娓娓道來自己的童年,全無悲情,和一般少年無異:喜歡體育活動(是學校的排球隊隊員)、熱愛打機,只是他玩得有節制,而且懂得體諒媽媽,不讓她操心。
最難忘的一段回憶是,當年個個參加排球隊的同學都有一雙不錯的波鞋,但蒲只能長期穿一雙「白飯魚」。他說,那時常常想:如果我也有一雙Mizuno的波鞋就好了。
可惜少年蒲得志的心願從未實現,家境直到他出來工作後才獲得改善。

中四那年選科,有位親戚說,如果他選修電腦科,就送他一台電腦,幫助學習。
蒲沒有想那麼多,他只是渴望可以在家「打機」,於是爽快答應。豈料一接觸寫程式,竟發現自己一點就通,覺得寫程式「好容易」,從此與資訊科技結下不解緣。
真像武俠小說中,「忽然」練成神功的主角一樣。

當年會考,也不是自己發奮要考十科。而是有同學想報考十科,於是找來幾個同學一起自修,包括蒲。孰料「發起人」考了個九優一良,「跟大隊」的蒲反而成為唯一的十優生。

他給我看當年的報導,傳媒對這個來自綜援家庭的名校十優生興趣極大;《明報》的社評甚至以他為題,叫「十優狀元蒲得志啟示錄」。在那個不流行「標題黨」的年代,這樣的社評題目算得上「好爆」了。

 
轉眼廿多年,當年的十優生,今日如何?

蒲的「職業生涯」從他自己口中說來,一點也不傳奇,但細心觀察,卻機緣處處。
他做的第一份工是一間startup,那間startup叫Yahoo。2000年乃第一代科網熱潮尖峰,Yahoo是世上最炙手可熱的科網公司,當年市值最高曾見1280億美元。其時,Google只是楊致遠的小師弟開的一家不算怎樣的公司、Facebook的Mark Zuckerberg是個十來歲的少年。Yahoo已是盡收天下兵器的江湖盟主。

2007年,Youtube等web2.0的產物興起,蒲被挖角到TVB,為當年的大台寫下第一個可以在網絡觀看影片的網站myTV,等於是TVB的Youtube無異。

2009年,社交網站Facebook崛起。這一年蒲得志32歲,已經成家立室,收入又穩定,但一位初中同學卻摩拳擦掌,想拉他一起創業,做Facebook App。
這位同學游說他,謂現在再不創業,以後生活更安穩,我們更加不會創的啦。
這一說打動了他。但付出代價亦不菲,除減薪創業外,還要「重操故業」,寫程式。當時蒲在TVB.com已屬CTO管理層,不必自己動手寫程式,但創業請不起額外人手,怎辦?蒲記得同學問他還能不能寫程式時,頓了一頓,然後答:給我兩個月。
兩個月後,一個32歲、「出道」近十年的CTO,再次投入coding生涯。

他2014年第二次創業,領導原公司Memoriki一個項目QooApp另起爐灶。當年和初中同學一起創下的Memoriki是遊戲發佈平台,兼併了韓國遊戲開發商Me2On,十月便在韓國上市;他自己領軍的QooApp是專服務日韓遊戲玩家的社交平台,「食正」mobile game新浪,成立兩年來,在不費一文宣傳下,其應用程式已在全球錄得逾1100萬下載。

由科網熱、web2.0、Facebook App、到手遊平台,蒲得志每次都在最好的時候轉跑道。
而這種種成就,蒲得志說來一點飛揚跋扈都沒有,甚至沒有太多情緒。其實在把自己的故事從頭說起以來,這麼多起起跌跌,蒲也是一貫的平靜。
他說自己只是按興趣,專心做好想做的事;其他的事,他不操心。
我覺得蒲是馭繁為簡的高手,卻以初心為依歸。以他的智力,要同時做好許多事一點也不難,但他只挑自己最感興趣的一兩件事來做,卻把它徹底做好。
蒲沒有dramatize自己的故事,但你若很細心去聆聽和捕捉,慢慢發掘,就會聽出精妙處。

如果蒲是一段程式,那必然是一段精簡無比,但令旁人拍案叫絕的程式,看似簡單,卻聰明在細節處。

Friday, August 12, 2016

小女人創業

上週提到創投家梁頴宇(Nisa),在史丹福大學唸畢工商管理碩士後,先後在創業與創投兩邊打滚,成就過人,女性身份並沒有成為她事業上的絆腳石(至少外界看不出)。這令我想起另一位創業的揚眉女子何靜瑩(Ada)

和梁頴宇一樣,Ada也師出名校,乃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公共政策碩士畢業生。她創業前曾擔當管理顧問等精英職位,從哈佛進修回來後,先成立社會企業L Plus H Fashion做高級毛衣,為低學歷中年人創造就業;又監制音樂劇和紀錄片,鼓勵基層青少年自強。最近踩入互聯網創業,搞Paxxioneer,連繫全世界追求熱情的導師與學生。她也剛出版新書《自我演逆》,讀其文章,你更能體會Ada辦事的幹勁和魄力。


是否強調Nisa與Ada的「女創業家」身份,似乎沒所謂;但有另一種創業家,女性的身份,卻助她們拿下一些男人幾乎拿不到的市場。

Hahahaflorist的Becky便是。她本來是雜誌的飲食版記者,婚後插花佈置家居,拍照貼在FB上,朋友們讚口不絕,開始托她買花、紮花。開始時只是接朋友圈裏零星的單子,慢慢名氣漸大,找她的人越來越多,家裏客廳也不敷應用,於是先在花墟租下工作室、繼而進駐金鐘的商場,還添加人手、擴充營業。

Becky的主要顧客,與她本身塑造的形像十分脗合:廿多卅歲年輕女性、準備步入教堂或憧憬美好二人世界、喜歡獨特產品等。她的花束,帶著這種「幸福小女人」的氣息和「美好開心生活」的暗示,難令女生們抗拒。她一個人經營FB專頁,不花一分錢賣廣告,兩三年間已儲下36,000粉絲,助她接下不少生意。

(相片來源:Hahahaflorist臉書專頁

也許Becky不自覺,但她順著自己的喜好和性格創業,其Founder/Market Fit就是最強勁的競爭優勢,換個人不管讀幾多MBA,都難與之匹敵。這也許是某些女性創業的優勢吧。

女創業家系列.二之二

***

相關舊文:
創業女強人
女人創業難

***

本文八月十二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Friday, August 05, 2016

創業女強人

曾寫過有關女性創業的題材,知道下筆務必謹慎,因為有些創業的女性,並不喜歡被標籤為「女創業家」;即使她們本身不介意,一些讀者也會有微言,創業家就是創業家,憑什麼要強調那是「女性」?有什麼暗示不成?
的確是。她們的履歷與成就,實實在在乃精英中的精英,表面看,與她們作為女性的身分實在沒太大關係(話說回來,創業並非奧運項目,憑什麼要分男/女組別?)

像梁頴宇(Nisa)便是一例。她是一位科技創業投資家,專攻醫療健康行業。其所屬的啟明創投,行內名頭響噹噹,成立十年來,總投資規模逾27億美元,國內三分一「獨角獸」(Unicorns,未上市而市值逾10億美元的科技初創企業),都已收歸旗下

我看了梁的自傳式新書《奇遇(我在中國的創投日子)》,邊看邊在心裏佩服,她在這行下過的苦功、走過的彎路,莫說親力親為,在紙上讀來已深覺不是易事。


Nisa在美國唸畢管理後回港工作了幾年,先後創辦了四家公司,廿多歲時事業已略有小成。99年她回校充電,報讀史丹福大學商學院的工商管理碩士,由此開展另一高峰。她實習期間闖入創投界,見證第一代科網泡沫爆破,於2003年學成歸來後,沒有繼續在金錢世界打滚,而是回內地創業,先後成立了三間和醫療有關的公司,魄力驚人。三次創業成功後,Nisa再換跑道,加入啟明創投任合夥人。她既有創業家的實戰經驗,又具投資者的知識與眼光,實力當真不可多得。

在Nisa的新書發佈會上,其母前立法會議員梁劉柔芬提到,自己的母親雖是文盲,但無阻她對知識的追求、對子女教育的重視。看這三代女性,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強。

女創業家系列.二之一

***

相關舊文:
女人創業難

***

本文八月五日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Friday, July 29, 2016

獨角獸又如何?

2013年,當Aileen Lee離開矽谷最具地位的風投基金Kleiner Perkins自立門戶時,她為當時的創投行業寫了一篇分析文章。其中提到有些鶴立雞群的Start-up,成立才短短幾年,尚未上市就擁有逾10億美金市值,是風投基金的寵兒。她以「獨角獸」(Unicorn)去形容這些Start-up:矜貴、罕有、可遇不可求
兩三年間,「獨角獸」一詞被高唱入雲。科企以躋身「獨角獸」為榮,投資者為打造「獨角獸」不遺餘力。這股浪潮由矽谷席捲香港,可在東方之珠還未誕生首隻獨角獸之際,矽谷的風向卻已改變。獨角獸被抨為估值不合常理地高,跡近泡沫爆破,而常人對獨角獸以至科企霸權的反感,漸漸形成。

這一切也從2013年年底的矽谷鄰近地區拉開序幕:三藩市居民不滿科企員工進駐該區扯高樓價,又無回饋社區,深覺科企霸權拉闊貧富差距、造成社會不公,於是向Google接載員工往返居所與辦公室的穿梭巴士示威。這一鬧喚醒了許多人:曾被視為推動社會進步、打破既得利益者壟斷的科技精英(Tech Elites),在不知不覺間,是否取代了華爾街精英,站在大街(Main Street)的對立面?

說到壟斷,矽谷「教父」Peter Thiel有精闢見地。他曾撰文力證「壟斷是個好東西」、科企一定要有壟斷市場的能力,才毋懼競爭者挑戰、不斤斤計較於短期收益、專注提供最好的技術或服務;只有輸家(Losers)才高喊競爭、公義。他以「Do No Evil」(勿行邪惡)的Google(又是Google!)為例,指Google因為壟斷了搜尋市場,所以才有餘裕把利潤投進研發,不斷創新,為用家製造價值。

Peter Thiel站在科技精英、成功資本家的立場,當然擁抱壟斷和「贏家通殺」;但那些代表大多數的「巴士抗爭」者,卻無法分享科技帶來的好處,未見其利先見其弊,自然抗拒新一代精英階級的形成。本地GoGoVan遇到的反彈情緒,和這類似。

在科技創新方面,香港比矽谷慢了幾拍;但在「覺醒」方面,卻毫不遜色於脫歐的英、或巴士抗爭的美。這是香港的進步,抑或宿命?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六.完

***

本文2016年7月29日刊於《晴報》

Friday, July 22, 2016

GoGoVan闖關

三年前的七月,GoGoVan橫空出世,一個App就把雄霸行業多年的龍頭逐一擊倒,港人電召客貨車的習慣亦隨之劇變,它為科技企業顛覆傳統作出完美示範。

GoGoVan生逢其時,不但改變了香港的電召客貨車業,還在一輪又一輪投資者垂青下、以三次融資合共籌得的最少2,654萬美元,迅速擴大版圖:八個中國主要城市、台灣、新加坡、南韓等,都被GoGoVan進駐。它並無公佈今年最新一輪的融資額,但外間估計它市值逾三億美元。

試想像你是GoGoVan其中一個創辦人。你的Start-up本來只有五個人,彼此全屬大學好友,你們以二萬港元起家;三年內它驟然膨脹成逾350人的「跨國企業」,轄下司機數萬名,市值逾億,你怎麼管?Start-up的成長,遠超創辦人個人的成長,這正是GoGoVan林凱源(Steven)面對的最大挑戰。

上月GoGoVan正式開始向司機徵費(過去司機和乘客免費使用此App,平台並無抽佣),按當時的供需情況等考量,向大額值定單抽取約百分之十佣金。這是GoGoVan由負現金流轉向正值的必經之路,事前想必經過深思熟慮,但造成的反彈仍勢不可擋。

即使GoGoVan強調平台上九成定單仍屬免費,而且會檢討抽佣制度,但已引起部份司機鼓噪。怨聲載道的司機和競爭對手藉此向GoGoVan口誅筆伐,創辦人經驗不足,黔驢技窮下釀成接二連三的「關公災難」。別的企業或許經營十年才會遇到的挑戰,GoGoVan成長太快,才三年就嚐到。

從GoGoVan的例子可見,初創企業縱有市場和投資者加持,但從本土、走向亞太、晉身國際,每一關都是硬仗;創辦人由管理幾個人、到數百名、至數千數萬的員工,改變的不止是量,更是格局上的質變。將來能否成為「獨角獸」,這一關GoGoVan要闖,林凱源更要闖。

***

「香港獨角獸」系列一至五,淺談三間具發展潛力的Start-up:9GAG、WeLab、GoGoVan。有人問:晉身「獨角獸」,就代表成功嗎?一味追求高市值,忽略企業的社會責任,如何贏得尊重?繼「華爾街vs大街」後,一股反科技霸權的浪潮已在三藩市展開序幕。下文是「香港獨角獸」系列的終結篇,到時談。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五

***

相關文章:寫書計劃2015 - GoGoVan 

***

本文2016年7月22日刊於《晴報》,此為加長版

Friday, July 15, 2016

香港靠Fintech突圍?

龍沛智(Simon)1998年大學畢業後,在銀行界打滚了15年,先後服務於渣打和花旗,擅長風險管理,熟悉借貸市場(如私人貸款、信用卡業務)。

2013年,龍沛智從史丹福大學進修回來不久,眼見金融海嘯後,銀行監管日趨嚴謹、業務寸步難行,索性把心一橫創業,顛覆他出身的金融界。

他的Startup叫Welab,起步快靚準,在香港,以第一批Fintech(金融科技)為名打響旗號。首輪融資2000萬美元,投資者包括紅杉資本、TOM集團、俄羅斯巨亨Yuri Milner等,一口氣在中港兩地設點,瞄準年輕人市場,強攻網上貸款、手機貸款,殺手鐧是銀行或一般放貸公司不大做的市場:又快又平地批出短期小額貸款。

一般而言,銀行批出的貸款利息較低,但所需時間較長,因審批需時,而且成本也高;放貸公司批出貸款相對銀行快得多,因其基本不作審批,以超高利息作補償。Welab利用科技,毋須申請人露面,憑其網上申請或手機行為,便能迅速判斷其還款能力,又平又快地批出貸款。最厲害是開業以來,其30天逾期還款率低至1%,比傳統銀行信用卡還低,而且中港兩地的fraud case(虛假申請)都是零(兩地申請總額迄今為止,達港幣230億元)!顯見科技的威力。

做中港兩地的放貸生意,市場這麼大,吸納顧客最為重要,而這需要雄厚資本驅策。今年初,Welab再度融資,規模達1.6億美元之鉅,投資者包括馬來西亞主權基金、歐資基金ING及香港的南豐集團等,難怪市場揣測,Welab市值可能已達獨角獸(Unicorn,未上市而市值逾10億美元的科技初創公司)門檻。

對此龍沛智不作評論,一副怡然之姿。我覺得Welab在內地拓展金融科技業務,其優勢不是財力--論財力,誰堪與BAT較量--而是龍沛智以港人身份、在國際金融市場打滚的經驗,這才是投資者敢押注在Welab的信心來源。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四

***

相關文章:寫書計劃2015 - Welend.hk 

***

本文2016年7月15日刊於《晴報》

Friday, July 08, 2016

9GAG會做的三件事

最近和9GAG的CEO陳展程(Ray)談公司的近況,驚覺一年前他躍躍欲試的許多動作,今一一作罷(不搞融資、不做手遊、甚至不以好玩的工作環境作招聘的條件),但有三件事,他卻堅持如一:

第一,專注。與Ray談9GAG,他說得最多的一個字,是”Focus”(專注)。不搞融資,因為現在的平台仍大有空間改進,專注做好再說別的;不容忍庸才,因為「勁人」才會專注做「勁」的事,不浪費時間搞多餘動作;盡量不出席形形色色創業者活動,因為他深信專注做好本份、交出成績,自會吸引高手加盟合作,應酬可免則免。Ray說很多人明白做事要「取捨」,卻不知如何選擇,focus on impact(專注在影響力),Ray說,哪件事影響力大,就先做好哪件事。

第二,繼續發展9CHAT/Cookie。去年9GAG除推出遊戲外,還寫了一個新App叫9CHAT(後易名Cookie),供用家聊天、交流用,目的是增加他們花在平台上的時間。一年下來,這個還在測試階段的App已錄得過百萬下載、每月用戶數十萬。他們在平台上推出「代幣」cookies,一般來說擁有越多代幣的用家級別越高,但在這個平台上,向別人派出代幣越多的人級別越高。這種顛倒的做法鼓勵用家之間向對方派發cookies,「付出代價以引起注意」,反令交流更熾熱。Ray說這個交流平台和代幣的應用,仍大有發展空間,將繼續投放資源發展。

第三,猛將加盟。Ray過去曾計劃聘請主理內容的總編輯、專搞活動的策展人...談過不少高手,現在統統擱置。9GAG目前沒有計劃另拓營收渠道,因為他們從前述發佈手遊的經驗中發現,9GAG的廣告平台極有潛力(四週內令一隻遊戲的下載達到百萬次),但其價值卻沒有充分展現。談了大半年,即將加盟9GAG的一員猛將,其目標就是要釋放此平台的潛在廣告價值。換言之,9GAG要做好的,仍是圍繞自己核心價值的事。

不計業績,單單通過大規模融資,令一些Startups成為市值逾10億美元「獨角獸」(Unicorns)的例子,並不罕見,但9GAG卻似乎捨近圖遠。Ray現在的方向,是借鞏固9GAG的核心實力來增加活躍用戶、提升活躍用戶的價值、增加平台的廣告效益等,從根本上釋放9GAG價值。比起財技,這條路艱險得多,但基礎也更穩固。9GAG的獨角獸之路,因此更遠了還是更近了?現在誰也不知答案。

許多初創企業平地一聲雷,卻後勁不繼,因為追逐短期盈收或融資,忘了初衷。9GAG堅持初心至今,有所為、更有所不為,力抗誘惑,極難得。我對他們的發展,再看高一線。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三)

***

本文七月八日刊於《晴報》,此為略作加長版

***

相關文章: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一:誰是香港第一家獨角獸?

香港獨角獸系列之二:9GAG不做的三件事
寫書計劃2015:9GAG 

Sunday, July 03, 2016

壟斷與競爭

剛開始在《晴報》撰寫一「香港獨角獸」系列,計劃共六篇,才刊出兩篇,已招一些表達不滿的留言。昨天把整個系列完成,然月底才全部刊出,現在偷步寫一點感想。

一位留言認為9GAG雖然「成功」,卻有「偷圖」之嫌,說出來還「影衰」香港;另一位抗拒「獨角獸」之類的標籤,認為「成功」不應靠市值去定義,例如GoGoVan雖然錢籌得多,但被視為不義。似乎有些讀者認為,有「成就」並不一定代表「成功」,或值得尊重。

我從2007年開始寫香港的科網創業。當時那些投身科網的人,被視為挑戰巨人的大衞、顛覆既得利益者壟斷的新一代,是勇敢、創新、打破常規的代表。才不過短短幾年,當日的underdog已成今天的Tech Elites,說不定還在不知不覺間,取代金融精英Wall Street Elites,站在Main Street的對立面呢。科技推動改朝換代之快,前所未見。

關於科企的壟斷,矽谷教父Peter Thiel有精闢見解,此處從略。簡單來說他認為壟斷對科企、對社會而言都是好事,贏家理應通殺(Winner takes all),只有輸家(Losers)才會高喊競爭、公義。這是Peter Thiel作為資本家的立場。

但另一方面,「覺醒」的一代卻抗拒新精英階級的形成,此風已從三藩市刮起,居民湧往Google接載員工的巴士抗議,大罵科技霸權扯高樓價,又不回饋社區。

Tech Elites推動社會進步,但他們的傲慢,卻不能討得眾人歡心。沒法分享科技成果的人未見其利先見其弊,對科企--尤其具壟斷地位那些霸權--的抗拒日見尖銳。可惜科技向前的步伐不會停下來,財富將會更加傾斜,站在Tech與Non-tech兩端之間,矛盾恐怕將越結越深。將來的科企,Do No Evil不止是口號、PR、粉飾太平的工具,而應是深植核心的文化。越是成功越要努力回饋社會、推動進步,否則難以久矣。

說到如何定義「成功」,早在2007年我已寫第一篇關於「社企」的文章、讚揚離開Microsoft成立社企Room To Read的John Wood,如何領先Bill Gates,放棄追求高薪厚職,以幫助弱勢為己任;還介紹了一位非常出色的香港年輕社企創業家,Marie So。2010年再撰文講資本家不應賺盡,要兼顧社會責任,否則自吃其果。以前寫創業、社企如空谷足音,如今這麼快就收到迴響質問憑什麼定義成功...社會到底是進步了。

以上是寫「香港獨角獸」系列最終篇的一些想法,甘冒被編輯責備之險「劇透」了不少。下為一些參考/相關文章:

香港獨角獸系列一:誰是香港第一家獨角獸
香港獨角獸系列二:9GAG不做的三件事
Marie So
John Wood
效美富豪捐身家 助人亦自助
Google Bus Protests
Peter Thiel: Competition is for Los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