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30, 2015

100毛.林日曦

一,如果說「100毛」是近年香港最多人認識的Startup之一,相信沒多少人有異議。我後悔在寫《創業大時代》時沒有把他們寫進去,在傳媒行業,從內容製作到發佈渠道,100毛絕對稱得上顛覆。

二,100毛團隊現有約50來人,以網媒的規模來說,不算小(但比起傳統媒體,卻十分輕盈)。據創辦人林日曦所說,網上的廣告收入比紙本多。我說,單這一點,已教孜孜轉型的傳統媒體羨慕得不得了。

傳統媒體轉戰網上平台最難過的一關,猶如修練《葵花寶典》(必先自宮)--因為未見其利先見其弊。紙媒在萎縮,若加大力度發展網上平台,只會加速紙媒的死亡,但廣告收入的流失卻難以在短期內彌補,條數好難計。

在今早這個「紙媒、網媒、新傳媒」的講座上,主持區家麟就引述一些分析指,傳統傳媒每流失100個讀者,便要在網上平台找回700-1000個讀者才有機會補償流失的廣告收入。多麼難做。

三,但100毛全無這些包袱。林日曦是創作人出身,在商台幕後工作了八年,而我覺得他其實具有極強的Startup Founders思維--不計劃、不捽數、隨機應變。他說自己「唔係讀書出身、唔識plan」,從黑紙到100毛再到「毛記電視」,都是見步行步,順勢而為。

他說,自己的工作好像今早出門遇上的那位士司機--不斷因應環境變化,調整路線。有人問他黑紙賣多少、100毛銷量如何,他戲謔地答:黑紙每個月銷量五億、 100毛好些少,十億。實情是他強調自己盡量不去看page view、銷量、廣告收入...一條心,專注做好內容。

對Startup來說,做什麼(Do the right thing),其實比怎麼做(Do the thing right)重要百倍,也困難百倍,難怪掌舵的人要減少無謂應酬,專心思考。

四,話雖如此,寫笑話可以說是世上最難的工作,何況要保持每天的產量。很多人都不無擔心地問,很難持續吧?林日曦回應指,是很難。 團隊有幾位製作內容的中堅同事,幾乎是不眠不休創作,相當辛苦。

「但黃子華的棟篤笑都做了廿多場啦」,林日曦道,言下之意是勿低估創作人製造笑話的潛力。

五,很多人慕名應徵到100毛工作,但林日曦說他們會把創作笑話之難如實相告--甚至誇大十倍--教那些不夠passionate的人知難而退。我問他管理這些年輕、喜歡搞笑、以創作人自居的年輕同事是不是很難(對一般僱主來說,這是最難管的一群),他說是,而且越管越亂,所以他索性不管,交給「第二梯隊」。

六,林日曦寡言、不拘言笑,在社交場合顯得混身不自在,表現是典型的Introvert。他令我想起9GAG的創辦人之一Ray Chan。Ray說,他常到大學做招聘講座,人人以為他講野好好笑、句句有gag,「事實上我不喜歡講笑」,Ray冷著臉說。而且他常強調,在9GAG工作一點都不搞笑,反而稱得上嚴肅認真。

我曾和一些Startup朋友討論,9GAG在國際上好多人識,但他們本地的擁躉,恐怕不及100毛多。做內容,locally-based的媒體始終有優勢。難怪半年前和Ray他談到未來的發展,他說要針對每個本地市場,再挖深一些。

七,林日曦說他們的工作其實是做好一扇門。門太單調,不能吸引人走近,他們把它裝飾得美輪美奐些,甚至掛上閃燈、安上音效,奪目得令你不得不靠近。

「這扇門背後就是互聯網」,上有無窮無盡的資訊。林日曦說,如果10,000人裏有一位,因為100毛而登上互聯網門檻、開濶了眼界,也就不枉了。

八,新聞系的同學總是很擔心新聞娛樂化、新聞煽情化等,林日曦說,他信物極必反。大家以為人人都不想看長文,於是文章越寫越短,焉知有朝一日,讀者嫌文章太短「不夠從中環搭車返天水圍」看呢;如今許多人愛看無聊、低俗,說不定哪一天,大家就嫌內容沒深度,反而追求品味了。

我喜歡林日曦的分享。他令我感覺到,媒體仍是大有希望的。

***

相關舊文:

王維基 X 盧永雄 X 蔡東豪
寫書計劃2015:9GAG


Sunday, November 15, 2015

「用師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

記得剛剛大學畢業、踏入社會工作那年,加入了一個傳統行業的中型企業當見習生。

當時的CEO是第二代,她自海外留學歸來、繼承父親的生意後,大量招聘精英加入管理層。她最喜歡美國頂尖管理學院學成的MBA、跨國顧問公司要員、甚至曾經創業的科網團隊,只要是人才,她就會毫不吝嗇地高薪聘用。

大量管理專才加入團隊後,公司推行連串改革,包括大灑金錢搞資訊科技化、推動公司文化和核心價值、鼓勵可持續發展、提倡各種商業以外的深層次價值等等等等。

必須承認,當時作為一名小員工,一方面覺得「上面」好勁,另一方面卻被弄得疲於奔命,好不辛苦。我很迷惑:究竟這間公司的領導人,係咪真係好勁?如果是,為什麼我們身為員工的,會覺得這麼辛苦?如果不是,那「上面」大量的人才濟濟又從何說起?

某天看書,讀到曾子的一句話,震撼感覺至今猶在,原來我想不透的,他用十二個字就解釋了:
 用師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
或者這樣說,這句話未必最準確地形容我當時的處境,或解釋我的疑惑,但因為整天在想這類問題,所以看到任何有些相關的知識,都會引起思考。

我想,當時所在的企業,其領導人大約是處於「用友者霸」的階段。她大量採納人才、推行新政,自己就在萬人之上,發施號令,隱隱然具霸者之風。我當時覺得她「勁」,大約是被這股霸氣所懾。

但作為萬千低級臣民之一,我同時又覺得「辛苦」,想來這企業的領導層當時還未臻曾子所說的最高境界:用師者王。

能成為一方之霸固然不容易,但更難的是一統天下、把所有囂張跋扈的諸侯皆收歸中央之王者。和霸者不同,王者之風應是不具侵略性的,他具海納百川之量,不但引進人才,還奉對方為師。領導人自己並不高高在上,反而謙卑地接受意見,以身作則,推動人才自我求進的積極性,帶動整個公司文化。若人人都覺得上級肯聽意見、人人都覺得自己有發揮的機會,如此公司的動力才會上而下生生不息,成為不容易被摧毀的行業之王。

近年很喜歡的管理者是一田百貨的莊偉忠,我沒有跟隨過他,但覺得他的「以人為本」管理之道,很接近曾子所講的「用師者王」--相信員工的實力,讓人才得到充分發揮,管理層「行埋一邊」,不指手劃腳。

當然,上司是王也好、霸也好,入得這些公司,算是不錯的了。最慘是那些「用徒者亡」的公司:「老細」是至高無上的英明君主,有關他的一齊都是對的,他身邊簇擁的,都是能力不及自己、奉承自己、對自己唯命是從的人。這些「老細」聽不進勸諫、沒有用人才的器量、剛愎自用,覺得所有人都不及自己英明...並非靠嚇,曾子幾千年前就預言過了,「用徒者亡」,這樣的企業絕不長久。如果你的上級是這樣一名「英明」老細,恭喜你,請早蟬過別枝。否則的話,請一心追隨「明君」唯唯諾諾,直到退休(或其結業)好了。

***

說到好的領導人,我又想起莊子講「盗亦有道」的故事。他說當大強盗也要有聖人的行事法則:聖、勇、義、智、仁。

聖指有憑空臆測財富藏在哪裏的觸覺。用現在的話講,就是要有market sense,founders要知道什麼是大勢所趨,要「站在風尖」,不投入於式微行業;

行先、出後,謂之勇、義;

智,是判斷形勢,知所進退;

仁,就是說分贓要均勻,不要待薄團隊。

若說「王者」乃聖勇義智仁俱備、「用徒者」全部欠奉,那「霸者」便通常只具「聖勇智」了--個人的眼光、實力、智慧都有,可惜不能視團隊為手足,「仁」、「義」不夠,較諸王者,到底還是差一籌。

(以後我要把此類文章,歸為「紙上談兵」系列,哈哈)

***

相關舊文:

返璞歸真莊偉忠 




Wednesday, November 11, 2015

以人為本的管理之道

朋友創辦的科技公司,年前與巨企合併兼上市。他由卅多人的「小老闆」,搖身一變,成為1,300多人之上的「高管」,直接歸他管的部門,也有500多人。朋友說,這段時間一直在想一個問題:如何把小企業以人為本的管理方式,應用在管理千多人的大企業上,而不失效果呢?

管理小企業和管理大企業很不一樣。因為要轉身快,小企重彈性,公司文化是有的,但談不上太多規章、紀律、制度,像上下班時間頗自由,請假也不用過五關斬六將之類,比較便利員工。此外,為「彌補」同事們人工地位都未必及得上巨企的心理關口,老闆和員工一般都很熟絡,且往往有許多富人情味的小恩小惠,維繫彼此關係,譬如說經常一起聚餐、放假「鬆手」些等,老闆和同事間有時像朋友甚至家人般親密。

但人一多,這種以人情味維繫的公司文化就會受到衝擊。最明顯的,是容易被濫用。以我另一個朋友的Startup為例,他們全年年假任放,不必任何主管批准,因創辦人信賴員工的自律--不管怎樣,歸我辦的事一定要辦完,就算放假亦不可假手於人、更不能要同事承擔我的責任--因為團隊小、問責清晰,朋友公司的「任放」年假制度暫無被濫用,同事心理上也很滿足。但這一應用到上千人的大公司裏卻不然,因只要有一個人濫用,都會令各部門很頭痛。到時開會、檢討、寫報告...更影響效率,不如統一年假制度算。

好,講了一大堆,主要想說明管理小企與大企有分別,現在說一說朋友公司怎樣在大企業裏行「以人為本」的管理吧。他說近年多來,他們實行了一連串「員工友善」措施,冀令同事上班更開心,間接也可令工作更具效率。他反問我:你知道什麼措施最見效嗎?

我記得曾聽另一位朋友講過:花紅、獎金、加人工,是永恒不變最令同事開心的宇宙定律,便問他是不是。這位朋友答,不是。

加人工只會令你開心一陣子,效果不長。再猜,他說。

我想一想道,聽說你們逢星期五下午,不准任何主管召開任何會議,祕書甚至接獲通告,不准替「老闆」訂會議室,這樣可使同事們早些下班,又有心情迎接周末(他們已實行「雙休」),對嗎?

朋友說,也對,但它不是最有效的。現在每個周五下午,同事們自動進入「Happy Hour mode」,士氣大振,開開心心等放假。而且我們上班時間向有彈性,分朝八晚五、朝九晚六等,中午午膳時間也充裕,這都令同事們有更多空間,不會被工作充塞生活。但最有效的也不是這些。

我好奇了,猜不到啊,請開估吧。

朋友說,我們規定,所有人在周五下午後直到周一上班前,不准向同事發送電郵,連短訊和Whatspp也被禁止。這是為了令同事們在下班後,可以真的放下工作,全心全意家庭樂。朋友接著道,我們主管之間會互相提醒,祕書也有任務,防止「老闆」們在周末以電郵或短訊「滋擾」員工。如果真的有十萬火急的事,就直接打電話,或破例短訊通知,同事也會明白那是耽誤不得的大事,一般都很配合。

我問,真的嗎?這真比花紅獎金加人工有效?你憑什麼知道它有效?有績效為證嗎?

朋友笑說,沒有具體數字,但實行以來,常和同事們交談,問他們周末過得怎樣。結果由過去的唯唯諾諾,不少人變得滔滔不絕,「證明他們真的有放假,陪家人好好放鬆」,員工們臉上的笑容也增多了。

老實說,這是我朋友作為一名「高管」的一面之詞,沒有驗證過,可能只屬他自己的自吹自擂。寫出來,也想聽聽有此經驗的朋友是否真有這麼一回事,什麼才是最令同事快樂上班的「絕招」。

至於我自己,聽罷朋友的敘述後,其實心裏十分認同這些措施,尤其不發短訊電郵這招。

過去管理過幾個人的小團隊,作為一名so called 「hands off」的「管理者」,其實我是24小時「mind on」的。故此任何時分,我都試過突然靈機一觸或想到某個問題時,急不及待想問同事,求即時回覆。

但是,在非緊急情況下,我盡量壓抑自己不發Whatsapp。因為我認為很重要的事,同事未必認同;我認為很自然工作的時刻,同事可能正在休息。我一個短訊射出去,除非他關機,否則他馬上會收到,這就直接干擾了同事的當下的作息和私人空間。將心比己,我都不想無時無刻提心吊膽,防著「老闆」隨時發射短訊,要求即時答覆。

那怎麼辦?在大多數情況下,我不打Whatsapp,會改寫一封極簡單的電郵給自己,提醒次日上班見到同事時,再向他求證某事。這樣做的好處有幾點:

首先,我可即時發泄了自己想提問的衝動,而不干擾同事的私人空間;其次,很多事其實並不緊急,若我無時無刻「發射」,同事們久而久之便會麻木,倒不如珍惜發射Whatsapp等即時通訊的機會,留待真正有需要時用,同事們也會重視每個短訊;第三,我們既然每天上班的首務是查閱電郵、而每天上班都見得著同事,何不以電郵作提示,有事讓我們面談好了,不必發射短訊啊。

今天聽朋友談以人為本的管理之道,提到最有效的方法竟與自己的習慣不謀而合,難免有點沾沾自喜。只不過,我未試過管上千人的團隊,絕非什麼成功或經驗豐富的管理人,一切都是紙上談兵的多,而且收到的員工feedback不算多,有機會根本是閉門造車。深具管理經驗的朋友,和慣與上司打交道的大企業同事,還請多多指教。


Saturday, October 24, 2015

What I Learnt From Start-up Founders

香港大學信興學院宿監陳婉瑩教授邀請我出席其本學年度第二次「高桌晚宴」,談創業。我其實從未創業,只是經常觀察創業的朋友,潛移默化,得到一點點領悟,故準備了此稿與同學們分享,題為What I Learnt From Startup Founders,我從創業家身上學會什麼。

感謝Ying Chan給我這個機會,也謝謝陪我出席此次演講的創業朋友Sunny Kok (Green Tomato)和Elliot Leung (Gaifong App)。在四百多位同學陪同下,我們在非常莊嚴宏偉的禮堂享受晚宴、又在月夜下暢談,渡過十分難忘的一晚。



***

Hello, students of Shun Hing College, I’m very honoured to be here today. Prof. Ying Chan, thank you so much for the invitation.  This is one of the most exciting things I’ve ever had the honour of being asked to do.  

Today I feel very much like when I first went to University as a freshman some years ago.  I did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 at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I thought of going to HKU, but because at that time HKU’s Journalism and Media Studies Centre had not been opened yet, I went to CUHK instead.  Had I been born just a few years later, I would probably be a student of HKU, just like you.  

When I was at your age - when I was still at university - I was a confused girl.  I didn’t know what I want to do after graduation.  I had little idea about myself, my dreams or my goals.  Prof. Chan introduced me as a “writer”, and a person who engages herself closely with startups in Hong Kong.  But let me tell you, when I was 20, I’d never had the slightest idea that I was going to write a book or to connect some of the smartest entrepreneurs in the city.

I understand that not all of you are going to found a startup when you graduate.  Indeed, you may not even know what you want to be in the future.  But I’m sure that most of you are eager to explore your dreams and potential.  You want to be a better person.  You want to make a difference.  And you want to find your own purpose of life.  

What I’m going to share with you today, therefore, is not a recipe of how to run a successful startup.  And It is not about how to make great products and change the world.  What I am going to talk to you about tonight are three things that I’ve personally learned from the startup founders that I’ve met throughout my career - and how they’ve influenced me and helped me define who I am.

The first thing I’ve learned is that you should look for a career, not a job.

Most of the startup founders I know haven’t worked for anyone.  Even if they have, they quit as soon as they think they’ve learned enough and are ready to start their own businesses.



Let me share the story of Ray Chan, founder of 9GAG with you.  Ray was a Law student of HKU.  He started his career as a compliance officer of a bank.  He didn’t work long though.  He quit soon after he discovered that his senior had been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for years.  And that scared him.  So he became a news anchor for a television station.  He thought that job was gonna give him more satisfaction.  But as it turned out - it didn’t.  So he quit again.  It was 2006 and a few web startups had just begun their ventures in the city.  Ray joined a startup named “anobii”, a platform for book lovers to share what they read.  His boss, the founder of anobii Greg Sung, was only 5 years older than him.  So Ray thought: if Greg could be a boss, why can’t I?

He then started some pet projects with his brother Chris, another HKU alumnus, and three other friends when they were off duty.  The first two projects weren’t successful.  So he decided to do something simpler - and that “simple” project later led to one of the most popular websites in the world: 9GAG.   As of today, it has a monthly page view of over 800M.

Ray’s story is one of my favorites in my book.  I’m using him as an example not because I suggest that you should quit and start your own business the moment you find your job boring.  No.  I’m using this example to show you that you should keep searching for something you are really passionate about instead of doing something just for money, or for social status.  

So what’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a “job” and a “career”? I would say a “job” provides you with a title, a predictable salary, a path that leads you to a higher position maybe, and that’s it.  A “career”, on the other hand, is so much more than a “job”.  It is a “meaningful work”.  It does not only provide you with the basic needs of life, but it also gives you a purpose.  It makes you feel important.  It brings you satisfaction.  The work itself is already a source of happiness.  That sounds almost too good to be true.

So how do you find it?

First, find out what you are best at doing.  You should have some strengths that you are better at doing than most of people you know.  Then, discover what you love doing most.  Think about what brings you the most satisfaction.  And most important of all, list what you can do that can earn you a living.  Yes I’m serious.  We’ve gotta be honest with ourselves.  If your dream job can’t bring you a living, it is not sustainable.  If you find something that you are good at doing, enjoy doing it and it can bring you a sustainable income, then you are close to the career that you are meant for.  Try this exercise.

The second thing I’ve learned from the founders is their attitude towards failures.  Without exception, none of them are afraid of failures.  And they don’t see success the way the other people do.



When I first met Sunny, the friend who’s with me here today, he was already a very successful entrepreneur.  His startup Green Tomato produced many of the most popular mobile apps for Hong Kong.  But Sunny too had failed many many times before becoming who he is now.  He’d been earning a million dollars a year soon after graduation.  But he was broke in his early 30s.  His team invented the first voice messaging app on earth, Talkbox, but it was beaten by Tencent with a very similar app WeChat just months after Talkbox was launched.  When describing Sunny in my book, I used a verse in the lyrics of a song by Kelly Clarkson - “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Yes, that verse pretty much sums up Sunny’s life.  Sunny becomes Sunny because of, not in spite of, the ups and downs he has faced throughout his startup journey.

Most people are afraid of failures because we don’t want to “look bad”.  We don’t like being a loser.  We don’t like being seen as a loser.  As a result we are terrified of failures and we soon learn to try and avoid them as much as we can.  But what I’ve learned is - don’t do that.  Everyone is bound to fail many times throughout their lives.  The sooner we fail the sooner we’ll recover.  If we can learn from our failures, we will be smarter next time.  And we become more resilient.  So embrace failure.  Don’t avoid it.

The third thing that I’ve learned from my startup friends, and also the last one that I’m going to share with you tonight, is to invest in your hobbies.  Do something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from your routines.  Maintain one or two hobbies that you really enjoy doing so.  That can help you escape from your daily life.  It’s because your hobbies may lead you to something unexpected that might change your life somehow in the future.




Here I would like to cite my friend Keith Rumjahn’s story as an example.  Keith is a Canadian-born Chinese.  He became a software engineer of a large IT company after graduating from Queen’s University of Canada.  He was newly-wed, earned a very good salary and had a comfortable life before turning 30.

Keith is an athletic person.  Of all the sports he plays, he likes basketball the most.  When he was in Canada, he coached school boys basketball after work.  But Keith had a problem: it was very difficult to command the boys’ attention.  The traditional way of drawing lines and positions of a basketball match on a board was too boring for school kids.  Keith was frustrated many times.  But at about the same time, iPhone was launched.  So Keith, a software engineer, thought that maybe he could build an app to help himself coach the boys basketball.   Even if the app didn’t make a hit, at least I could benefit from it, Keith thought.

The app worked.  Actually it worked very well.  Even NBA coaches used this app, Coach’s Clipboard, to help them with practices and drills.  The growth of the app showed traction.  And it gave Keith the confidence to quit his stable job and start his own business anew in Hong Kong in 2012.   So far Keith’s app has made millions of downloads.  He has also successfully raised two rounds of funds for his startup.  And it all starts from a hobby.

I told you earlier that you should search for a meaningful work.  And you should pursue a career that matches your strengths and passions.  But not everyone can find his meaningful work at a relatively early stage.  Keeping some good hobbies can help you achieve that.  By constantly doing something that you really like, you could end up being an expert sometimes.  Even if you don’t become an expert, you are better at it than many other people.  And such understanding usually brings insights that may improve the way it works traditionally and might create a new market.

Keith, as a basketball lover and a software engineer, creates an app for basketball coaches that fundamentally changes their routines.  Another startup friend of mine, Leo, who’s very obsessed with his car, creates a social enterprise that enables a car owner to call a helper to wash his car whenever he parks.  Elliot, another friend who’s coming with me tonight, was an academic researcher before starting his own business a year ago.  He created an app “GaiFong”, which facilitates neighbors sharing possessions to reduce what they need to buy, out of a research topic “co-sharing economy” that he was really keen on.

As for myself, I never thought about publishing a book when I was young.  I just like writing so I blogged.  I started blogging in 2006.  I blogged and blogged and I discovered that I enjoy writing about people who were extremely passionate about what they do a lot - not surprisingly, most of them are startup founders.  And these articles received good response from my blog readers.  That’s the beginning of my writing career.  I published my first book about startups in 2008.

I tell you these stories trying to illustrate what I learned from startup founders: look for a career, not just a job; don’t be afraid of failures; keep good hobbies.  These are the three most important qualities many of my startup friends share.  You may not want to be an entrepreneur like them.  It’s ok.  But I hope these could help you land on a fulfilling life no matter what you do.

Finally I’d like to congratulate you for being a HKU student, especially a resident of Shun Hing College.  Treasure the time you will spend here.  Make many friends.  Be open-minded.  Read a lot.  There are tremendous opportunities ahead and you have the freedom to choose whatever you like.  Remember what you like most and do your best to achieve your goals.  I’m sure one day you will find your own purpose of life, just like my startup friends do.  Thank you!

***
Now may I pass the stage to my two very good friends Sunny and Elliot who are with me here.  As I mentioned earlier, Sunny is the founder and CEO of Green Tomato Group. Green Tomato now employs about 200 people and is known as the biggest mobile app development company in Hong Kong.  Elliot, founder of GaiFong app, is relatively younger.  He has been a tutor of your Social Work and Social Administration Department before becoming a researcher in the Fung Global Institute.  His app emerges from researches he did there.  Students, please join me to welcome Sunny and Elliot.

Sunday, October 18, 2015

Start-up Nation:以色列行與閱讀札記

1. 九月六日至十一日,我們一行廿多人,在以色列駐港領事館協辦下,到訪以色列特拉維夫(Tel Aviv)。行程包括與當地初創企業會面(Magisto, Cellrox, Crowdex)、參觀其年度資訊科技盛事DLD Conference、遊覽死海與耶路撒冷舊城區等。簡單來說,與十月行政長官梁振英率團的行程相若(當然我們規格低得多、但樂趣卻....嗯,你懂的)。

2. 在出發前一個月,我借閱了一本關於以色列近年以科技創新的書作準備:Start-up Nation。此書好看得很,結合微觀創新故事與宏觀政府政策,敘述技巧一流。多得此書,令我在幾日走馬看花的行程中有更深的體會--讀萬卷書與行萬里路不僅毫無抵觸,還相輔相成。此後我想自己更清楚該怎麼去旅行了。

3. 好,閒話休提。到底以色列的創新科技有多厲害?近年為什麼成了「創新之邦」?以色列作為被強敵環伺的小國,其生存及成功有沒有值得香港效法之處?這連串大哉問是一萬字學術論文的內容,此處容我結合觀察與閱讀報告,非常簡單地分享一下。

4. 很多人認為軍事科技強大、強制年青人服兵役是以色列科技高速發展的主因。但在發達國家中,新加坡和南韓都有強制兵役要求,但兩者的創新卻遠不如以國;有人說那是由於猶太人聰明,但別忘記印度和中國人都相當聰明,語文和數理考試成績在全球名列前茅,可中印在創新方面的爆發力卻比不上以色列;還有人說以色列的成功是靠金錢(如英美在其立國階段的投入)堆砌出來的,但本書作者提出杜拜和阿聯酋等亦曾嘗試以大量財富複制以色列模式,但效果不彰。那以色列憑什麼?

5. 好,先說軍事。所有以色列年青男女都要被徵召入伍,而且男性將成為後備軍直到45歲。軍事訓練令以色列人在大部份其他發達國家青少年仍「懵盛盛」時,面對生死抉擇和求生訓練,這令他們比較早熟、也更勇於接受挑戰。

在以色列的軍事編制中,上級將領很少,中下級卻很多,這種制度逼中下層軍人要有自行解決問題的能力,不能事事向上請示--這與新加坡人的高度服從指令、和南韓人注重的長幼尊卑很不同。而這種自行解決問題、"be resourceful"的思維,也與創業的要求不謀而合。

兵役和後備軍制度,令這些年青人終生都和自己的團隊保持聯絡;而由於所有人都要服兵役(僅少數有特殊宗教理由者例外,這方面書裏有詳述,此處不贅),所以在以色列這個八百萬人的城市裏,幾乎「所有人認識所有人」。人脈也成為以色列人創業時,很珍貴的資源。

6. 其次,以色列採精英制。既然所有人都要參加公開試和服兵役,那不如先把成績最優秀的學生挑選出來,再給予特殊訓練吧--這就是情報小隊8200和精英組織Talpiot的由來(想像一下:如香港把每年公開試數學成績「A」級的2%學生篩選出來、再授予體能訓練、並強制這些人入伍而非到港大修讀醫科或法律,那是怎麼一番光影)。

在美國,最出色的人才求學於哈佛耶魯;在以色列,最優秀的少年受訓於8200或Talpiot。這些以色列人服罷三年兵役,已擁有頂尖科技與管理的訓練,幾乎不必考取大學,直接便可出來創業。我們此次參觀的初創企業中,就見識過擁有8200舊生的創辦團隊,對投資者來說,這幾成信心的保證。

不過,精英主義下,以色列人的傲氣也令一些人吃不消。我們的團友中就有人受不了啦。

7. 以色列自1948年立國後,經歷了兩次高速成長期,才有如今的創新規模。它是目前投放最多資源於R&D的國家--達4.5%--遠超中/美;他們的大學畢業生比率高達45%,相當多人口從事高增值的知識經濟產業;美國科技巨企可能在中國設製造基地、印度做服務後援中心,但其「大腦」--創新與研發--除美國總部外,就只設於以色列。這些巨企包括Google,Microsoft,IBM等。

而不少科技巨擘,包括Google的兩位創辦人、Facebook 的創辦人等,都是猶太人。

8. 以色列第一次的高速成長為從立國的1948年至1970年代,是以政府巨額投入、基建拉動發展的經濟增長期。第二次成長期是1990年至今,主要得力於新移民,尤其是前蘇聯解體後,大量來自俄羅斯的工程師、科學家、醫生等(Google創辦人之一Sergey Brin,就是典型例子,其父母為來自蘇聯的猶太人,後移民美國)湧進以國,帶來鮮活的下而上創新動力,並持續至今。

9. 這不其然令我想到香港--四十年代開始,大量難民從北方南下,當中不少是略有家底的商人,或讀飽書的知識份子,這些人才的投入,奠下香港七八十年代經濟起飛的基礎。

而且,為逃難而來的新移民遠比「原居民」刻苦、和願意創業(因此為社會帶來更多就業),是經濟創新的動力。我記得看此書時剛好為歐洲接收敘利亞難民的高峰,有不少有識之士呼籲歐洲各政府效法德國,打開門戶、收容難民,理據之一,就是這些人能歷經千山萬水、橫渡怒海而來,當非好逸惡勞、貪生怕死之徒。如果給予他們安定和發展機會,將是社會之福。

10. 但有一點,我看香港很難做到,那就是以色列人對政府的高度自豪和信任(梁振英應該葡萄到一地都係)。我們接觸的每一家初創企業,都對政府對他們的支援和推廣萬分感激。他們對國家有強烈歸屬感,深明在強敵環伺下(圍繞以色列的每片領土,都是與之不善的回教或阿拉伯國家),唯自強團結才是出路(所以他們全力發展不需生產、硬件、或運輸等的電訊或資訊科技業,突破封鎖)。

香港卻不同。與中國為鄰下,有些人視之為經濟機遇(這是政府或建制的主旋律:北上發展大有前途),有些人卻視之為威脅(以年青人、親西方的民主派為主,強烈抗拒中國的滲透),這兩大陣營的價值取向如此不同,令香港社會嚴重撕裂。假如所有港人都視中國為友,那我們便有錢齊齊搵好了;又如所有港人都視中國為敵,那就團結一致捍衞香港核心價值吧。可惜我們卻處於兩股勢力的拉扯中,奈何。

11. 還有一點,香港也望塵莫及,就是「品牌」。當然以色列的創新科技很出色,但在一些範疇,香港團隊的技術未必「無得比」(至少在我們參觀的初創團隊中,就有這些例子),只是香港人太妄自菲薄,而以色列人卻自信爆棚。尤其近年以色列藉軟件技術冒起,「以色列製造」此品牌效應令投資者趨之若鶩,資金推動下,初創行業進入良性循環,不斷加速,完成自我期許。香港情況卻恰如其反,十分可惜。

***

相關文章(來自其他團友):
黃岳永:小國大志氣(四之一)
章濤:戒金融地產依賴 港效以國創新


Sunday, September 13, 2015

(快讀)《彼得定律》

引述自網站StealJobs之「影響你一生的13個經濟定律」文章:

 在現實生活中,人們往往由於某人的本職任務做得出色,就想當然的以為他可以勝任上一級的任務,從而將他選拔到更高一級。這樣一來,那些原本在低一級崗位算得上人才的人,在較高的職位上卻變得不勝任了。最可怕的是,他們還要在這個不勝任的職位上耗到退休
 ***

有人盛讚某企業高管,說她的商業分析能力如何技壓群雄,對我的不以為然,他只道那是「同性相拒」,還反問:你和她開過工作會議沒有?

沒有,但我並非毫無憑據。「彼得定律」說的就是一個人會因才華出眾而不斷被升職,直到其無法勝任的位置。許多高層本身確是個人能力超班、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一員大將,但甚少或並無領導力。而身為高層升至某個位置,到底不能單憑匹夫之勇,否則就算是行人止步了。

有將無兵,或不懂帶兵的將領,得罪講句,都不算合格的管理層。她升至這麼高還是手下無人,充其量就是輔助老闆的左右手,一是她無法令下屬成長、或她無法管理比她強的人,either way,談不上獨當一面,所以我不以為然。

(帶頭盔中)我也只懂紙上談兵,管理既野識條鐵咩。

***

相關舊文:
誰的猴子多(三之三)

//管理層的第一要務,是管人,不是管事,這是我轉工後汲取到的最大的教訓。一個管理層的價值,不在於他有能力做三四個員工做得到的事,而在於他有能力提升(原則上是無限)員工的價值,正如將軍未必需要武功最高強,但必須有能力調動千軍萬馬。//

Saturday, September 12, 2015

《唱出我天地》天才少年的反叛與成長



"How dare you squander your talent?"

***

這不只是一套關於音樂的電影;這是一套關於天才少年尋覓自我的故事。

少年Stet反叛、憤怒,他是母親和一個已婚男人的私生子。父親十二年來首次見他,是在其母的葬禮上。
但是他有音樂天分。

第一位愛才的人是少年的校長Ms. Steel,她要把Stet介紹到享負盛名的National Boychoir(國家兒童合唱學院)去,一再為他引薦,並說服他那不願曝露身份的父親。

第二位疼惜他的是新學校的老師Wooly,堅持要駐校指揮大師Carvelle(德斯汀荷夫曼飾)親自指導少年,不讓天籟之音被埋沒。

當然,如同大部份武俠小說,天才之路從來不易,一要等少年挫折痛苦之後自我覺悟,二要得到大師點撥,才能一鳴驚人。

少年最重要的伯樂是大師Carvelle,但對方一再拒絕相教,因為Stet的熱情為憤怒所掩蓋,使他不懂珍惜自己的天賦,更談不上好好發揮。所以Carvelle要等Stet因為紀律問題面對輟學可能、幾乎失去訓練的機會,才可以重錘出擊,「大力摑醒佢」。


IMDB上有影評說這套電影"predictable"(意料之內),雖然如此,但我還是推薦此戲予所有自問對某些才華有所堅持的人。

天才與反叛通常comes with a package,很少有循規蹈矩的天才(令我想起《音樂人生》裏的黃家正,那個挑戰父親生死問題的少年,也同樣充滿憤怒),他們的叛逆,往往令他們要花上比別人更多的時間去了解自己、發揮自己。很多天才在這條尋覓自我的路上迷失、犯錯(這點上帝倒很公平),才華逐分流失,變回普通人。有些人則獨具慧眼,最疼惜天才被浪費,璞玉蒙塵,如戲中的音樂大師Carvelle。Stet因紀律問題幾乎被逐,Carvelle不惜押上自己的事業來保全他。師徒之情盡在不言中,這部份最使人動容。

電影裏說,上帝把天分「借」給某些人,時間到了,又要把它借往別處。擁有天賦者,要好好珍惜天賦帶來的機會, 它雖然不會伴你一生,但懂與它相處,會讓你更了解自己,走出應走之路。

最重要是,不要浪費上帝的恩賜,不要辜負欣賞你的人。

Thursday, August 20, 2015

香港創業環境欠什麼?

上周在數碼港舉行一場《創業大時代》的新書發佈會,嘉賓之一、9GAG創辦人Ray Chan被台下觀眾問到,很多人說香港創業環境不佳,故有心創業的人應否北上、或往矽谷....?

率直的Ray,答得很快,他說:「每次被人問到香港創業環境不佳,應如何自處時,我下意識的反應是,香港創業環境差,關我屁事咩...」他答得這樣「市井」,我們都吃了一驚。但細心聽,原來Ray的意思是,即使被稱為「創業環境欠佳」的地方,也有優秀的人才或Startup誕生,故真心創一番事業的,不會被客觀條件所阻。

他舉例指,印度的創業環境比香港差得多吧?可是印度出產許多優秀的工程師;此外,矽谷的科技巨企近年亦多了由印度人掌舵,包括Google和Microsoft。

我一方面很欣賞Ray這種「不要問社會為我做什麼,問我能為社會做什麼」的態度(這才是創業家應有的氣魄),另一方面,也正好藉此講幾句,對「香港創業環境還欠什麼」的想法。

近年香港創業環境熾熱,Startup的數目每天在增加、願意投資的人日多、政府的支援越來越豐富、連Co-work Space也蔚然成為熱門生意,形勢大好。有錢、有人、有客觀條件,但這道火還是燒得不夠旺,因為尚欠藥引:傳媒。

香港Startup圈子不受傳媒重視,偶而有一家半家登上了《蘋果》、《信報》,行內奔走相告、互相道喜,彷彿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因為能獲以主流讀者為主的「大報」報導,實屬稀有,可見Startup界對主流報章的報導,有多饑渴。

當然,並非沒有傳媒專門報導Startup的消息。舉例《信報》旗下的StartupBeat就做得相當不錯:採訪多、與創業機構的合作多、創業講座也辦得不少,這個網站算是肯放資源在Startup的報導上了。此外網媒Unwire也做得不錯,有專門跑Startup的記者,每次報導Startup的消息,看的人都很多,也能引起話題。

但不論StartupBeat或是Unwire,都有一個缺陷:讀者層面不夠廣。StartupBeat稍好一些,因《信報》的關係,多少能吸引一些本來不屬這個圈子的讀者注意。但Unwire的讀者群卻較窄,也是事實。

讀者群窄有好有壞,然敝處卻顯而易見,就是被報導者與讀者屬同一圈子的人,難免有少許「塘水滚塘魚」的感覺。被報導的Startup,未必有機會跨越本行、接觸他的end user,遑論有潛力的投資者。故此,那些能獲「大報」垂青者,才會表現得如中獎般興奮,因為他的故事,有可能被社會上更多不同圈子的人知道,有助創業成功。

這些「中獎」者,遠有9GAG(2013年他們從矽谷回來,得到主流報章在港聞版報導,故「揚威國際的香港第一Startup」的perception不逕而走,至今未衰),近有「香江第一街霸」、iSafe的阿強,去年《信報》報導曝光後,不但社交媒體上瘋傳,連王維基也在傳欄裏幾次提及這位中大師弟。

名歸而實至,Startup透過傳媒報導打響名堂,對獲投資者垂青、得到用戶採用、吸引人才加入等,都有很大的作用。

而世界上許多被視為創業氣氛濃厚的地區,包括美國的矽谷,和內地的中關村,都具備非常有力的傳媒平台,專門報導Startup的消息。矽谷的TechCrunch、Mashable、WSJ是全球聞名的,內地專門報導Startup生態的媒體也甚多,表表者有36Kr、創業邦等。他們不止是資訊發放平台,也是連繫Startup與Startup、Startup與投資者、Startup與其他行業的超級樞紐,本身也是前景甚佳的Startup!

這些傳媒機構的記者,幾乎是半個Startup圈中人,他們和Startup的founders、員工、投資者、合作機構等,整日混在一起,不時報導行內大大小小的消息、花邊新聞、市場動向等。大量訊息聚攏大量讀者,形成龐大的平台,連行外人也被吸引過來,創業圈的新聞,由此生生不息。

Startup的一舉一動曝露在鎂光燈下,好像天天都有新動向,吸引著眼球。有錢的通過這些渠道尋找投資機會,有才華的搵工跳槽。整個行業,因為有傳媒的推波助瀾,更見蓬勃。

可惜,香港暫時未見有這種規模的平台出現,有的暫時只屬大家「圍威喂」,發揮不了「聯繫者」的作用。

我離開傳媒後投入Startup的圈子三四年,整天思考「香港創業環境還欠什麼」的問題,這是概念稍為完整的觀察,還望各方多多指教。上次和來自LA的女投資人Grace Woo見面時,第一次談及這個想法,後來又和一些傳媒機構、創業機構交流過,剛巧今天又說了一次。我想還是寫下來好,希望看的人更多,可豐富和修正我的想法。

真的,香港有心為創業這個生態(Ecosystem)服務的人或機構不少,奈何多番努力下,Startup仍未成氣候,欠缺傳媒這一環,我看是一個很關鍵的因素。有嘗試過為任何Startup向傳媒pitch的人,當深有體會。

傳媒當然可以說「不受讀者歡迎的東西我們不報導」,但不報導Startup消息又怎會有讀者喜愛看呢?要啟動香港Startup故事廣受注意的良性循環,少不了傳媒這一塊。

當然,在這個龐大的Startup傳媒平台未出現前,我還是會(盡量)在這裏多寫一些我喜歡的創業故事,讓多些人知道香港有很出色的創業家、很出色的Startup。力量雖然有限,但有一口氣,點一盞燈嘛。

***

相關舊文
街霸成名之後
女人創業難

Wednesday, July 22, 2015

首個新書分享後的四點記趣

昨晚應網媒Unwire的邀請,偕宋漢生到他們位於觀塘的大本營作新書《創業大時代》的首個分享會。

關於會上的點滴,Unwire不日應會報道,這裏就不重覆了。我倒想速記幾點,於這次分享會中觸動我的事:

1. 你當初轉工的改變這麼大,是怎麼做到的?
會前十多分鐘,有一些朋友已抵達,我就和她們聊聊天。應是一個叫Echo的女孩子問的(她的語氣,像是等了很久,而終於按捺不住要問出口),她說:

你當初轉工的改變這麼大,是怎麼做到的?

回首那已是2011年的事了。那年秋天,我從工作了六年的傳媒崗位轉到這份工作,初期適應非常辛苦。

我是怎麼做到的?

說老實的,已忘了當初是怎麼咬緊牙關克服一個又一個挑戰,和一重又一重情緒上的打擊,但我現在可以很肯定告訴你一件事:你的潛力比你預期的高。

你的能力,在安逸的環境可能被埋沒,只有在面對挑戰中才會被激發,過程相當痛苦,但只要不放棄,你就能越過這關,更上層樓。

當然,若跨不過那關,就跨不過好了,也許別處有更適合自己的路呢,但不要忘記:你可以比想像中更好。記住這個信念就夠了。

2. 是什麼令你保持熱情(passion)?
是嗎?我很passionate嗎?還以為苦心經營的「冷傲」形像很成功呢。

說正經的,我覺得人會越來越像自己經常接觸的人的(所以選擇結交什麼朋友很重要)。因為際遇,或緣份,或某些原因,我在六七年前踏足了香港年輕的科網創業圈子,而這個圈子的人,又大多數是一些熱情澎湃的人(否則不會「燒上腦」,走去創業吧),所以自己也受到感染。大概是這個原因吧。

其實我和他們相比,應算是十分冷靜的了。

3. 為什麼你不創業?
好問題!既然那麼支持創業的朋友,自己為什麼不加入他們?

我也問過自己這個問題,而答案並不複雜:所謂「見自己、見天地」嘛,我了解自己,心理不夠強大,不適合創業。

宋漢生在分享會中引述Elon Musk的例子說,創業的人往往有一些只有自己堅持的信念(例如:外星人會侵襲地球,所以要舖路移居火星)。如果他所信的後來證明是對的,那也是一條孤獨的路,高處不勝寒;如果那根本是錯的,他面對的更是不能想像的羞辱。

我是俗人,覺得自己難以承受「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的壓力,堅持不到明知自己正確卻孤獨的路。

有趣的是,我卻往往看到別人的潛力或需要的支援,故是個在旁搖旗吶喊、或鼓勵打氣的理想人選(就是講就天下無敵的「塘邊鶴」啦)。

4. 不要太認真
離開時和幾個朋友同路,邊走邊談,忽然發現:我有許多要好的朋友,但我們往往只會討論「世界大事」,而幾乎從未一起嬉戲過!我這人做人看來太認真了。

像宋漢生回憶道,他有兩次和Lifehack的何樂頌到外地參加創業活動,一次在新加坡,一次在北京,最開心的是在正經事辦完後,朋友們一起食一起玩的情景,時間雖短卻快樂。我嘛,每次和他們見面,都彷彿有正經八百的任務!

這多pathetic啊,我簡直要為自己哭泣了。那夜回家,凌晨時分,點著一盞孤燈,打開面書,找出幾位朋友發出邀請:九月三至五號,我到台北搞新書發佈,順便見一見當地的創業朋友,不如我們一道去?還有誰和誰...

四點記趣,沒有大道理,唯有情真意切而已!

Sunday, July 12, 2015

網媒/唐英年/Unchina

今期iMoney專訪蔡東豪做封面,題材咁juicy,當然要捧場。
記者寫得非常好,內容橫跨傳媒、政治與中港關係等,都是我關心的題材,看完想回應幾句。

1. 網媒
不久前在FB Page上介紹新書《創業大時代》,其中一間受訪Startup為網媒Lifehack,每月全球瀏覽次數逾2,400萬,提及「繼《主場新聞》後,香港暫無網媒具公認的領導地位,但Lifehack卻是全香港人班底...」云云,言下之意是香港人做網媒也有機會晉身世界級,大家不要氣餒。
是我太無知!以為不過是輕描淡寫的一句介紹,竟惹不滿:「你當《XX新聞》冇到!」豈敢、豈敢。大人不記小人過。

香港網媒難做,因為內容一旦本地化,市場太小,條數計唔掂。傳統的媒體理論上有本業支撐,財政挑戰沒新媒體大,但轉型亦遠非想像中容易。像我在FB上follow不少傳統傳媒的網上專頁,其挑選的文章....怎麼說好呢?勁文固然很多,但為搶讀者眼球,間或低俗噁心,品味好飄忽。

蔡東豪在訪問中說,現在的《立場新聞》決心走傳統媒體不走的兩個極端,「最便宜當然是抄新聞,而另一極端、成本最高則是深度專題」,「中間不同你爭」。我覺得做高端新聞的方向是對的。

《主場》關閉後的市場空間,一下子被填滿,這些網媒,不管新舊,大多以話題或立場做招徠,很快網羅了一批堅實支持者,但要擴充讀者光譜(即拓展市場)比較難。

要走出條路來,我認為一是如Lifehack般走Data-driven Journalism路線,放下什麼傳媒充當agenda setting的包袱,利用數據反饋調整新聞內容,給讀者愛看而有用的訊息,全面擁抱市場。把平台做起了、有穩定收入後,再肩負社會重責。否則沒人看、沒收入,怎麼為社會把關?這點我在書中有討論。

其二,是做蔡東豪講的高端新聞路線,如調查報導。我有時都會問自己:資訊爆炸,為什麼仍要看報紙?傳媒的功能在哪裏?對我來說,要吸收知識,不一定看本地傳媒,全世界報章雜誌線上線下大把選擇。但是,傳媒「守門」的功能無法被取代。

舉例,任何人如果和政府部門打過交道,必定知道那些公務員有多恐懼傳媒!如果你在會議上說,這件醜聞我會向XX日報告發!他們必嚇得屁滚尿流(看,為搶眼球,我也低俗化了)。大企業也如是,那些高級行政人員視傳媒查詢如奪命通牒,可以為了丁點小事開十個八個會、電郵往來幾百封,壓力大得無法入眠。

這就是傳媒的影響力。這些影響力如果用得好,比如說監察官商勾結、幫助弱勢社群等,對社會有莫大公益。

所以資深新聞從業員吳曉東籌組的FactWire,我也十分支持。

2. 唐英年
蔡東豪說他仍支持唐英年做特首,理由是唐人緣好,公務員會支持他。這點我可不認同。

做領導不是做公關,人緣好是重要,但不是首要條件。不論怎麼選,我擁護Meritocracy,不會選不作為的富二代。

作為「新一代」,思想當然要破格。最近總是說,要揀,揀一田百貨的莊偉忠做特首。他於當年「西田百貨」四換CEO下走馬上任,在不炒一個人、不加一個人的同一班底下,短短時間做出超班成績,這份能力,我佩服。

更重要是,莊偉忠的管理理念是什麼?是以人為本、是治大國如烹小鮮,以釋放人的動力、潛力為目標,這不正是香港人最推祟的領導人嗎?可惜港人普選特首無期,莊又是個「逍遙派」,否則我必投他一票。


3.Unchina
贊成。自回歸以來,有一種論述在潛移默化我們:唔靠大陸香港唔掂。

冇自由行就冇旅遊業;冇北水就冇金融業;冇內地人來港產子就冇醫院、學校、補習班...研究政治的朋友說,這是製造「經濟依賴」的「新殖民主義」在發酵,讓港人在不知不覺中自我矮化,須警惕。

我是務實派,知道不能完全不靠內地,但港人亦應自強,要令自己手上的籌碼夠多,才能與大國週旋,撐住我們的核心價值。什麼是我們的籌碼?小學生都識:資訊自由、法治、制度、廉潔。

學者方志恒等即將出版新書《香港革新論》,提及與列強為鄰的小國生存之道,相信可堪香港借鏡。

久沒寫社會題材,如有錯漏失言,多多包涵!

Thursday, July 02, 2015

別讓顧客不快樂

在網上訂購了一項服務,按日收費的,總數約$1,000,另加按金若干。付款時才發現輸入的日期錯了--晚了一天--又找不到「更正」或「回上頁」的功能,只好繼續。一完成整個程序後馬上電郵對方,請將之改過來,補回那一天的差價絕沒問題。

豈料等了大半天後,卻收到一則硬綁綁的回應,說不但要付多出那天的錢,還要收取$200行政費!

$200不是什麼大數目,俗點說,「跌都跌左去」,但不服氣。還沒有用你的服務呢,而且不花成本,為什麼要付兩百元「行政費」?回郵表示不滿,要求撤回行政費,否則整張單取消算了,不能容忍這種服務。

又過了大半天,仍是硬綁綁的語氣,還搬出公司條款,大剌剌表示收取手續費天經地義,而且即使退款,亦最多退還原款的75%。

很久沒試過用這麼不遂心的網上服務了!生氣到一個程度,反而好奇起來:在一個惹不起顧客生氣的年代,為什麼一家小小的網上服務公司,年資又短,可以「頑強」到這個地步?

寫書採訪過一家Startup,一如其他同業,他們極之注重客戶反饋,持最高的「國際服務標準」:Complain, no ask; Refund, no explain(投訴不問理由,退款不必解釋)。總之一切以顧客的滿意度為先,絕不讓一名顧客不快樂。

朋友曾經電召GoGoVan到機場,久候不果,誤了一班飛機,一氣之下打開手機,給予該司機負評。豈料五分鐘內收到GoGoVan客服來電,馬上補救,免費提供另一輛車接載,並保證永不錄用該「甩底」司機。

我也有類似經歷:用Airbnb訂了一家瑞士小屋與家人渡假,但屋主突然取消預訂。Airbnb立即連發電郵及短訊通知,表明將盡一切努力為我們提供另一選擇,並在原款的基礎上加百分之十供我們使用;選擇全數退款亦可。字裏行間深深表現出他們著緊的態度。

GoGoVan或Airbnb立即補救,並非因為己方先不對,而是不論誰是誰非,必先避免製造不快樂的顧客。對這些Startup來說,顧客體驗重於一切。

Startup的縱容,會否導致「惡霸」顧客濫用服務?也許會,那為什麼明知有機會出現副作用、Startup都要「買你怕」?因為在競爭對手全球化、透明度大於一切、社交網絡極度發達的年代,沒有Startup承受得起不快樂的顧客。

自由市場對消費者最有利,對服務提供者造成的競爭卻最大,越有效的自由市場越如是。而互聯網,是自由市場的極致,消費者選擇多,可享受的權力大,全球互聯網服務皆然。

幾乎任何一種服務,都可以在互聯網上找到超過一個競爭者,即使有些具壟斷地位的,也不例外。顧客的忠誠度史無前列地低,時刻面向顧客的Startup,當然最明白這個殘酷的現實,所以必然用盡法寶,不惜一切留客,尤其絕對不能讓顧客不快樂,否則只會加速他們蟬過別枝。

其次,在人人都能發聲的年代,一個不快樂的顧客,會把他不快樂的情緒,迅速而廣泛地散播到他的人際圈子裏,感染許多人;如果那名不快樂的顧客,恰巧是一位意見領袖,其造成的影響或破壞更是幾何級數的高。 Startup無法憑一次交易判斷誰是意見領袖,便最好一視同仁,盡量令每個用戶都滿意。

更重要的是,用戶的價值不僅止於購買一次服務,Startup希望持續在同一個用戶身上不斷地賺錢,所以每個用戶的潛在價值都很高,輕忽不得;相反,為一個用戶製造不快樂的購物體驗,等於將其代表的全部未來潛在價值拱手向對手相讓,損失可想而知。

所以GoGoVan或Airbnb,才會對一個顧客留下的負評、一名用戶遇上的麻煩,視之為頭等大事,嚴陣以待,設法補救。

但我這次遇到的startup,其待客態度實在教人出乎意料。它提供的服務雖然有很大的需求,然而技術要求不高,競爭激烈,又無壟斷地位,憑什麼為了丁點手續,敢向顧客收取高達20%的「行政費」?

而且,在顧客明顯表達不滿後,仍毫不讓步,這種作風,在有恃無恐的官僚機構常見,但在以客為先的互聯網行業,真是聞所未聞。 不管它作出更改這個步驟是否值$200,但顧客為此浪費的時間、不愉快的經驗、在朋友圈子或社交網絡對其可能造成的負評...又豈是$200可以彌補的?

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想不透它為什麼可以為了$200令一位顧客這麼不快樂。我判斷它一是具備我所看不透的實力,無懼競爭者(所以也不擔心顧客流失),一是它將因妄顧顧客感受的公司政策,持續製造不快樂的用戶,結果在對手為顧客提供更好的服務下,早晚自食其果。


Saturday, June 13, 2015

女人創業難

四至六月我們做了一個調查,對象是在香港從事Mobile App Development的企業,大部份(超過八成)是不足50人的中小企,總共訪問了100間公司。

其中一項「發現」,是女性創業者極少。

說是「發現」,因大家印象中,女生創業本來就少,從事科網的更是少之又少。數據卻告訴我們,真實情況比我們想像中的還糟。

100間公司裏,有86間公司的創辦人是「全男班」,只有14間公司有女性創辦人(她們是真真正正的「男校女生」)。而這14間有女性創辦人的公司裏,只有一間是「全女班」,由兩名女生所創!直比珍珠還寶貴。

碰巧朋友介紹我認識一位旅居LA、有天使投資經驗的女友人,我們就此談了起來。

朋友叫Grace Woo,是美國一家超過125年歷史上市企業的高層,近年和另外六位女士成立了一個小小的基金,希望專門投資在女創辦人身上。

有這樣的「性別歧視」,因為女性創業者在美國融資極困難,她們想幫女生一把。

「在美國,只有極少女生可以擔任企業的高層。」Grace說。這點實在出乎我意料之外﹣﹣女權主義在美國很普遍吧?他們還馬上誕生第一位女總統後選人呢﹣﹣原來不是那回事,「因為僱主認為女性結婚生子後,不會繼續上班。」

不像香港,美國沒有輸入外勞擔任家庭傭工,而請保姆的成本太高,所以很多家庭一生了小孩後,媽媽別無選擇,只好辭工在家帶孩子。反而香港女生結婚生子後,重返職場的很多,因為找外傭很容易,長輩也樂意幫一把。

另一個原因,是很多美國女性習慣「嫁雞隨雞」,會跟隨丈夫的新崗位穿州過省,所以僱主常有偏見,覺得結了婚的女員工隨時會「離鄉別井」,索性不作提攜。

難怪Facebook的COO Sheryl Sandberg,一直強調她的成功,全賴背後有個好丈夫﹣﹣對方為了讓太太安心到Google上班,毅然辭去自己在LA的工作,陪她到灣區Bay Area履新。角色調轉的例子,在美國原來這麼罕見。

美國僱主對女僱員的偏見,也存在於投資者和女創辦人之間,令很多「天使」對女生卻步,擔心她們隨時放棄事業,自己的投資便回報無期。結果女生無法融資,創業難上加難。

Grace說,她們這個基金的七位女生都有個小小的祕密,就是丈夫的工作比較「mobile」,不大受地域所限(例如醫生,在哪裏都能找到工作),所以對太太的支援也較多。

我分享自己的觀察,說女生創業難,還有性格因素﹣﹣女性天生比較保守,不敢冒險。

像我有創業的朋友可以為了簽下一名重要的代言人,不惜押下銀行所有存款「搏一舖」,之後再作融資。我聽了都流冷汗,自問不可能冒這樣的險。

最近多了創業的朋友鼓勵我「自立門戶」,像弄一個小小的基金作天使投資之類。他們常客氣地說我眼光準,像「誰和誰,沒人認識的時候你已看好他們,如果當初全買下,你個portfolio靚到不得了」,還異常「肉緊」地推銷:買野、淨係買野咋,有幾難呀?

所以說他們都是創業家,眼前世事無難事。但我不同,我覺得什麼都很難,怕得要死。

Grace說這才是女生通病:「女人一定要有十足的把握,才敢戰戰兢兢去嘗試;男人卻不同,就算只有『五五波』,也拍胸脯向全世界宣示自己能勝任,做了再說。」

因此她經常鞭策女下屬或職業女性朋友,反問她們「為什麼你只接受這麼低的人工」,或「為什麼你沒信心可以勝任那工作」?

像Grace這種身處美國的華裔女生,能走到今時今日必然經歷了無數次過五關斬六將,難怪她心存感恩,想回饋社會。

結果我像「投資推廣署」上身一樣,大力鼓勵她回流香港。若她肯把矽谷的經驗、資金引進香港,一定受惠者眾。

***

相關舊文:給EL

「本港有54% 的大學畢業生,都是女性。在專業工作的入職層面,亦有 52%是女性。 但去到中至高層,女性比例則只有23%。越高層,漏斗效應越明顯。在行政總裁職級,只有2% 是女性,董事會方面則有 9%。這反映在職場晉升這路上,有很多女性 dropoff,人才流失何其嚴重。 」

Sunday, May 31, 2015

寫書計劃2015:拍攝

說過要和最優秀的人合作,所以我找Paul。

他從事新聞攝影多年,鏡頭下的人物,不但有新聞性,還兼具藝術的張力和美感,極難得。

我決定寫書時,就已找Paul談合作,甚至沒有想過次選。

新書筆下人物,沒一名是美女,內容又創業又科網的,畫面好看極有限。如果這是報章的新聞報導,一定是票房毒藥。先天不足,更需要最好的攝影師。

前面的採訪已完成,我把草稿拿給Paul,告訴他每一個人物的故事,請他直接和對方聯絡拍攝工作,配他認為最合適的相片,「你就是Art Director,全權負責每個人的拍攝,不必與我商量。」我信他。

Paul只陪我去最後那位:砌機器人的岑棓琛Rex (Insight Robotics)。

那天下了黑雨,Paul早上先去觀塘拍攝Casetify的Wesley,下午到火炭和我們匯合。

交換卡片時,讓我們小小地驚喜了一下,他遞了一張卡片給岑,是這樣子的:


上面一個字都沒有!後面整面是鮮黃色的,簡單地印了幾行黑字,是他的聯絡方法。相片是他某年在花展拍攝的,前面的花衣配後面的花海,花團錦簇,玩味十足。又遞了一張給我:


竟是不同的色調,一樣的主題。Paul說,他共拍了50張這樣的相片用來做卡片。Rex那小子答腔:那我們要假裝不認識你50次,才能收集全套啊。這樣氣氛就活絡起來了,真好。

Rex的房間擠滿了一切可以用來砌機器人的雜物:電線、線路板、形形色色的工具,當然還有他的寶貝「叮噹」,好幾部不同階段的防火機器人都堆在那兒。

像一切的訪問那樣,我們在一邊談,Paul自顧自地找拍攝角度。訪談結束時我先走,問他打算怎樣為Rex造像,他說,我發現這機器人的「眼睛」是玻璃,可以清晰反射影像,我試試從這個角度,把Rex的臉攝進去。他給我看一些剛才做的「實驗」,透過機器人的眼睛把其發明者拍進去,這意念好極了!

 
 
今天Paul把另外幾組相片交給我,選了部份供出版社印書後,忍不住另挑幾張讓大家先睹為快:
 
這是印手機殼的Casetify創辦人Wesley。Paul巧妙地利用他們辦公室一面裝飾了的牆,拍了這張照,「好像是連綿不斷地有人把手機遞出來一樣」,他解釋給我聽。
 
這張是打籃球的Keith Rumjahn(Coachbase)。Keith拍過無數張打球、入球的相片,可我從未見過一張睡下構圖的。精采。

就連一本正經的銀行家(WeLend創辦人龍沛智Simon),Paul也找到充滿動感的一面。

Paul又為作者拍了一張:
這是我們在Rex那亂糟糟的工作室裏,利用一扇門作背景隨手拍的。沒有化粧師,沒有髮型師,更沒有燈光配合,他安撫我:「睇落幾有智慧吖。」他十分誠實,竟沒有把我的臉PS得瘦些,嗚呼!

我們還談了其他人物,像GoGoVan,Lifehack,9GAG和Talkbox的創辦人如何造像。待集齊全套,再公諸同好。

Paul的網站

他前段時間和太太結伴到英國留學後,暫辭新聞工作,現為自由攝影師。大家有需要也可以找他造像。

普通攝影師用鏡頭拍攝,好一點的用眼睛觀察,最好的攝影師用腦袋構圖。

而Paul是最好的。

***

相關舊文:

寫書計劃2015:最終章--9GAG/Coachbase/Casetify/Talkbox
寫書計劃2015:GoGoVan
寫書計劃2015:9gag
寫書計劃2015:Insight Robotics
寫書計劃2015:nBition
寫書計劃2015:WeLend
寫書計劃2015:Lifehack
寫書計劃2015:啟動

Monday, May 25, 2015

寫書計劃2015:最終章--9gag / Coachbase / Casetify / Talkbox

衝出國際的香港Startup--引言:

互聯網本身是沒有地域限制的。所以從事科網創業,最刺激的是有機會和世界級對手較量,最終不管能否青史留名,到底轟轟烈烈地挑戰過巨人。

2008年我寫了首本有關科網創業的書(《創業2.0 科網六子蕩寇誌》),其中訪問了一個本地團隊,他們比Google更早推出網上試算表(Spreadsheet),可謂一鳴驚人。團隊的主帥李景輝(David)那時不過廿多歲,大言不慚地說:我們叫微軟好看(We kicked Microsoft's ass!)!

微軟當年全靠試算表Excel搶佔辦公室軟件市場,奠下雄圖霸業;而李景輝團隊開發的網上試算表Editgrid,卻讓人隨時隨地使用該軟件,不受地域限制。今時今日我們對此習以為常,但在要安裝軟件的年代,這就是顛覆。李景輝果然是挑戰巨人的大衞。

他的團隊不多久後被蘋果收購,從此植根矽谷。

長江後浪推前浪。當年西闖矽谷、打下全球科網市場的香港Startup寥寥可數,今天卻有另一番風景。很多本地Startup沒有被香港僅僅七百萬人的市場所限,充分發揮互聯網上無分疆域的特點,立足香港,進攻全球--準確一點說,是進攻除中國外的全球市場,因為中國的互聯網生態與西方世界不太一樣。

以下四個Startup:9gag分享笑料、Coachbase改變了NBA籃球教練十年如一日的習慣、Casetify把iPhone機殼賣到荷里活天后手中、Talkbox創出全世界發送短訊的新方式,他們創始時的主要市場,都不是香港。四種產品,四條出路。以下簡述這幾家衝出世界的香港Startup,如何超越本土,見天地、見眾生。

***
1. 9gag (http://9gag.com/)

我到訪9gag剛剛花掉兩百多萬元裝修好的辦公室,7,000平方呎的地方劃成兩個區,一半作辦公用途,另一半舖上仿草皮的綠色地氈,擺放乒乓球枱、豆豆袋等,營造閒適的氣氛。

但最引起我注意的不是這些,而是那幅巨大的屏幕。 屏幕接駁了手提電腦啟動的Google Analytics,投射出9gag的實時用戶瀏覽狀態。

這一刻,全球超過五萬人同時在綫。9gag的平均每月頁面瀏覽量,超過八億;每月活躍用戶達七百萬;在其手機平台,每天到訪的人次為三百萬。

然而在我眼前躍動的一切天文數字,都是七年前兩次失敗後的結晶品。

***

2. Coachbase (https://www.coachbase.com/)

在別人眼中看來,林基偉(Keith Rumjahn)的創業路平坦順遂,但我們自他2011年回港後便認識,這些日子旁觀他多次轉型(pivot)求變,次次都驚心動魄...

2014年伊始,他表面風光如舊,但內心壓力極大。一方面,第一筆融資因為擴張太快、請人太多,消耗得極快;另一方面,App不再帶來收入,但Marketplace的盈利模式仍未穩定,應如何是好?內心交戰不斷。2014年夏天,妻子臨盆在即,但他在最窘的時候,出了糧給同事後,銀行戶口只剩下港幣$18,000多元...

記得剛剛認識Keith時,他自我介紹姓Rumjahn,說祖先應是從西域來華的回教徒。這樣一名「異族」,恰巧在中西合璧的香港找到一展所長之地...期望香港維持這「咸淡水交界」的獨特性,未來孕育更多像Keith Rumjahn一樣的世界級科網創業家。

***

3. Casetify (http://www.casetify.com/)

你願意付多少錢買一個iPhone 手機殼?

上「淘寶」,幾元有交易;去「女人街」,有低至廿元的選擇;即使去一所體面的商店選購,一百元左右應會買到心頭好吧?

吳培燊(Wesley)的Startup公司Casetify成立於2011年,專賣個人化的訂製手機殼,售價最低每個$39.95美元,折合港幣近三百元。他不但每個月能賣出數以萬計手機殼、行銷全球逾120個國家,還有本事把它們賣到「廚神」Jamie Oliver、「球王」美斯、「小天后」迪士尼影星Hilary Duff手上...

Wesley說他不怕抄襲,「我更怕某天一覺醒來,蘋果產品不再主導市場。」他們超過八成的客戶為iPhone用家。

Casetify的創業故事,令我想起一個創業的金科玉律:淘金熱中,最賺錢的不是峰擁而至的淘金者,因為競爭太激烈,而是不起眼地賣剷的人,誰都要向他買工具。只要蘋果繼續稱霸,Casetify就不缺顧客。

***

4. Talkbox (http://www.talkboxapp.com/)


2010年某天,郭秉鑫(Sunny)正在開車,手提電話響起來,那是弟弟Danny的來電。

Sunny當時雙手握著軚盤,恨不得多生一隻手出來聽這電話,因為弟弟正為團隊開發新產品,他急不及待想知道最新進展。

是,那段時間Sunny公司Green Tomato的一個小隊,正為開發一個和語音傳送相關的產品而不斷嘗試。在他開著車想接電話的一刻,Sunny突然靈光閃現:我們怎麼不開發一個發送語音短訊的App?這樣駕駛中也可以聽留言,而毋須取下手機慢慢看了。

日後橫掃全球的語音短訊發送軟件,那一瞬間在Sunny的軚盤上誕生。

***

相關舊文:

寫書計劃2015:GoGoVan
寫書計劃2015:9gag
寫書計劃2015:Insight Robotics
寫書計劃2015:nBition
寫書計劃2015:WeLend
寫書計劃2015:Lifehack
寫書計劃2015:啟動

Saturday, May 23, 2015

寫書計劃2015:GoGoVan

我的新書暫名為《創業大時代--港產Startup顛覆世界》,共分五個章節,首四章各寫一個個案,每個都具顛覆市場的元素;最後一章暫以「衝出國際的香港Startup」為題,寫另外四個簡短的故事,集中描述它們如何成功闖進世界舞台。

首章個案必須有代表性,於是我們挑了過去兩年間,最炙手可熱的Startup--GoGoVan。

四個個案中,GoGoVan是最具顛覆性的,它把整個電召客貨車業的生態都改變過來。過去最大的call台「成記」,接受報章訪問時稱每日最多可處理3,000個order;GoGoVan的最新數字,是每天20,000宗。另外,全港有逾70,000架客貨車,當中一半屬公司專用,一半左右為自僱。你猜GoGoVan的登記司機有多少?超過24,000名。換言之,絕大部份自僱客貨車司機,都登記成為GoGoVan一員。這樣的規模,從來沒有任何一間call台可以媲美。或者應該說,把所有call台的登記司機和市佔率加起來,也不敵如今GoGoVan的成績。

GoGoVan是disruptive startup中,一個完美、經典的案例。

但問題來了:GoGoVan至今從未在香港市場賺過一分錢。他們自稱「慈善事業」,即使每月有價值數千萬港元的交易在其平台上發生,他們卻無法分一杯羹。這樣燒錢法,怎麼維持營運?

答案是融資。用投資者的錢請客,直到出現盈利模式。

GoGoVan已成功融資至少$1,650萬美元,其中國內的「人人網」以$1,000萬美元買下GoGoVan百分之十股權,令其市值達一億美元。

***

這樣做生意法,違反大部份人的常規思維,連我的編輯也感到疑惑,所以連珠砲發問了我一系列問題(大概是擔心我寫出一樁馬多夫騙案吧):

——有志創業的讀者, 會想知道及參考GoGoVan到底如何或何時會有盈利藍圖?
——若GoGoVan沒有盈利只靠天使, 目前雖然受歡迎, 也許難以確認為成功的Startup?

——人人網有收購, 也有天使注資, 但GoGoVan在沒有盈利之下, 企圖擴充香港以外巿場,可以達到有盈利或收入的理據何在?

編輯的一系列問題,問的其實是同一件事:為什麼有投資者(會咁蠢)投資一項未有賺錢計劃、個個月燒錢的生意?

如果我的編輯也不能理解,或許廣大讀者也有同樣疑惑。這樣就值得花一點時間,解釋一些我們在創業圈中早已習以為常的一些生態。

***

首先向各位推薦一本書:Zero to One,作者為Peter Thiel,PayPal創辦人、個人身家$22億美元的矽谷標誌性人物。他把2012年為史丹福大學商學院學生準備的一門課整理成書,是近來有關Startup最精采、最淺白易明、最能打通任督二脈的好書。

Zero to One每章都闡述一個有關Startup的重要概念,挑戰常規思維,很刺激。上月我寫了一篇文Sales vs Engineer,取材自本書的第十一章;今天我想引用其第五章:Last Mover Advantage。

本章最重要的一個概念是:一所企業今天值多少錢,是它未來所有收入的總和。

大部份在舊經濟下、成長速度減慢的企業,它目前的主要價值僅來自未來幾年(near future),此後其價值將一直走下坡。

舉例:報章(紙媒)。由於預計未來紙媒讀者人數將持續下跌,故一份紙媒目前的主要價值不會在十年、廿年後產生,僅集中在未來數年而已。為此,這類企業容易乏人問津,因它為投資者帶來的回報,將每年遞減。

相反,高速成長的企業,其未來數年的價值可能很低、甚至蝕錢。但它一旦取得市場壟斷地位後,產生的價值就會以幾何級數上升,使它今天的價值遠超目前帶來的盈利。就是這些充滿想像的前景,令投資者願意投入真金白銀支持其營運,直至取得壟斷地位。

作者舉例指,2001年的PayPal尚未有盈利,但其收入每年翻倍,故他當年預計PayPal的主要價值,將來自十年後(即2011年)產生的利潤。


一般基金的投資期是十年。換言之,當一名投資者決定是否支持一間Startup時,他要問自己一個問題:十年後,這間Startup是否仍存在,並繼續產生價值?如果是的話,他就有理由注入現金,延續可能仍在蝕錢的公司,直到它捱出頭來。

一個行業要改朝換代,不能一蹴而就,需要時間經營;現金的最大作用,就是換取更多時間。

***

Peter Thiel不斷強調一點:要成就霸業,必須壟斷市場。而在Startup的世界,更要成為一方之霸,才能生存下去,故你不吞併別人,就會被吞併。

每間Startup都要回答一個問題:你能成為霸主嗎(記住:成不了霸主,就不能生存)?有潛質成為霸主的,就要為市場提供比現有方案好十倍的技術,並以十倍、百倍的速度成長,才有機會淘汰舊的壟斷者。而投資者垂涎的,正是那十倍、百倍的回報。

要知道,科網投資者的大部份項目都是蝕本的,往往僅靠一至兩支異軍突起,填補其餘一切項目的損失。Peter Thiel自己經營的Founder's Fund設於2005年,其最優秀的投資項目Facebook所帶來的回報,比餘下所有項目加起來更多。這就是投資Startup與一般「分散投資」最fundamental的不同。很挑戰常規思維吧。

在科網世界,「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現象加倍尖銳:世上九成的搜尋由Google產生;Amazon賣的貨品比全球任何一所百貨公司多;Facebook雄霸了社交網站,並不斷併購,鞏固影響力。每一間「牙牙學語」的Startup,望著這些巨企,心裏要明白:要不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不斷吞併成為霸主之一,與之瓜分天下;要不在最好的時候善價而沽,收錢上岸。

中國雖暫時是封閉市場,但情況大同小異:BAT(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各擁山頭,不斷兼併細小企業,有時更為了生存,不得不挑戰別的霸主。像阿里巴巴本來坐擁網上支付的江山,誰知騰訊竟以微訊「搶紅包」暗渡陳倉,一舉拿下大部份移動支付的版圖--原來在互聯網世界,滿以為穩妥的市場竟可以一瞬即逝,誰不恐懼?

所以「雙馬」在打車市場不斷燒錢鬥個你死我活,為的不是打車,是支付(有個說法是:要成就不死霸業,就要想出一個方案,讓用家好像刷牙一樣每天用兩次。「支付」符合這個要求)。唯有成為支付的霸主,才可換來短暫的安枕無憂。所以燒錢搶市場不是儍子在和錢鬥氣,是霸主之間攸關生死的戰役。

***

扯得太遠。簡言之GoGoVan的一眾投資者不是「儍」的,他們看中的是若GoGoVan有朝一日取代新/舊競爭對手,可成一方霸業,屆時的回報便以幾何級數計。而GoGoVan的高速增長,的確具有成為霸主的潛質。

我在文中引用了GoGoVan創辦人之一Steven Lam接受雜誌訪問的一句話,認為它很能概括目前GoGoVan的狀態:

「有前輩跟我說,一間公司似一架飛機,飛機只在起飛時用油最多,如果你想公司起飛,就用你這些彈藥去跑。下一輪融資,會替你想辦法。」

飛機不會一直在起飛。當GoGoVan有一日飛龍在天auto-pilot時,就是投資者笑逐顏開的時候了。

***

相關舊文:

寫書計劃2015:9gag
寫書計劃2015:Insight Robotics
寫書計劃2015:nBition
寫書計劃2015:WeLend
寫書計劃2015:Lifehack
寫書計劃2015: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