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06, 2006

退休上訴庭法官

-May 2, 59/F, Executive Lounge, Conrad Hotel

和退休上訴庭法官談得投契,他無意中「爆」了一宗祕聞給我聽:
原來已退隱的女從政者,曾和當時的一位高官生了一位私生子,現在其年紀恐怕和我差不多了
我大為吃驚,這可是聞所未聞的事,且退休女從政者又是我一向所喜愛的
法官大人根本沒當這是一回事,他說不犠牲一點個人原則,怎麼可能升到那個位置
向一位在外資機構當見習生的同學說起此事,原以為他會如我般大表驚訝,豈料同學淡淡然:「Leona你不要太天真了好不好,上流社會黎架,好黑暗架;和娛樂圈沒什麼分別」
再向老總邱先生求證,他也表示沒有什麼大不了,只是有點納悶:不知道現在怎樣把那個私生子找出來?
我說我當時在紡織大王女兒旗下公司當見習生,幸好早走早著,要不老闆是個女的,以這樣的邏輯,怎可能上位
同學說:那當然了,你咁靚,實無機會
邱總說:其實你放棄了一個機會,誰知道她喜不喜歡女的?
...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