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07, 2006

朱漢強

香港記者中,有兩位我由衷佩服:
女的是張翠容,男的就是朱漢強.

大學三年級,去聽記協的講座,其中一個題目由朱漢強主講,聽到我目定口呆.
不是因為他的經歷,是因為他的熱情.
以下的文章,初登於中大新聞系的大學線讀者留言,其時我應該仍是大學三年級:

*** *** ***
良心的呼喚
九七年四月四日凌晨,十四歲的小人蛇蔣小明在馬頭圍道一所男童院內,以撕破的床單上吊自殺身亡.

在報館坐堂的一個記者,聽到消息後直覺有點不尋常:今天剛巧是兒童節,才十四歲的孩子,在香港一無所有,有甚麼事令他非自殺不可?

雖然死因庭很快就作出了死於自殺的裁決,可是這位記者發現院長和社工的供詞之間,有許多矛盾之處.

記者心想,這孩子在香港無親無故,如果他有甚麼冤情,豈非含冤莫白?記者決定追查下去,終於揭開了一幕幕內情.

兩年來,憑著良心的呼喚,記者總共為蔣小明的事寫了五篇報導,而那院長在半年後被調了職,並接受了重案組的調查.

我問記者:你認為自己最終替小孩伸了冤嗎?他高興地說,快了,還差一張照片(補記:蔣葬於沙嶺的照片),再過幾天就會把故事的最後一章寫出來.

這是我聽過,最動人的一則新聞故事.
*** *** ***
說起來可算是緣分.
一個月前,我約了兩位搞環保的作者到中環Delifrance碰面,其中一位是地球之友的朱漢強.
見面談了超過半小時,都沒有認出來眼前人正是當年黃毛丫頭心中的偶像!
值到朋友S出現,與朱仔四目交投,問了一句:你以前係唔係係蘋果做?
我立即心頭一震:當年的朱漢強不正是蘋果的首席記者嗎?!
就這樣相認了

我記得我當時說的第一句話大約是:你沒當記者真是香港的損失!
朱仔有點靦腆,謙稱做記者只是搵餐晏仔食下,不是那麼偉大
我激動起來,我說朱仔,請千萬不要妄自匪薄.做任何職業都是打份工,搵兩餐,記者也不是特別偉大(我就是因為對這行沒非份之想,所以本科畢業幾年都沒有入行);但能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感召一些人,幫助一些人,就是bonus了.

朱漢強在地球之友的工作超乎我對環保工作的想像.
朱仔,請你繼續努力.
我相信你雖然不再當記者,但絕不是香港的損失
還有,我師姐替你生了BB後,記住請我們吃薑醋

4 comments:

VC said...

他有否提及 在地球之友的工作是否也只是搵餐晏仔食下,不是那麼偉大?

真的想知

leona said...

VC:
通常很出色的人都很謙虛,所以,朱漢強從不自稱工作很偉大

不知是否答了你的問題了?

VC said...

謝答案。

很好的答案, 美言天使。

remark:
when i read you reply, the term 美言天使 come out in my mind. From my view point, it is the image of you. Then i search it in Google & Yahoo, so far it's all new & unique.
In addition, it's not 諷刺, it's a 讚賞, 雖然未係最勁果隻。

Leona said...

VC:
哎,過獎了…
我讚人太多,已讚得沒有公信力了。
反而我想,如果有一天,我放下臉來罵一個人的話,必然會好震撼。
諗落我自己都驚啊。
不要得罪我,哈哈哈。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