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08, 2006

王慧麟

如果沒有肥仔,Max簡直是我的dream man.

大學三年級暑假,老師讓我到評論版幫忙,當時的評論版編輯就是Max,他還不時兼寫社評.

Max是個大塊頭,第一次見他時覺得他樣子好像很兇似的,有點怕;
後來才知道Max不單不兇,對女生還非常溫柔,堪稱「女殺手」.

返工第一個禮拜天,Max問我有沒有約人吃晚飯.
我本約了肥仔,Max叫我「推左個茂利佢」.
我心想今次死梗,才上幾天班就被老細單獨約出來吃飯,肯定是做錯了事.

豈知Max整晚一句工作的事都沒有說過,談些什麼?談電影談北野武談村上龍.
我說Max你真懂看電影,他毫不掩飾:「哦,用來追女仔啫」;
他用流利意語(我估係,因為我都唔識)在意大利餐廳點菜時,我又恭維他,他也以這句話回敬.
真是坦白得可愛.

Max是建制中的精英--他港大法律系畢業,在倫敦大學取得博士學位,當過政務官,又做過主筆--可是他骨子裡反建制得很,博士論文竟和非洲殖民地人權有關.
他寫的書解讀殖民地,用英國人管治殖民地的視點來檢視香港的殖民地統治,正到不得了.
我最buy他雖然反建制,但不激進,表面上還是挺妥協的.
我覺得這是我們都喜歡ANF以外的共通點.

我回來評論版工作後曾約過他吃中飯,已過檔NOW財經台的Max忙到一頭煙.
我嚷著問我有沒有資格當主播,Max發揮他一貫(乙水)人唔使本的技倆:「你夠用有突」
開心得我--也不管能不能逗到小飛俠那樣的高薪了.

1 comment:

Quality Alchemist said...

我剛剛看完"閱讀殖民地". 真是一本好書.
在上「新力量網絡」與香港教育學院合辦「通識及公共事務課程」中, 還有他的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