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0, 2006

鋼琴教師

鋼琴教師不是指Isabel Huppert主演的那套變態電影(雖然我很喜歡它),確是指我的鋼琴老師.

一般人喊她姚Miss,可是小弟(也是她學生)喚她做「華姐」;熟不拘禮了.
華姐已離婚,一個人七條狗住一間村屋.
慢慢慢,華姐絕不是那些為情所困所以寄情寵物的痴情女子.
她為人爽快極了.好友眾多.
有一次華姐與我兩姐弟在酒樓打邊爐,短短一個小時,起碼有五十個街坊過來和她打招呼.

華姐鋼琴造脂達演奏級,可是橫看豎看,沒有一點似個教琴的.
她滿手傷痕,都拜家裡的七小福所賜--勸交勸出來的;
與她混熟了,她還會在你面前吸煙,爆粗.
是個女中豪傑.

華姐還上過報章頭條(這年頭,誰沒有呢?)
那時有一個小白臉不要臉地帶著父母住在華姐家,不知因什麼事說要開煤氣一鑊熟.
對峙了一整夜.
華姐說愛她的人必須也愛她的兒女--那七小福.

華姐曾為了救一隻脖子被鐵絲緊纏的小狗,上山捉狗捉了一個月.
那隻可憐的小狗原由地盤工人所養,自小栓上小鐵圈.
可是地盤完工後,竟把小狗扔下不管.
小狗一天天長大,鐵圈把牠頸子都磨爛了.遠遠就聞到腐臭的氣味.
華姐好不容易把小狗帶到醫院去,找最好的獸醫治牠(華姐家裡有一點錢;妹妹從事金融界,是叻女一名).
還替牠改名小Q,意即把頸上的鐵圈(O)切斷的意思.
可是傷口太爛了,雖然去掉鐵圈,小Q還是因感染而離開了.

這故事聽得我想哭.
用「仗義每多屠狗輩」來形容華姐,肯定被她問候娘親.
但沒有比這更好的形容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