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1, 2006

彭浩翔

N年前在報館當實習記者,最後一份工作是為副刊寫的彭浩翔專訪。是我自己約的。
彭在bc Kubrick Cafe甫坐下,即問我:我們是不是見過了?
不要誤會彭是登徒子;我們的確見過了。

當時正值漫畫節在「九展」舉行,我一有空就利用記者證進去免費逛.。
在一個偏闢的攤位上,我看見一套彭浩翔的《全職殺手》,於是問當值的一位四眼肥仔,那套書是原著還是廣播劇。
對方說是原著。
我高興極了,我說我看過這套書了(是當時一位唸建築的室友借我看的),可是坊間一直缺貨,只有廣播劇版本,令我好生失望。
四眼肥仔見我有機會成為大客仔,忙不迭向我推薦彭的新書《愛得喪盡天良》,又說送我海報。
付錢後,四眼肥仔問我想不想連作者的簽名也要。
我說,有當然好,可是現在怎麼找作者拿簽名。
我舉目四顧,該攤位除我和他外,只有一位瘦猛猛的男孩,怎麼看都不像原作者。
此時瘦猛猛男生向我狂打眼色...
原來這個和我搭訕超過十分鐘的四眼肥仔,就是彭浩翔。

我和彭浩翔的專訪順利完成。
那時的彭,很喜歡告訴別人他小時候被誤會為低能兒,其實智商達一百三十五。
我告訴他:在英語裡,天才又稱為gifted,即上天的恩賜。
在專訪裡,我的結論是:得上天恩賜的彭,怎麼會安於現狀。

那時的彭還沒有執起導演筒。但他告訴我:他喜歡說故事,不管那是用嘴巴說,用筆說,還是用鏡頭說。都一樣。
我說我看全職殺手時,感覺自己在看電影;他高興地說,當時正是以看電影的經驗來寫這書。
可惜到彭拍起電影來時,從《買兇拍人》到《公主復仇記》,卻仍帶寫書的斧鑿之跡。
直到《伊莎貝拉》,彭才真正發揮了他漸見純熟的導演技巧。
特別喜歡他用鏡頭恃無忌憚地(目及)女:從阿嬌到Isabella皆如是。
這頑童,死性不改。

有人說彭的《伊》劇有抄襲王家衞花樣年華之嫌。
Come on,王家衞的電影叫扮野。 彭浩翔不是。
我甚至懷疑王有沒有彭的級數。他拍得最好的電影,至今仍是《旺角卡門》。

彭浩翔恐怕你已忘了我是誰。
但你可記得曾在kubrick cafe向我表演橡筋魔術?
當我在《伊莎貝拉》看見杜汶澤在酒吧中無聊地把玩橡筋時,無法不想起反斗的你。

***

專訪彭浩翔

2 comments:

ryan said...

「......他拍得最好的電影,至今仍是《旺角卡門》。」
認同認同

Leona said...

ryan:
謝謝你認同。
為了彰顯自己有品味,多少人看不懂也人云亦云地捧王大導演。
難得還有忠於自己的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