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0, 2006

肥仔

詢眾要求,寫一寫肥仔.
朋友真是給我出難題.好吧,就試一試.

好友Sandra曾經用 「美女與野獸」來形容我倆,她對了一半.
以我們新聞系的水準,在我那班,如果要選美女,我應該是五十名不入的;
至於肥仔,他發起脾氣來,真的好比洪水猛獸,天崩地裂,得閒人也招架不了.
連親生母親都怕了他.

Auntie說肥仔小時候已頗情緒化.
有一次帶他上街回家,不知什麼地方把他惹火了,當年只要一歲多,連話都不會說的bb肥仔,氣得跑到家裡的陽台上,用肥嘟嘟的小手緊握著欄杆猛搖.把媽媽嚇呆了.自此以後,但凡肥仔發脾氣,媽媽都離他遠遠的,讓他自己想通自己出來.

這就養成了肥仔一不開心就躲起來的習慣.
像一隻需要匿藏著舔傷口的雄獅.
我和他一起八年了,好不容易令他可以把心裡話說給我聽(單憑這一點,已經可以制肘auntie了,哈哈哈)
可是他仍然保持著幾乎等於 「月經」的習慣──差不多一個月要發作一次.
像一座活火山,他每次爆發,我比走難還慘.
以最近一次為例.

星期五晚上,我和他如常通電話,他哭了起來,說一個人在重慶這邊壓力很大,一回家就對著四面牆,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這我當然知道.但男兒志在四方,既然有雄心往外闖,就要學會克服寂寞呀.
唉,知易行難.
於是我徵詢了老師和媽媽的意見,就馬上買機票等週六晚上去看看他.

當我第二天告訴他這件事時,他竟變本加厲.覺得我小題大做,發脾氣,說只要我一來,他馬上去成都出差.總之不准我來;我來也不見我.

這叫什麼話?簡直莫名其妙.

到我去了重慶,他又沒什麼事了.

(待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