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30, 2006

亦舒

在網絡上無意中發現伊的部落,幾乎喜極而泣──啊,亦舒回來了。
不禁回想起看亦舒的經過來。

小時候看《明報》,只為了讀依莎貝的專欄;
中一開始,看了第一本亦舒小說。
從此以後,不能自拔。
有人說若一輩子只看一套書,應看《紅樓夢》;
你說我沒志氣好了,我寧可看一輩子亦舒。

亦舒常自謔,除金庸和倪匡外,沒有人夠資格自稱作家。
惜金庸已封筆多時,沒有再寫新的小說,倪匡則已垂垂老矣,創作力大不如前;以往的作品,雖然天馬行空,可是創意十足,功夫卻做得不夠。
唯有亦舒,一直競競業業,寫寫寫。
而且與時並進,絕不重覆自己。

她小說中有許多大道理,都在輕描淡寫中透出來;
我記得小時候,忍不住把那些精句都抄下來,一有空就拿出來看。
並自亦舒處學會有關品味的一切。

對她唯一的意見,是聰明如亦舒,竟然會喜歡一位惡名昭彰的名媛!
且為對方的書寫序。
當年我因為這篇「序」,買了那本書,甚至準備邀請訪談(彼時在中大唸碩士班,選了馬傑偉的課,要做習作),可是結果不堪一提。
可見誰也會犯錯。
因此更加明白何故亦舒不愛接觸群眾不愛出來社交。
因為保持距離更好。
請不必好心幫我聯繫亦舒;我是她的忠實讀者,自會從她的作品裡瞭解她的一切。

我的部落名字很耳熟?
當然,自亦舒小說中偷來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