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0, 2006

肥仔之二

已說了太多關於自己的事,還是說回肥仔好了.

老師說,他有一個好朋友的性格和肥仔像極了.
老師的朋友是一份報章的老總.人極聰明,八面玲瓏,待人處事面面俱倒.
但平時累積的壓力太大,每半年左右,總要發一次大大的脾氣.
當時他還和老師在同一家報館,因是執行老總的緣故,同事每有事相問,若碰上他發作,只有老師和另一位好朋友才能接近他.
老師說,這種人處事很叻,待人也很高明;就是不懂處理自己的情緒.
現在好些了,因剛當了爸爸,有一個半歲的兒子,正好幫他適當地宣洩壓力.

但上哪兒替肥仔找個半歲的兒子?

肥仔和一般人是很有些不同的.
他本是我們學校醫學院的,但讀了半年,讀不下去(據他所說,以他的為人,將來行醫恐怕也是做幫人流產賣病假紙售美沙餇之類).
於是轉來我們新聞系.
豈知他卻不肯好好上課,考試又不考,後來要找系主任求情,才能勉強畢業.
所以我常說讓他進新聞系和讓他畢業的兩位系主任,都是非常開明的學者.
假道學的,怎容得了他?

那大學的三年,肥仔在做什麼呢?
一年級暑假開始,他在地產公司做代理;
二三年級,又和兩個朋友搞了一個已沒有再運行的網站.
當然他還要打網球.肥仔是我們中大網球隊隊員之一.

畢業後,他幹了一系列我都不十分明白的工作;總之我信他,沒有作姦犯科.
最後肥仔選了地產為他的目標.
香港所有大型地產公司,他即使沒幹過也肯定見過工.因為他說,沒有什麼比去見工更能明白一間公司.
他本來在一家信譽超卓的上市地產發展商工作,可他受不了那公司的循序漸進,不到兩個月,跑到 「無為而治」公司山東的分公司當副總.
山東濟南?我幾乎連她在地圖哪兒都找不出來.他卻像蠻牛一樣闖了進去.
一年後,跑到對手公司的重慶分行當老總,下面管百多二百人.

我還在紡織公司時,常聽他向我分析管理之道:好人要用,不那麼好的人也要用;能幹的人要用,不那麼能幹的人也有他的用處.
儼然有我那位有廿年管理經驗,擁MBA銜頭的舊大佬DW之風範.

肥仔還未滿二十八歲,我的眼光還不錯吧?

我知道你們一定想追問我們認識的經過吧.等我那天喝醉了,才告訴你.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