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9, 2006

Peter

舊公司有一個同事叫Peter,年紀和我相仿。
當時他負責我們客戶的男裝,我做的是女裝,和他接觸不多。直到我要離開了,和他交接時,才發現他的深藏不露。

Peter的背景很特別。
他自稱在天台屋長大,唸的是一間Band5「野雞中學」。從中一至中四,都是全級倒數第一名。
那時他賭錢賭得兇,又長時間打工賺外快,根本沒有好好唸過書。
中五有一天,他忽然覺得賭錢不再刺激了,就停下來反思:究竟接下來該做什麼。

於是他開始了做兩件事:讀書、買股票。

開始讀書後,倒數第一居然成了全級唯一一個能升預科的人,並考上大學。

開始買股票後,Peter就沒有再賭過錢。
我記得當時半開玩笑地問他,該買什麼股票。
他瞪著我,非常認真地說:「那要看你相信那一派的理論。」
他看了許多書──Warren Buffet, George Soros, Peter Lynch…他說每一派都有不同的投資策略,所以決定買哪隻股票前,應該弄清楚自己相信哪一派理論。
我感覺他是巴菲特與索羅斯的混合體。
他是價值投資者;但他聰明絕頂,出手快狠準。

Peter唸的是紡織系,但他的願望是在金融界發展。
我離開舊公司不久,他也轉到一間小型證券公司準備大展拳腳。
一年後我們出來吃飯,卻發現他又回到紡織界。我大惑不解:Peter絕不是半途而廢的人。
原來家裡需要他找一份比較穩定的工作。但這沒有打擊Peter,他淡然地說,反正我的志願是為自己增加財富,不是為人家增加財富。

我上一次轉工,遇上很多挫折,想不通,找他聊天。他給我說了一個故事。

他有一個大學同學,在大型便服連鎖店當買手。
這個同學很有魄力,工作不夠兩年,名義上還只是個一般的採購員,實際上掌管了該公司除針織以外所有貨品的採購。
當時對手公司向他招手,開價三萬塊錢一個月。他拒絕了。
對方還不罷休,不但加人工,還讓他當總經理。這個同學還是拒絕了。
此事過後,同學不禁呻笨,說這麼好的條件竟然拒絕掉。
Peter安慰他,說你當初既然想清楚了才拒絕,就不該後悔。
他分析,對方為什麼要力邀一個畢業不到兩年的黃毛小子跳槽,不找他的阿姐?
因為挖他的上司,公司可以再找一個類似經驗的人,按固有的軌跡運作下去;可是挖了他,就等於癱瘓了公司除針織以外其餘貨品的採購,對公司的打擊極大。
Peter說,你想想,三萬塊一個月根本不合理,即使讓你掛總經理的名銜,卻給你雞肋一樣的工作,又何必呢?
這番話提醒了同學,讓他發想自己並不是真的後悔,而是因為剛碰上不如意的事,才會有所埋怨。
當時Peter就用這番話為我打氣,叫我咬緊牙關幹下去,不要老想昨日的好。

把這番分析用在股票上,Peter怎可能不成功。
希望你早日成為香港的索羅斯,狙擊美元,好等人仔兌美元實現一對八。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