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0, 2006

室友

唸大學時,住在聯合書院湯若望宿舍。
湯宿分左右兩翼,中為common room;女左男右。
二年級時,我和兩位室友──JR──住在一三七號房。
人家說相見好,同住難;我和室友們卻是同住了,才熟起來的。
我和R同姓,而R名字中又有一字和J的一樣──我們仨彷彿真的有緣。
J是美女,長得高瘦,唱歌很有天份。是我們書院的歌后。
我的聲線還可以,中小學也常參加朗誦和演講比賽,可是唱歌老是走音。
有一次我們去唱K,有一首歌我和J合唱。
唱完了,J很高興地說:「真好,我很久沒有試過唱歌時有人唱和音了。」
我的臉全黑了。幸好燈光暗,旁人不察覺。
我唱的明明是主音,結果跑出來的卻成了和音。可見走音之程度。
J說這話時是真心的,絕無作狀,以為我真的在為她唱和音──可見她是個沒有心機的人,想到什麼說什麼。
我當然不惱她;但此後謝絕K場,因為其他人可不像J那麼坦白可愛。
旁人看J,總覺得她每次出現總令人眼前一亮,衣服配襯得宜。
卻不知道她的衣櫃門,是永遠關不上的──這件事後來得到J的老公M的證實:她不喜歡也沒有收拾與做家務的天份。
R的卻剛相反,只有疏疏落落幾套衣服,但竟可以穿得不重覆。一般好看。
她是典型Type A性格:好整潔,守紀律,黑白分明,不平則嗚。
兩人都睡得晚:J是因為要和當時的男友開戰,談電話談得需要中場休息,第二天不用特大號鬧鐘也吵她不醒;R卻是好習慣:零晨兩點上床,次日上午十點鐘起身,正好睡八個小時,且剛趕得上第三節課(故她極少選修頭兩節課)。
三人之中,Rintellectual
她會考五優,高考三優,好像還登過商學院的院長榮譽錄(Dean's List)。畢業後直入五大(今日的四大),目前服職於「偉哥」藥廠,當其經理。雖然R不愛這份工作,且將要到星洲求學,但到目前為止,她的成就仍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
可是女人太強卻在感情上要吃一點虧;R也暫時逃不出這個宿命。
但我不擔心她──因為到目前為止,仍是她選人,不到人選她。
J則是我們的親善大使。
宿舍的玉姐最疼她,把宿監房間換出來的舊電視機安在我們房間──於是湯宿一三七號房成了最不設防的寢室,長期不關門,每晚均有不少宿友擠在我們房間看電視。核心人物有九位,考試期間天天攤在兩張並列的床上追看《刑事偵緝檔案》(忘了第幾輯)。
我當時應該是最不受歡迎的──其時食飯吹水的看家本領還沒有練成,整天不是拍拖就是做功課,喜怒無常,幸得兩位好同房的體諒。
寫到這裡,有點納悶:當時我們房間只有一條電話線,而三人每晚都有另一半要應付,但記憶中我們既沒有為爭電話吵過架,也很少用手提電話;更從沒發生過尷尬或火爆場面
親愛的,妳們記得為什麼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