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3, 2006

杭州的書法家

和爸爸去杭州,大破慳囊。
破慳囊的當然是爸爸,不是我;我根本沒有慳這個概念,怎麼破。

爸爸高興得很,因為他為媽媽和大弟,買了兩床100%蠶絲被。貴,但物有所值。
我爸就是這樣,像一切品味高尚者,只愛天然製品。因此我小時候穿的衣服,要不100%棉,要不100%羊毛。
容不下一點polyester。
直到如今。

但我更替爸爸高興的,是他挑了幾幅好書法。
行畢岳飛廟,有一位書法家為遊人以名字題詩,只費十元。
詩不怎麼樣,但書法的確好。因此書法是詩的十倍;也值得。
替書法家執頭執尾的那位小姑娘說,老師來自當地的美術學院,他的書法,閒閒地過萬。目前只是特別優惠遊客。
這話聽聽好了。但若真的喜歡,過萬也值得,對不對。

最後,買了一張書法(用爸爸的名字題的),替弟弟和肥仔共題了三首詩。
老師一直問我叫什麼名字,說幹麼我自己不題一首。
我笑笑,心想我又沒有自戀狂,買一首以自己為名的詩幹嗎,故道,老師,若你真的想為我題,就送我一首詩好了。
老師居然爽快應承了。

次天,酒店又有優惠,住客可憑券到精品店免費換一張字畫。
選的時候,爸爸又看上了三幀:
墨林的「室雅人和」和「家和人貴」;
三墨的「天道酬勤」。
這三幀,當然要$。

到杭州的第一天,晚上,遊畢羅康瑞的「西湖天地」(不要去;去上海的新天地好了),在過道上遇到一位算命先生,問爸爸要不要佔個卦。
爸爸有點猶疑,但因為大弟正在醫院裡,故還是佔了。
大概因為這位占卜老師哄得爸爸高興,爸爸不但佔了卦,還為我姐弟仨各算了八字。
詳情不談了,只說一樣:咦,你們家磁場很好呀,你看,你兩個兒子火重,欠水,但女兒卻帶水,只要她稍為關心一下兩個弟弟,他們都會很好呀。
我開心死了,以為從此在家裡的地位就更穩如泰山了。

回港後轉告媽媽,豈知媽媽說:「不是早給你說過嗎,喊你少去逛街少拍拖,稍為關心一下弟弟不就好了嘛…」
聽媽的語氣,彷彿兩個弟弟如不聽教聽話,就是我的責任…
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