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8, 2006

就是沒用腦

這晚我獨自到太古城吃晚飯,本來想去王家沙吃蟹粉小籠,經過food court,發現南翔小籠落戶在此,決定嚐嚐鮮。

點好蟹粉小籠,要等,故此到後面買白果腐竹,和一瓶蜂蜜綠茶。
腐竹食了兩口,還燙;綠茶喝了點,太甜。
此時我的蟹粉小籠好了,我放下盛食物的托盤,逕往取食的。

當我取蟹粉小籠回來時──時間絕不超過三十秒──咦,我的腐竹糖水呢?
我往後一望,瞥見一位清潔阿姐正提著我才喝了兩口的綠茶,快樂地倒進膠兜裏!
原來說時遲、那時快,這位盡責的阿姐已經向我的腐竹糖水下了毒手,至我發現時,它已經被毁屍滅跡!

我馬上搶救了我的綠茶,可憐它已剩下半條「茶命」。
我問:「你做乜收左我D野食?」
她(帶鄉音)說:「我見無人。」

唉,我哭笑不得。
食物幾乎沒動過,擺明食客未解決;且我來回不超過三十秒,即是說,阿姐一見我起身,已下毒手。
太古集團的訓練是否太好了一些呢?阿姐的表現勝過掃小販的食環署。
不怪她,她是盡責、手腳快;
就是沒用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