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0, 2006

Cherry

前文提及,Cherry是目前我們班上,學術成就最高的一位;拿了全額獎學金於牛津唸生物學博士。
但我在初中所認識的Cherry,卻完全看不出有這麼高的讀書天份。
當時有另外一位同學長期冧莊全級第一(但她卻是同學中,最早結婚生仔退出江湖的;世事什麼可能性都有);我的全級排名好像也比Cherry高。
一直到了中四分班,Cherry才忽然像匹黑馬般跑出;且拋離第二位遠矣。
她人聰明,卻很謙厚;讀書極認真仔細,其右腦思維贏其他人九條街。
當時除中英語外,我考最好那科,如生物,也和Cherry的分數相差起碼十分;考得不好的,像物理,和Cherry的距離最少有三十分。
不得不教人折服。
Cherry最得我心之處,不是因為她書讀得好;是因為她人好。
好得沒話說。
大學畢業後某年,室友Joanna想考Cherry那個獎學金,問我可不可以代問Cherry討一點貼士。如此順水人情,我又豈會不幫,於是發了電郵去問Cherry
豈知Cherry覆了長長一封信,不單臚列了她考這個獎學金的一切細節,更夾附了當時她考這獎學金所寫的一份self sell
她不單叫我傳給Joanna看,還說如果覺得這資料能幫到其他同學的話,儘管傳出去好了。她不介意人家抄她的。
我想起古時贈醫施藥的大夫,也是這般灑脫,這般施恩莫忘報。
可這也是伊的弱點──人單純,以為世界上所有人也和她一般好。
於是她什麼人也愛,什麼人也幫,有時教愛恨分明的我氣結。
Cherry的聰明、沉著、認真、努力和一點固執,她在學術上取得一級成就絕對沒問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