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0, 2006

倪匡

倪匡在書展搞讀者座談會那天,我碰巧在附近,不去聽聽對不起自己。

座談會由身穿螢光黃上衣揹招牌和尚袋的蔡瀾主持,倪匡開宗明義請讀者不要把他本人和衞斯理劃上等號,因為他比較懶,而且不想到處旅行,做衞斯理好像太辛苦了。

茲摘錄一點精采對答一饗各位:

問:你相信天堂和地獄嗎?
倪:相信,因為我是基督徒來的嘛!
(眾笑)

問:你怎樣看當前的香港政治生態、生活環境?
倪:我離開香港時才五十多歲,而今我已七十餘了,我覺得選舉啦、政治啦…這一切與我無關,也影響不了我啦。

問:你贊成人們改編你的作品為電影嗎?
倪:不知道為什麼,付錢買我小說版權的人都把我的作品改得亂七八糟,而沒有付錢給我的人,卻拍得一絲不苟,一點改動都沒有。
(此時蔡瀾插嘴:「因為付了錢買版權的人,必須有作改動,否則老闆會以為他什麼也沒做。」)
倪續答:既然他們連金庸的作品也大改一通,那改我的也不是那麼大不了了。

問:衛斯理是你創造的,倪震也是你生的,你喜歡誰多些?
倪:這怎麼能比較?衛斯理是虛構的,而倪震卻不是。

問:你會不會叫亦舒也回港一趟呢?
倪:這…我真的不知道亦舒她會不會回來啊。
(蔡瀾插口:「天地圖書籌辦三十週年活動,正在邀請亦舒,但不知成事否。」)

問:你故事中的發明品,如此超越時代,是如何想像出來的?
倪:順著小說情節發展而想出來的。

問:你的人生哲學是什麼?
倪:得過且過…這恐怕會教壞小孩子吧。
但你想一想,凡是真的不必要看得太嚴重。即使地球爆炸,也不過是宇宙中一粒微塵的消失而已。

問:有許多好人、優秀的人都短命,你說上帝公平嗎?
倪:三十歲死和八十歲死不過相差五十年,這地球的五十年在宇宙中不過一瞬之別。

我始終相信我信的上帝是外星人。

問:金庸已為小說改編了第三版,你看過嗎?有意見嗎?我看得火都黎。
倪:金庸明天會到這裡來…(眾笑),他送了最新的一套給我,但我未看過。

問:我很喜歡寫作,你說一個年青人該怎樣開始其作家生涯呢?
倪:就是提起筆來寫。你要寫,不要到處問人該不該寫、怎樣寫。

問:你認為小說對社會有什麼影響?
倪:看小說就是為了高興,沒有其他作用。
我曾說過這話,結果被人罵:唐詩宋詞有什麼用?抽水馬桶才有用嘛!

問:你會不會寫回憶錄?
答:正如我一開始所說,我不是衛斯理…我的一生大概用三百字就能概括得了。

問:你一直表現豁達,但黃霑先生過身時,你傷心過嗎?
倪:黃霑走的時候,我很傷心,幾天都食不下東西。
以前有鐵板神算為我算過命,算到六十歲他就不算了,結果人們以為我六十歲就要死,而今我已七十多;他替黃霑算到七十多歲,可惜黃霑卻這麼年輕就走了。

以上的問題,有兩道是在下提的,請猜猜。

補充一句:以上的問題/答案,我只是寫了個大意,不是抄錄的,和真實對答恐怕有一點出入,也不順序,見諒。不過意思應該是說到了的。
由於座談會是由《亞洲週刊》協辦的,估計他們以後會將之輯錄刊登。
此處不過幫向隅的朋友先睹為快。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