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8, 2006

姊姊妹妹站起來

這天,與師姐Connie和高妹三人,在星街的意大利餐廳Cine Cita裏,暢談甚歡。

Connie是當年中大反擊港大時,吸納的第一屆暫取生;約莫相當於我們今天所說的「尖子」。

Connie說,她之所以那麼愛亦舒(我也是!),因為亦舒的小說,正配合了當年香港女性開始抬頭的社會轉型期。她的小說情節、女主角們咬緊牙關向上爬的故事,一一說到女讀者們的心坎裏去。

那個時候,Connie說,社會開始逐漸接受離婚不是過錯,而是不幸;女性也開始自覺:我不必再像我的媽媽或外祖母那樣,為窩囊的男人們含一輩子冤了!

Connie對此深有體會。她的太婆,本是蘇州一戶官宦人家的千金,卻被當怡和買辦的太公連哄帶騙地帶到廣州來成婚。當八人大轎把小姐抬到家門時,始發現自己原來是個妾侍!她不但要向元配下跪供茶,且當元配不冷不熱地說,哎喲妹妹,你這張陪嫁的床還挺不錯的,就讓張嬸抬去用的時候,她也只能一聲不吭,眼淚和血吞。

Connie的外婆,也就是那位了不起的怡和買辦的女兒,是名媒正娶過門的,可因為是繼室,親生小孩也不能喊她一聲娘。更甚的是,她誕下兒子時,不敢張揚,因為前面有一位小孩,是在家裏失救而死的(她的丈夫共有四房妻妾,而舊時代的女性,對自己的同類,特別狠心)。為了保住自己和親生骨肉,這位母親的犠牲有多大,就不必我細說了。

終於來到七八十年代,香港女性開始抬頭。
這時出現了兩位了不起的女性,不能不提。

一位是周梁淑怡。當年汪明荃的「洛琳」紅遍港台,女強人形象深入民心。熒幕上是洛琳,現實裏,第一位被稱為「女強人」的女人,就是周梁淑怡。她當年是無綫電視台的一把手。

第二位,就是退休女從政者。Connie說,這位美麗的女人,是香港第一位掌權的女人。但她的犠牲並不少。可以說,她用自己美麗的身體,為後來的姐妹們築出一條康莊大道。自她以後,爬到那個高位去的路,就為女生們打開了。

可愛的高妹問:那麼陳方安生呢?

Connie略帶不屑地說,論資排輩,當年AO人才濟濟,幾時輪到她?
那時肥彭新官上任,舉目四盼,赫然發然一位阿太,忠君愛國(愛的,當然是英國),心口有個勇字,正是當馬前卒的好材料,立即引為愛將,教她掛上四萬笑容、良心上身,充當老細打手。據Connie回憶,當年的陳方安生,起碼跳過了一打比她棒的前輩──如曹廣榮、楊啟彥、陳祖澤、黃錢其濂──升職如坐直升機。

高妹再問,為什麼她要出來當民主共主?我覺得她以前很高貴很「型」,現在卻出來和長毛一族混成一片,一點都不型了。

師姐答:小妹妹,你真的以為香港沒有外國勢力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