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05, 2006

Crash

不嫌貧不嫌醜,也許對笨人的容忍度稍低,但我最討厭的,是沒禮貌的人。

在商場過道上,一個十八廿二牛高馬大起碼重一百八十磅的男生,大字形橫行無忌。我離遠已儘量貼著牆壁走,仍被他的流星鎚打中。

我痛入心屝,他竟然頭不回臉不紅道歉也沒有,掂行掂過!
我站在原地,怒睥了他起碼二十下。
如果肥仔或小弟在身邊,我一定老實不客氣對他揮拳相向。
幸好這小子離我二十碼後,見我仍在怒睥他,臉上露過一絲驚恐,否則我實嗌非禮,幫他阿媽教仔。

地鐵站月台,人多擠逼。我不小心踩中後面一個男子,忙say sorry。
但他可能聽不見。碰巧月台在播世界盃的精華片段,這個無聊男子,竟然向同行友人大大聲單打我:「呢個朗尼真係唔啱,踩到人唔講對唔住喎!」
我臉都紅了。
這個無聊男子腳踏Caterpillar,無理由會被一個一百磅不夠穿人字拖的女子踩痛;
再說,我已說了對不起;
即使我沒說對不起,他也可以怒睥我。但無聊至向我單打,實在討厭!

如果我有一個兒子,必教他做人的禮貎。即使他長大後不夠相貎堂堂風度翩翩,也一定懂得說「請」、「謝謝」和「對不起」。
男子對女子有欠風度,罪加一等;
這沒有性別歧視成份。
如果一名身壯力健的女士向一個身體孱弱如霍金的男子無禮,或一個八歲頑童追打一隻可憐的流浪貓,同樣罪加一等。

行筆至此,本想把這篇文章題為「哼,男人!」;
但這套電影改變了我的想法。
Crash。

且不談電影成功令我下決心永不移民美國的副作用;說說它的theme。
電影告訴我們,有許多誤會、紛爭、仇恨,其實源於非常無聊的無心之失;
也許異想天開,但如果在仇恨萌芽時,其中一方稍有風度,講一聲「對不起」,一切自可化解。
但沒有。
於是,有人公報私仇,公然在大街上進行非禮;
有人怒不可遏,為了一把鎖,持槍行兇;
有人不問情由,槍殺一位純潔的少年;
且不談其中各人出口傷人,為別人帶來的不快和委屈。

難道一切不能逆轉嗎?
不然。
想想那位在千鈞一髮間救出女乘客的「壞」警員;
想想那位穿上爸爸的隱形斗篷後奮不顧身緊擁父親的小女孩;
想想那位被女主人無理責備後第一個送她到醫院的保姆;
想想那位敢於在同僚持槍對準無辜黑人時叫對方回家的年青警員…

結局終究有人無辜犠牲,教人欷覷。
但唯其如此,電影才能打動人心,讓人反省。

尾聲兩車相撞,被人吻屁股的司機忙不迭跳出來大吵大鬧。
這是crash也是kiss。
端視你怎麼看怎麼想怎麼回應。

如果以上理由仍不能令你進戲院,還有以下原因:
1)電影配樂正過《伊莎貝拉》(希望彭導別介意);
2)年青警員由靚仔演員Ryan Phillipe擔網。他是誰?他是應屆奧斯卡影后「可人兒」Reese Witherspoon的老公。可人兒與之在一套名為Cruel Intentions的電影裡撻著,為了縛住靚老公,可人兒面不改容一口氣生了三個女。靚仔在這套電影裡沒有他在Cruel Intentions裡那麼揮灑自如邪邪地,但係,靚仔成咁…姐妹們實在沒有不捧場的理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