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1, 2006

Elayne M.

Elayne M.是我舊公司的Merchandising Director,差一點點就成了我的老闆。

大佬DW走後,我舊部門連換三個Directors。
Betsy是個女中豪傑,她對一般人很cool,但對自己的下屬好極了。她從西雅圖回來接管我們時,專門抽了一點時間和我聊天,為我安排調職的事,後來還問我取resume,準備為我辦在美國工作必須的working permit。
可是作為一名鬼婆,人又不在香港,時差也是個問題,公司很快就決定換一個Director來管我們。
接任的Edger好比小小超(不過靚仔D),搭飛機多過搭lift,身上揹著佔公司營業額六成的客戶,分身不暇。雖然他已努力擠出時間應付我,但有關我調去紐約那邊的事,沒有寸進。
然後是Elayne。

我從來沒有見過她──直到昨晚──只是留過一個非常desparate的口訊給她,並在後期,持續地與她通電郵。
當時我已快受不了了,Murphy不住安慰我,hang on there Dear,她說,Elayne人好得不得了,她很喜歡我,所以也必然很喜歡你,你來了這邊就好了。
如Betsy,Elayne對一般人很有架勢,但對自己的下屬非常warm。而且她是超級時裝迷。
你知道嗎,Murphy說,Elayne腳上的人字拖,也是Burberry's的。
感恩節,Elayne為那邊的同事每人準備了一份禮物。是一本記事本。
Murphy說,那本記事本驟看沒有什麼特別,不過屝頁印有「Made in Italy」的字樣。
起碼值六十塊錢美金,Murphy誇張地說。

在我快辭工、幾乎萬念俱灰時,Elayne在電郵中寫「We haven't forgotten about you!!!!!」
令我熱淚盈眶。
可是這有什麼用。Elayne不明白這間公司。這是一家自以為用美國人方式經營的中國人公司,老闆還是個中國女人,即是說,它仍是一家典型的、傳統的、家庭式的中國人公司。
雖然Elayne一直在為我努力,連budget也弄好了,只待上面批,可是到我決定辭職的那天,人事部仍未收到任何申請。
換言之,負責批核的那位Elayne的上司,仍把文件積壓著。
後來,聽說這位Elayne的上司也在不久後離開公司了。
This is an amazing company。

昨晚我在舊公司附近工作,順道去看還未下班的Murphy。她旁邊坐著一位蓄短金髮、眼睛烱烱有神的中年女子,我立刻肯定,這就是Elayne。當我走近和她打招呼時,各自起碼說了三次「It's GREAT to see you here!」
How sweet.
可愛的Murphy必然曾為我說過許多好話吧,否則Elayne與我素未謀面,怎會對我如此熱情。
我告訴Elayne,雖然已換了職業,但我仍「deeply in love with fashion」。
Elayne笑,她說,是啊,這是多麼不容易抽離的興趣啊。


可惜和Elayne沒有上司下屬的緣份。
但不打緊,如果有一天我到紐約去,一定會去探望她,並隨她去Fifth Avenue瘋狂地shopping。
不知屆時回港時,要不要付消費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