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8, 2006

Joe Chan

暑假將盡,補習社又再重整旗鼓,以大堆頭推銷旗下的「補習天王」,招數不亞於英皇娛樂。

遵理的老闆之一接受訪問時說,這些廣告費,他們佔七成,被推銷的「天王」佔三成。唯一的例外是「一位紆尊降貴到補習社來教書的大學教授」,補習社全數倒貼亦在所不計。

這個「大學教授」,不就是港大經濟學系院士、我和Sandra印度之行的領隊──Joe Chan是也。

前一段時間,Joe Chan剛簽約,人很紅,接連做了許多訪問,其中不少以「流氓經濟學家」、「落入凡間的教授」之類的形容詞來形容他。
我對他很感興趣,直覺他可以寫出極佳的經濟評論,硬著頭皮找他,道明來意。

Joe Chan轉數很快,完全知道我想要什麼、他能提供什麼。
最喜歡和這種人打交道;爽快。
我知道他幾乎每年都到印度去考察,非常興奮(我想去印度很久了,苦無良機),問他可不可以帶我去,他居然應承了。開心得我。
我叫他放心,我一定會多帶一個女友作伴。
他說這當然了,難道不怕老婆詐型乎。
這麼聰明的男人如此疼老婆,一定要叫肥仔好好學習。

這年頭的女子真是天不怕地不怕。我其實只見過Joe Chan一次,那次是「二合一」的碰面,他簡單向我們介紹印度之行的事,我則找他幫忙──我的「五分鐘座聽講座」冇餸開飯,只好換個做法,找個極少寫稿的權威人士聊天,寫成「五分鐘聽一席話」。
這一席話,我參考芝大經濟教授所寫的暢銷書Freakonomics,將之包裝成「香港人的蘋果橘子經濟學」(詳見我的另一部落:五分鐘聽一席話),個人極之滿意。

可是Joe Chan不那麼想。他抱怨,喂你知不知道這個問題我想了三年(指的是成衣碼數不同而價錢卻一致的不合理現象),你居然用三分鐘就搞懂了,有沒有搞錯。
我後來執筆寫,才發現用三言兩語來講這回事真的不容易,花了我兩小時。

我也想抱怨,老子花三個小時聽講座、寫文章,你用五分鐘就看完?
有沒有搞錯。

(老總開會時說笑,喂一般人翻一份報紙才用二十分鐘,光看你那個什麼講座就用了五分鐘,有沒有搞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