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09, 2006

Paul Yip之二

蔡宗衡是「葉劉」的智庫成員之一,零零年香港華仁的十優生、九級小提琴手。

記者問他是怎樣考進去史丹福的。帥哥答,校方出題問他最有興趣的學術發現,他想起中三那年上化學課,雖然書上滿是有關原子的理論,但一位姓葉的老師居然反問他們:你怎知道真的有原子?
這一問,倒真的勾起小夥子的興趣,思索起學術的底蘊來。
因此他把這一經歷寫了進去。
結果,當年被老師挑戰的小夥子,如今已在史丹福修畢兩個化學工程學位,並即將到Cal Tech唸博士去。


前不久高考放榜,Paul Yip打電話給我,說有一個學生不知該不該選中大新聞系,問我意見。
爾後我追問Paul Yip這位學弟情歸何處。Paul Yip說,小朋友首選中大新聞,次選中大醫學,你說呢?
那必然是中大新聞系了。但他為何還要把中大醫學也填進去呢?
Paul Yip答,哦,那是用來應付母親大人的。
我笑。敢挑戰權威、選自己喜歡的科來唸,果然是Paul Yip的學生。
要是他把選擇倒過來填,就和一般欠主見的學生沒兩樣了。

Paul Yip自稱是 「extremitist」一名,像GST, 他說,要收就收得痛快些,收夠百分之二十,然後砍掉直接稅好了;收那百分之五,行政費都蝕埋。
他曾兩度參加亞視的「百萬富翁」節目,好像贏了十多廿萬,捐了去搞慈善;年初被一些報紙稱作「魔警」的殺警兇嫌徐步高,也曾參加過同一節目,歿後被人翻出來添油加醋,指他為人高調。
Paul Yip說笑,嗱,別把我惹火了,我還懂弄炸彈呢。

《信報》賣盤,很多長期讀者感到遣憾。但說到對《信報》的感情,大部份讀者應該沒有Paul Yip那麼深──你是七歲就開始看《信報》的嗎?
推算起來,Paul Yip開始看《信紙》時,它應該剛創刊不久。
彼時因為爸爸買股票,有看《信報》的習慣,因此小小的Paul Yip也成了擁躉。

我過來這裡後,多番遊說Paul Yip轉軚,他就是不依。
後來有一些《信報》的長期撰稿人,有可能把地盤轉到我們這邊來,我就賭氣,說到我把林行止也扯進來後,也許你就肯過檔了。
Paul Yip好言安慰說,到你開始寫社論時,林行止也不寫了,那我就順理成章過檔了好不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