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08, 2006

雅子

有一年暑假我到英國旅遊,住在牛津校園裡,認識了幾個日本來的女孩子。
一天我們興緻勃勃地,研究中文和日文的差異。一位日本女孩子問我叫什麼名字,我寫給她看,她發現新大陸似地說:「啊,這不是和我們的太子妃一樣嗎?」
原來我的中文名字,在日語裡竟和雅子一樣。

其中一位日本女孩,眼睛大大臉圓圓的,模樣極Kawaii,看不出居然是外務省派到牛津來深造的。
雅子入宮前,也是外務省的菁英。
我問這位樣子像洋娃娃但思想一點也不含糊的女孩,如果她是雅子,遇上太子的追求,會不會嫁入深宮。
「永不!」她決絕地說。
當時我對日本的情況瞭解不深,又愛情至上,很有一點大惑不解。

最近二王子的紀子妃誔下日本菊花王朝四十餘年來首位男嬰,日本上下舉國歡騰,看在眼裡,感到可笑又可悲。

是為雅子感到可悲。
二十二歲那年,畢業自哈佛大學、諳五國語言的雅子學成報國,加入日本外務省。
她獨立、年青、漂亮、自信十足,碰上誰不好,偏偏碰上太子德仁。
德仁對她一見鍾情(誰不會呢?),但聰慧如伊,怎會笨得想嫁入深宮?
她躲他躲到英國去,他卻頑固如牛,非要把伊人追到手不可。
最可笑的是,雅子的父親居然串通外務省,把她當時的男友派駐外地,好等太子乘虛而入。

她二十九歲那年嫁入皇宮,芳華正茂。
可是迂腐的日本皇室,不好好利用雅子的親和力及外交天分,什麼都不消她做,光要她一門心思去生仔。
笨得要死。
也不知是不是天妒紅顏,比她早嫁進皇宮的二王子妃紀子,卻是個奶奶心目中百分百的好媳婦,不介意整日價做家務、弄點心,全心全意當生仔機器,深得太后歡心。

一個是早就看她不順眼的婆婆,另一個是唯命是從、頭腦簡單的嫂嫂,雅子在深宮裡,連一個夠資格和她聊天的人都沒有。
德仁如果真的愛她如此之深,應該放棄她。
你想想,這不是一個一心嫁入豪門的、「美麗與智慧並重」的港姐,這是一個志氣高昂的、獨當一面的、世界級的美女啊。
如果當時有人才輸入計劃,雅子應該申請到香港來。
在這個荒唐的家庭裡,憋都憋瘋了,害上抑鬱有什麼出奇。

日本人為了紀子妃那個兒子如此之興奮,是個國際笑話。
什麼年代了,虧你還是個世界強國。

在印度,女子的地位更不堪。
我們在各處觀光,基佬有很多,女人卻少得可憐。
即使碰上了,卻一個個躲在一層又一層的薄紗中,只露出一雙懾人的眼睛。
她們不諳英語,和外界脫節,不停為家裡添丁,直到年華老去。

中國女人應該感到慶幸。
我記起幾個月前和McKinsey的Andrew Grant聊天,他說中國的Girl Power教他吃驚。
多得當年老毛的「女子能頂半邊天」,中國人似乎很接受職業女性這個概念。
女人比男人更拼博、更進取、更不惜一切,且仍可保持賞心悅目的外型。
這方面章子怡小姐直情係人辦。

相比日本和印度,中國女子所釋放的驚人能量令人期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