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0, 2006

Joe Chan之二

很多人知道Joe Chan的學問做得很好。
大學二年級,他在課堂上向張五常發問,指出《佃農理論》中,risk factor實已反映在price中,因此其理論應該少一個variable。
張五常聽了很喜歡,自此之後就把Joe Chan帶在身邊,要他旁聽自己所有的課,擔任其助教。
Joe Chan沒有令恩師失望。
他正式在港大任教後,課堂出席率極高,門生無數(他說自從轉教補習社紅起來後,忽然有很多人自稱是他的學生──寸得佢!)。
他的筆記出名惡啃,因為他教書必翻原著,且對學生的要求也一樣。
如果你真的按Joe Chan的書單逐一細閱,應該對海耶克佛利民高斯不感陌生。

也有不少人知道Joe Chan的黑白攝影達國際級水平。
他不無囂張地形容:「My photography is a little bit better than my economics。」
Joe Chan不喜歡沙龍和風景攝影,他只喜歡跑到第三世界的貧民窟去拍那些老人、小孩或工人。
他的黑白照,影像凌厲,對比強烈,幀幀都充滿張力,像他本人的眼神那樣扣人心弦。

但是沒有多少人知道,Joe Chan的中文書法極有水準。
Joe Chan在出了名的私立飛仔中學唸書,但他在那裡遇上幾個其他人一輩子都未必碰上的好老師。
有一位老師,好教唔教,見Joe Chan喜歡小說,居然叫當時不過十三四歲的他看God Father原著──由此練就Joe Chan一晚能看二百頁英文的能力;
又有一位老師,可能和這一位鬥氣吧,卻叫Joe Chan跟他學毛筆字──從中一到中五,Joe Chan從不間斷地紮起馬來練大字。
Joe Chan是番書仔無疑,講、想、寫、看都以英語為主,可是他的中文字真的寫得很漂亮。
他傳真過一篇稿給我看(商台請他錄音講經濟,但他說話英語太多,黃偉民--不是填詞那位;另一位--叫他先把中文寫好,屆時照稿唸),其中文不堪入目,如:
Li個人敢做真係好Si(呢個人咁做真係好O徙)。
但那手字真的非常非常吸引。
用來寫情信一流。

Joe Chan是那種即使玩,也要玩得成專家的人。
如果要分類,士農工商中他必然是那個代表士大夫的「士」;
但我覺得他更像一個俠士多一點。

Joe Chan小時候家裡很窮,弟弟出生後,家裡應付不過來,曾經讓他在竹園的兒童院裡住了幾個月。
Joe Chan回憶,在兒童院裡最難忘的是雞脾飯很好吃,還有就是和聾啞孩子住在一起時,他是最孤獨的(因為他不懂手語)。
也許因為這樣,雖然Joe Chan的學問達到世界級,但他的生活很市井,一直住在紅燈區,最喜歡和低下層打成一片,不擺架子。

對大學裡面的權貴,他從不賣帳。會議上個個都舉手贊成,他偏不屈服,別人盯著他,恨他不識好歹,他只管笑笑;但是他知道學校裡面的女職員都疼他,所以在Mukesh的店子裡,他替每人都買了一條Pashmina。
畢業那天他也沒和張五常合照,但他和印度那位司機Chaman稱兄道弟,所以他和Chaman抱頭攬頸的照片,高懸Chaman家。
出發去印度之前,我們和他幾乎素昧謀面,但Joe Chan對我們很體貼,像對自己的學生一樣。那天Sandra病了,我又中暑,Chaman說Joe Chan很擔心,飯都不想吃,定時過來看我們。

是的,Joe Chan很有女人緣,因為他尊重女生。
他曾經開玩笑說,我可以一槍打死你,但不可以用拳頭打死你,因為那對你不公平。
教書以來,據說有很多女生明愛暗戀他,但Joe Chan絶不越軌。他說,這些少女根本分不清祟拜和愛情,怎可以乘虛而入。
如今成家了,更要對老婆負責。我們在印度旅行,每天晚上,他必向老婆報到。
他和太太拍拖六年,直到正式拿到博士學位和教席後才與之結婚。太太問他為什麼要娶她,Joe Chan答,因為夜了可以不用送你回家。
我和Sandra異口同聲,說要把男友交給他調教調教。
Joe Chan如此尊重女性,他一定有個好媽媽,且母子感情必然很好。

老師說雖然Joe Chan的書看得很多,但到了這個年紀,應該補看一些有關中國文化的書,還有是多看點佛書,學學怎樣放下執著,對他有好處。
比如說,Joe Chan曾經很困惑,為什麼求學之路如此孤獨,學識很好竟沒有人認同。他要在很久很久以後才想通。
老師說王國維早就說了,求學有三個境界,先是:
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這個求學問的開始,關鍵就是一個「獨」字;
然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比喻那份堅持;
最後「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講的就是心裡忽然澄明的一刻。

記得Joe Chan帶我們在Mukesh的店子裡選購山吐許時,他忽然對Mukesh說:「This is a curse。這兩個女孩子這麼年輕就見識過最好的東西,將來還有什麼看得上眼?」

回想起來,認識了Joe Chan,才是我們的curse。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們和他幾乎素昧謀面

應為"素未謀面 "

Leona said...

謝謝你的意見。
我查了一下字典,似乎「未」與「昧」二字在這裏是可通用的。
「昧」解作不明白,如:「素昧平生」。

但無論如何謝謝你的意見,起碼讓我有所認識嘛!

Kempton said...

Thanks Leona for getting me to understand Joe Chan a little bit more and may be giving me another excuse to try to read his articles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