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2, 2006

《放.逐》

電影《放.逐》好看。
這是一套man到不得了的電影。
雪茄、烈酒、大胸脯女人,都是非常masculine的symbols。
還有黃金。一噸黃金。

如莎士比亞筆下的悲劇,結局人人都要死。
是英雄逃不過的宿命。
能夠偷生的,是像螻蟻般在夾縫中求活的人。
像那個大胸脯的妓女。

唯一不用死的男人,是任賢齊演的軍人(警察?)。
可是你要留意這一幕:張耀揚躲在叢林中用望遠鏡偷看戎裝的任賢齊,其「基味」濃得不得了。
如被林雪偷望的大胸脯妓女一像,任賢齊也是被觀賞的「他者」。
不妨想像一下,這個角色,其實可以用一個如Angelina Jolie般型格與性感俱備的尤物來擔演。
這也許解釋了為什麼他不用死。

幾幕槍戰都精采。
特別中意黑市醫生寓所裡那場,利用有限的環境道具,把一個狹小的空間伸延到很廣很遠。
把張家輝摔下樓的一場戲,簡單,卻很殘忍。
都是導演的功架。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