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7, 2006

Steve Jobs

去年六月,蘋果電腦的Steve Jobs到Stanford出席畢業典禮並發表演講。
他說了有關他生命的三個故事──「No big deal. Just three stories.」

第一個故事,叫connecting dots.
在大學唸了半年書後,他決定輟學,因為學費太貴,而他也著實看不到那些必修課有什麼價值。
接下來他以旁聽生的身份,在大學裡泡了十八個月,期間他學了不少英文書法。
當時完全不知道學來幹什麼。
直到十年後,他和朋友發明蘋果電腦時,靈機一觸,決定把這些美麗的書法用到電腦裡去,成為我們今天用的Arial,Times New Roman, MS Sans Serif等等。
Steve Jobs說,由於Windows不過在抄Mac,所以如果當年他沒有輟學的話,我們今天就不會在電腦上看見這些秀麗的字體。
有些事,你今天看不到它的意義,但「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 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唯有若干日子後往回看(connecting the dots backward),才看出一切彷彿早有前因。

第二個故事,講他被蘋果攆走。
蘋果電腦由他和朋友在父母的車房裡發明,後來成了獨當一面的企業。
他們請了不少人才回來作管理。但他怎也想不到,公司的董事局其後一致決定要攆走他。
How can you get fired from a company you started?
他當然心有不甘,但想到他仍然深愛他在蘋果所做的一切,他開始抖擻精神,先後成立了NeXT和Pixar兩間公司。
後來蘋果電腦買下了NeXT,Steve Jobs又回來了。
而如今令蘋果重生的一系列技術,皆來自當天的NeXT。
沒有當天的失業,沒有今天的iMac,iTunes或iPod。

最後一個故事,和死亡有關。
Steve Jobs小時候就聽過一個說法,大意是如果今天是你臨死前的一天,你還想做今天要做的事嗎?
他用這個方法作了許多重要的決定。
如果明天都要死了,在這一刻,你毋須為其他人而活,你儘管幹你想幹的事。
在死亡面前,只剩下最重要的事。
他在不久前被診斷出患上胰臟癌,活不到半年;
但幸運地,一天之後,醫生告訴他,他得的是一種罕有能治癒的胰臟癌,經過手術後,現已無大礙。
那是Steve Jobs最接近死亡的一次。
從中他領悟到,死亡原是生命裡最了不起的發明之一。
生有涯。別浪費時間,應做你想做的事,然後「everything else is secondary. 」。

去年室友Joanna在這演講發表後不久就傳給我們看,當時只有文字;最近我發現有人把它的video放上Youtube,瀏覽人次以十萬計。
據說。肥佬黎創辦蘋果日報之初,曾親自到Steve Jobs樓下等他,向他討教。
後來肥佬黎向別人說,那短短四十多分鐘令他受用一生。
我相信「蘋果」日報和「Next」Magazine,不是巧合。
這一報一書怎樣改變香港人,不用我多講。
在Stanford發表的演講不過十五分鐘,唔就執輸。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