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05, 2006

易中天

長週末陪爸爸到重慶探親,恰巧看到CCTV的《對話》節目,找來易中天做嘉賓。

易中天最近在大陸很紅。
他的一本《品三國》,第一版即印刷五十五萬本,版稅達12%,光一本上集,就收兩百多萬。
寫一本書賺兩百多萬,這在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是一個小數目。
何況是大陸。

於是惹來成千上萬的網民們群起攻之,有的批評他個人,有的攻擊他的書。
其中一個自稱「土豆民」的,據說在網上罵了幾萬字。
好不熱鬧。
易中天成了一塊唐僧肉,誰都想咬一口,好得道升天。

節目裡有一位觀眾,也寫過一本關於三國的書,有點文采,他對易中天毫不客氣,甚至拐了一個彎,咒他下二十層地獄。
易中天是廈門大學的教授,一直表現得風度翩翩,不卑不亢。
聽了這話,他非常嚴肅地回應:你可以批評我的書,批評我的論點,但絕不可以咒人下地獄,絕不可以!

我見過真正知識份子的罵戰,像台灣的林濁水在香港被人「天下圍攻」那一役,人家唇槍舌劍、你來我往,即使被逼入牆角有口難言,但絕不罵人娘親、咒人去死。
我說大陸人,太急功近利,始終欠了一點修養。

但大陸人學得很快。
就以易中天為例,他被罵足一個小時後(當然其中也摻雜了一些是拍馬屁的),向觀眾說,我很感謝大家上來這裡講真話,雖然我不一定認同你的觀點,但我尊重你的發言。
這才是真正的學者。

易中天是怎麼紅起來的呢?
CCTV有一個叫《百家論壇》的節目,每輯請一位嘉賓,不管是學者還是蛋散,反正每人包辦二十集。
易中天就是因為上這節目而紅起來的;他個人就講了六十集。
人家問他有沒有想過有今天的風光,他說,怎麼預料得到呢?我一直就是這樣講課的,只不過換了一件衣服而已;在大學裡,我的學生就是聽這些。

譁厲害厲害,大學Lecture Hall的內容,居然可以走入尋常百姓家,且吹皺一池春水,這很不簡單。
為什麼香港的電視節目可以如此反智,連鄭裕玲也可被當作知識份子?
以前我們還有霑叔,如今誰可接棒?

我覺得香港不是沒有一流學者,每一家大學裡,肯定有一兩名皇牌教授,學生多得擠爆課室。
好像以前中大有一位李天命,別家的學生不要學分也來聽他的課,他的書《李天命的思考藝術》賣了五十六版,可見有其實力。
可是市場太小了,那丁點有品味的觀眾最多只能支撐一兩點收視,不足以形成氣候。

否則的話,老師若上《百家論壇》講課,興許紅過易中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