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9, 2006

上週我去聽一個有關香港與珠三角的研討會,在panel discussion的環節,有廣東的學者、一個香港的副祕書長、還有一些港商。

其實這類討論沒什麼新意,不過同台發言,高下立見。
學者大約是廣東省官方的智囊之一,外表雖無異一般師奶,但不用講稿的她,說話清晰有力,內容具遠見。
可我們那位副祕書長,真是丟人現眼。
她手上抓著一疊A4紙,很快樂地照本宣科:「在去年,XXXX署已投資X,XXX萬元,協助港人開發內地市場...」
很感激副祕書長向我們作出滙報,但她的講話不但新意、策略欠奉,基本上是沒有內容。
到了討論環節的尾聲,她已心神渙散,不時翻翻衣領,弄弄名片,等收工。

和一位已離職的高官談起此事,他非常感慨:「香港十六萬公務員,到她這個位置的約三百人左右,可以說是核心成員了。」
離職高官說,這位副祕書長回去向上司滙報,一定被人讚:
第一,「老細,今天到了一個如此場合,已成功明確宣讀了本局立場」,
第二,「老細,今天無接單。」
無接單,即是開了會後什麼都不必接回來做,沒有人要加班,皆大歡喜。
在官場,若不慎開了單,同事怨聲載道:「XX,你就威啦,攞哂彩啦,又唔使做。」
除了商賈,管治香港的就是這種人了,你說我們怎不被人邊緣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