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07, 2006

補鞋的老伯伯

我有一雙BASS的平跟鞋,整雙都是真皮做的,穿上很舒服。
由於太舒適了,我把它當拖鞋用,在家裡穿。
已經四、五年了,損耗得很厲害。
上面那塊皮幾乎和鞋底割裂,而鞋底也幾乎完全脫掉了。
我捨不得扔掉,任它在深不見底的鞋櫃裡擱著。

有一位老伯伯,帶上簡單的補鞋工具,經常出現在公園附近修修補補。
他看來有八十歲了,常載著一頂深藍色的冷帽,頭髮全白,架著一副膠框眼鏡。
這天我心血來潮,從家裡拎出那雙破落不堪的BASS拖鞋,想找老伯伯補。

我把拖鞋交給老伯伯,問:「還能補嗎?」
老伯伯停下手上的工作,提起我的鞋,很仔細地撥弄著。
良久,他開腔了:「我說,你不如另外買一雙新的,比補它便宜。
「你看,」老伯伯緩緩地說:「這裡要補一塊皮,再把它縫進去,然後,整雙鞋都要車線,很貴哦。」
老伯伯說得很誠懇,那一刻我已決定:若要花錢買一雙新的,何不讓老伯伯賺?

我問他要花多少。
老伯伯說,六十塊。
六十塊!在銀行區,不過換一雙高跟鞋鞋踭的價錢。
我馬上掏錢出來,交給老伯伯。

我下午去取,離很遠就看見老伯伯在補我那雙鞋。
他雙手顫顫地、一針一針地,用尼龍線圍著鞋面縫補。
老伯伯看見我來,不好意思地笑笑:「對...對不起,還沒有好,明天來取好嗎?」
我不忍催促他,隔天,才讓爸媽去買菜的路上,順便替我取回來。

記得曾和鄧教授討論過,我說在鬧市,常看到一些叩頭如搗蔥的老人家行乞,明知他們受集團唆使,但看見又不忍,不知給不給錢好。有時只好繞路走,迴避掉。
鄧教授說,你不必感到兩難,濫用別人的同情心根本不對,不給就不給好了。

這位補鞋的老伯伯,這麼老了,看起來也很讓人同情。
可是,他真正感動我的,是他的態度、他的好心,我掏錢出來,一點猶疑也沒有。
不過六十塊錢,我給得很開心,老伯伯收得更開心;
一雙補好了的破鞋子,老伯伯感到滿足,我更滿足。
真是win-win。

我看見腳上的拖鞋,想起老伯伯那像秋日陽光一樣和煦的笑容,我覺得這雙鞋子,起碼可以再穿四五年。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