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5, 2006

至少還有你

自發出了「告急」的訊息出來,收到不少安慰。

Paul Yip第一個打電話來,劈頭就問我:how’s life?
畢業了這麼多年,仍叫老師擔心,真不乖。
Paul Yip不但在電話中好言安慰,還寫了長長的電郵來,告訴我他如何從《孫子兵法》中看到vision的重要,說we all have a purpose of god。
最重要是,他和我分享Fido Dido的格言:生命咁苦惱,不如瞓餐好。

那天下午,Joe Chan陪我喝茶,是我最近幾個禮拜裏,最快樂的一天。
他替我和Sandra在印度拍了一些照片,都沖成8R大小的黑白相,好漂亮。
Joe Chan說,眼淚要為值得愛的人而流。
傷心和仇恨沒有output。
如果你傷心一分,能令對方傷心兩分,那還有傷心的理由──報復嘛。
否則,完全不合乎經濟效益。

遠在加拿大的室友Jo,怕我失去信心,寫了幾封電郵過來,不住告訴我我有多麼好。
她說,the world’s big, we are small. Why bother?
謝謝你。

Gigi,沒有想過你小時候的 “role model”如此脆弱是嗎?
對於你的訝異,我也很無奈。
我學會了一件事:沒有什麼是想當然的(given)。世事豈能盡如人意。
但我正在努力,希望不要令你和你的小友失望。

謝謝素昧謀面的朋友,如Daniel
謝謝我的女友們──florence,陳寧,Sandra,Cherry,Rachel,Murphy…
當然,得謝謝爸爸和媽媽

好了,再寫下去,就成了三線小歌星的領獎宣言了

1 comment:

VC said...

"...好漂亮。"

yes,好漂亮. (just visit facebook)

可能太漂亮, Ha 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