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3, 2006

上位

年青人自詡有點才華,急不及待要把自己推銷出去。
他「出道」日子不長,但已成功攻陷過電子文字傳媒,知名度如國企指數,日日昇。
可年青人道行太淺,推銷手法太著跡,瓣數多、恣態急,很令一些人看不過眼。

想上位,推銷自己是理所當然的。年青人應該想高手學習。
高手的恣態永遠不急。
寫了稿來,補一通電話,很概略地說說自己的意念,補充一些文章沒有提及的背景,並誠懇地徵詢意見。
多交談幾次,高手更瞭解你的取向,而你也在無形中,上了不少mini-lectures。
有時稿登了不久,閒聊起來:咦,我覺得上次提的意見,好像很受落喎,你說是不是。
一點也不硬銷,但引起了注意。
而最關鍵的是,高手的文章的確好。
文人通常不屑推銷,高手肯做,又做得漂亮,立竿見影。

年青人上位太積極,也讓我受了教訓。
有人劃清界線,不肯投稿進來,因為不願與之「share column inches」。
其實犯不著如此狷介。
這種博上位的人,你怎麼避得了。
他開山闢石大闊疆土,你避他,你的空間就越來越窄,值得嗎?
如果有十個像你這樣的人,那末好的選擇更少,年青人的阻力更小,他上位更快呢。
這不成了劣幣驅逐良幣?

Sunday, November 19, 2006

官(二)

內地孕婦來港產子,今年已誕下接近一萬名嬰兒,但拖欠醫療費者眾,醫管局追數乏力。
但最大的問題不是欠醫管局的那條數。
這些嬰孩的父母多不是香港人,但覬覦一張香港身份證及其附帶的福利(政府估計,小孩若在港長大,每人可享有港幣兩百萬公民福利),若不及時堵塞漏洞,更加禁之不絕。
敝報社評就指出,這將長遠禍害我們的人口政策。

一位官方朋友聊起此事,說政府之所以對此事隻眼開隻眼閉,是有人提出,反正香港人不生育,人口又老化,如今多些人來港產子,源源不絕補充新血,幾好呀。
香港真是多得這位仁兄不少。

倫敦出生率不低嗎?紐約出生率不低嗎?新加坡出生率不低嗎?
怎麼沒聽說他們向內地人大開中門:來呀,來我們這裡生仔呀。
講世界競爭力,不是人多就行的了。
以為多些人來香港產子可以提升香港競爭力的人,腦筋有問題。
香港不需要許多許多人;香港需要的,是許多許多人才。
搶人才,香港畏首畏尾──優才計劃推出以來,設限額一千,至今據說只批了八十三人;
對很有可能依賴政府的人湧至,卻聽任之。

大概我在說這番話時有點肉緊,朋友忙安撫:你不要太擔心啦,聽說他們(指政府)已在著手研究,首先嘗試聯絡這些嬰兒的父母,問他們究竟打不打算讓小孩來港居住,再問若來的話什麼時候來,好從長計議,評估這可能對香港的教育、醫療、房屋開支帶來的影響,再決定該不該收緊政策,如何收緊...

聽他這樣說,更加氣得話都不能說了。

上週我去聽一個有關香港與珠三角的研討會,在panel discussion的環節,有廣東的學者、一個香港的副祕書長、還有一些港商。

其實這類討論沒什麼新意,不過同台發言,高下立見。
學者大約是廣東省官方的智囊之一,外表雖無異一般師奶,但不用講稿的她,說話清晰有力,內容具遠見。
可我們那位副祕書長,真是丟人現眼。
她手上抓著一疊A4紙,很快樂地照本宣科:「在去年,XXXX署已投資X,XXX萬元,協助港人開發內地市場...」
很感激副祕書長向我們作出滙報,但她的講話不但新意、策略欠奉,基本上是沒有內容。
到了討論環節的尾聲,她已心神渙散,不時翻翻衣領,弄弄名片,等收工。

和一位已離職的高官談起此事,他非常感慨:「香港十六萬公務員,到她這個位置的約三百人左右,可以說是核心成員了。」
離職高官說,這位副祕書長回去向上司滙報,一定被人讚:
第一,「老細,今天到了一個如此場合,已成功明確宣讀了本局立場」,
第二,「老細,今天無接單。」
無接單,即是開了會後什麼都不必接回來做,沒有人要加班,皆大歡喜。
在官場,若不慎開了單,同事怨聲載道:「XX,你就威啦,攞哂彩啦,又唔使做。」
除了商賈,管治香港的就是這種人了,你說我們怎不被人邊緣化。

Friday, November 10, 2006

吳淑珍

今天早上我造了一個夢。

夢中我和一位朋友在玩一個新的遊戲,我們每人收到一個禮物包包,裡面有許多首飾、配件,琳瑯滿目。
在一首歌的時間裡,我們要儘量把這些東西載上身。
在夢中,我穿載好瞭望向鏡子,嚇了一跳。
我脖子上掛滿了項鏈,有珍珠有翡翠還有膠珠子的;耳朵上掛了兩副不同的耳環。
這個俗不可耐的女人怎麼會是我?
然後我就醒了。

我是Fancl的信徒,追求Less is More,穿衣不外黑白灰藍橄欖綠,一旦用上誇張的首飾會混身不自在。
為什麼在夢中,竟會情不自禁地把那些東西統統往身上放?
難道我心裡面一直渴望穿金載銀浮誇到底?

我想每個女人心裡面都有一個吳淑珍。
她是一個永不長大的小女孩,總是嚷著我要我要。
她喜歡別人寵她、奉承她、聽她使喚,她喜歡收禮物,這代表人家疼她。
她要獲得注視,人人以她為中心。

大部份女人都可以好好控制心裡的吳淑珍,僅在某些特定的人面前撒撒嬌,如男友;
或者像我一樣,間中在夢裡發洩一下。
若稍一不慎,讓一個吳淑珍跑了走來,會為一個好好的城市帶來災難。

港燦

不知道港燦什麼時候會再度光臨寒舍,但要向他說聲謝謝。

幾個月前我發現舍下的人流忽然比平日多了一截,百思不得其解。
是不是因為寫了什麼新聞人物?Joe Chan?黎智英?李開復?
都不像。
直到無意中來到「港燦筆記」,始恍然大悟。
當然也沒有什麼實質的證據,但發現自己網綕的連結在「港燦筆記」中出現時,心跳加速了十幾二十下,我相信直覺。
真是叨光了。

得到港燦的賞識,第一時間自我反省:我的Blog值得看嗎?
馬上出現了信心危機。
是不是該爆一下料呢?
也許應該寫一點和財經有關的東西,免讓敝報蒙羞?
爭扎了一段時間,還是決定維持現狀,原因有二。

第一, 我還是喜歡寫我遇到的有趣的人、開心的事,讓人看了會發笑,覺得這個女子有點意思。
希望你也喜歡看。

第二,咳,不好意思,我都不懂寫財經。
懂的話,就不用成日被羅家聰寸,話我唔識econ啦。
唉,那有編輯當得如此窩囊。
不懂不要緊,莫死充,努力學好了。
哼,不能被你看扁。

無論如何,得謝謝港燦。
我問師姐Florence知不知道誰是港燦,她說她也毫無頭緒。
不過她提醒我,港燦好像曾替沈旭暉一本書寫序,沈應該知道。
所以最近好幾次在Roundtable Café中碰見沈旭暉,想找個藉口問。
可是我臉皮薄,無謂自己找釘子碰。
呵呵呵。

Sunday, November 05, 2006

神槍手

鄭大班與田少展開罵戰,間接加速了泛聯盟的組黨。
罵戰的高潮在十月二十號星期五,因為友報把田少的文章,刊了在頭版。
文章寫得很巴辣,字字鏗鏘,句句有火。
我們政治組阿姐C用非常專業的口脗下了結論:一定花了很多錢,在外面請人寫的!

誰是幕後槍手?

看見大家興緻勃勃的樣子,不好一下子把謎底揭開:不是在外面找人寫的。槍手是自由黨中人。

我比程介南更早知道誰是「神槍手」。
那是我朋友;文章還沒登,就已神祕兮兮地打電話來:記住禮拜五要看好戲啊。
他起初要我替他的身份保密,後來文章登了出來,大家討論得沸沸騰騰,朋友不介意別人知道他是誰。
畢竟他替人家捉刀(不止一位)太久了,不甘做無名英雄。
唉,過去兩週無事忙,沒空把這個部落整理整理,這篇網誌若早一點寫,程介南在週刊上的gossip專欄,不知道要不要另外擇個題目。

知道誰是槍手的人自然可以對號入座;不知道的,只有看得心癢癢,到底是誰啊?

給大家一個提示:槍手的名字,早已出現在本部落中。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槍手從小慣用英語,他的中文,是看金庸學回來的!
真犀利。

易中天

長週末陪爸爸到重慶探親,恰巧看到CCTV的《對話》節目,找來易中天做嘉賓。

易中天最近在大陸很紅。
他的一本《品三國》,第一版即印刷五十五萬本,版稅達12%,光一本上集,就收兩百多萬。
寫一本書賺兩百多萬,這在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是一個小數目。
何況是大陸。

於是惹來成千上萬的網民們群起攻之,有的批評他個人,有的攻擊他的書。
其中一個自稱「土豆民」的,據說在網上罵了幾萬字。
好不熱鬧。
易中天成了一塊唐僧肉,誰都想咬一口,好得道升天。

節目裡有一位觀眾,也寫過一本關於三國的書,有點文采,他對易中天毫不客氣,甚至拐了一個彎,咒他下二十層地獄。
易中天是廈門大學的教授,一直表現得風度翩翩,不卑不亢。
聽了這話,他非常嚴肅地回應:你可以批評我的書,批評我的論點,但絕不可以咒人下地獄,絕不可以!

我見過真正知識份子的罵戰,像台灣的林濁水在香港被人「天下圍攻」那一役,人家唇槍舌劍、你來我往,即使被逼入牆角有口難言,但絕不罵人娘親、咒人去死。
我說大陸人,太急功近利,始終欠了一點修養。

但大陸人學得很快。
就以易中天為例,他被罵足一個小時後(當然其中也摻雜了一些是拍馬屁的),向觀眾說,我很感謝大家上來這裡講真話,雖然我不一定認同你的觀點,但我尊重你的發言。
這才是真正的學者。

易中天是怎麼紅起來的呢?
CCTV有一個叫《百家論壇》的節目,每輯請一位嘉賓,不管是學者還是蛋散,反正每人包辦二十集。
易中天就是因為上這節目而紅起來的;他個人就講了六十集。
人家問他有沒有想過有今天的風光,他說,怎麼預料得到呢?我一直就是這樣講課的,只不過換了一件衣服而已;在大學裡,我的學生就是聽這些。

譁厲害厲害,大學Lecture Hall的內容,居然可以走入尋常百姓家,且吹皺一池春水,這很不簡單。
為什麼香港的電視節目可以如此反智,連鄭裕玲也可被當作知識份子?
以前我們還有霑叔,如今誰可接棒?

我覺得香港不是沒有一流學者,每一家大學裡,肯定有一兩名皇牌教授,學生多得擠爆課室。
好像以前中大有一位李天命,別家的學生不要學分也來聽他的課,他的書《李天命的思考藝術》賣了五十六版,可見有其實力。
可是市場太小了,那丁點有品味的觀眾最多只能支撐一兩點收視,不足以形成氣候。

否則的話,老師若上《百家論壇》講課,興許紅過易中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