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08, 2007

做好呢份工

做呢份工,也會遇上不可理喻的人。
有一位在大學教書的,投了一篇稿進來,寫得不好。
尊重她為人師表,好意提出建議:加一點論據,可增說服力。
隔了好多天後,收到她的電話,一聽語氣,就知道來者不善。

「喂,我又不是記者,憑什麼要搜集數據,證明我所說的論點?這是記者的責任!」

什麼?這世上只有記者寫的文章,才需要數據嗎?

有一位作者,為了證實香港的經濟實力,自改革開放以來,已逐步被比鄰的廣州趕上,翻查了自一九七八年以來粵港兩地的GDP;
另一位,想說明台灣地震後香港所面對的網絡問題,是由於電訊公司應用的海底電纜過份集中在受影響地區,沒有其他路徑可選。經我們建議,作者還傳真了兩幀地圖來,上面親自畫滿了海底電纜的路徑圖,作為解說。
雖然後來我們沒有採用,但是作者敬業樂業。
寫經濟評論的如羅家聰,更不消說,一切論點都佐以數據;否則,誰信你的話?

我想,寫文章舉數據,是對自己負責吧。

但老師繼續忿忿不平地伸辯:「還有,這一點,不是by impression的,是by observation!你們懂不懂?我在這裏教書十幾年了,難道我的觀察有錯嗎?」
難怪。
我絕不是說待在學校的人都成這樣子;而是這位老師本身大約也是頗固執的人,又養尊處優慣了,加上物以類聚,遇上稍不遂心的事,不由分說,反抗到底,不講道理。
老師這樣橫蠻和自我中心,當她的學生可苦了。

又有一位作者,表面上自視甚高,但是心靈脆弱,極難侍候。
同事忍不住說:「像他這種人,要成日摸下佢個頭,讚佢乖先得架。」
從沒有聽古肅的同事說出這樣單打的話,可見悶了一肚子氣。

對我們來說,最好應付的是大機構的公關大員們﹣﹣不過打份工,自然客客氣氣,好來好往﹣﹣這時指當你沒有遇上一個特別笨的。

有一次我去聽講座, powerpoint裹有一張圖表很好,回來後就向公關查詢,可不可以借其powerpoint一用?
不行。
那麼,光提供那幀圖可以嗎?
不可以。
要不,你把圖傳真過來,我們按照原圖,自己重新畫可以了吧。
也不可以。
這也不行,那也不準,我問,還有別的辦法嗎?

她想了一想,高興地說,有了!
「你不用那張圖不就可以了!」

我哭笑不得。小姐,你這樣子,怎麼做好呢份工?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Happy Birthday.

Don't worry, Be happy, hope always be there

P.S. 另外,孫栢文勝之不武,妳不要介懷,反正這种小氣男人,註定沒女人会鈡意佢,就原諒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