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6, 2007

官僚

聽局裡面的二號人物講一些經歷,覺得這個政府有時真是官僚得荒唐。

甲官有一次到法國出差,按計劃他開了會後要參加一個宴會,再乘晚上的飛機回港。
可是宴會地點比預期中遠,如果硬要去,一來一回,必定趕不上飛機。
甲官於是要求更改路線,開了會後直接坐車去機場,不去應酬了。
答曰車子已安排好,不能改;但如真的趕不及坐當晚的飛機,唯有在彼地睡一晚酒店,隔天才到機場去。總之車子須得按原來的路線走。
甲官無奈:「下面的人如此死板,想幫政府省錢也省不下來!」

乙官一次到學校演講,獲頒一面錦旗作紀念品。
他按程序把獲得的「禮物」上報。
行政的同事於是問:「這片錦旗值多少錢啊?」
乙官答,就填十塊吧。
呈上去,不批;因為「怎麼可能只值十塊錢?起碼值三十塊錢嘛!」
唯有重新申報,但另一人認為,「一面錦旗要三十塊?十塊錢倒差不多。」
折騰了好些日子。
乙官的上司知道此事,看不過眼,叫下屬把錦旗拿給他看。
一看,上面寫著「予XX紀念」。
上司一鎚定音:「這錦旗上有著某某的名字,無法轉讓,一塊錢都不值!」
這才為行政部門解決了一件大事。

凍薪這些年來,上層公務員的工資離市道越來越遠,且需繳交標準稅率;下層的辦事效率如此,收入仍大幅高於市價。
其中一個官這樣形容:「外面請一個祕書,九千五,腳趾公都識打字;我的祕書人工兩萬多,打字還可另請專人負責!」

聽他們訴苦,令人啼笑皆非。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