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4, 2007

馬英九

«孫子兵法.九變篇»裡有這麼一句話:
將有五危:必死,可殺也;必生,可虜也;忿速,可侮之;廉潔,可辱也;愛民,可煩也。

意謂只要掌握了一個領導人最主要的助力,等於抓住他的Achilles' Heel,可以一擊即中。

小馬哥向以清廉見稱,政治上幾乎潔白無暇,但政敵卻看中了「廉潔」是他最大的賣點,故想方設法,竟以貪污把他抹黑入罪(廉潔,可辱也)。
這真是小馬哥面對的最大考驗和污衊,足以弄垮他努力經營的一切。
不過抹黑的手法太拙劣,反成了小馬哥選總統的助力,善於計算者可能始料不及。

候賽因貪生怕死,卒被小布殊活捉了(必生,可虜也);拉登狡猾得多,反叫對手奈何不得。

溫家寶愛民如子,本是眾生之福,但一樣可以被對手克制:煩之。
於是煤礦出狀況了、官員瀆職了、股市升翻天了…幾乎樣樣都要出來指示。
結果累壞了總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