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24, 2007

辯論之二

還有一些趣事,和比賽沒大關係,倒和人有關的。

中六,我已「淡出」辯論比賽,忙於籌辦大大小小的校內校外活動。
有一個同學,在新界聯辯裡當幹事,說識得一個朋友,不但長得漂亮,而且口才了得,常向我煽風點火,叫我倆來一場友誼賽。彼時哪有時間應酬這些,只能沒好氣地敷衍她。
一直沒有交過手,直到上大學。
原來這位朋友也是我們新聞系的,與我和另外一位男同學後來同時當選了那一年中文採訪的chief editor。
所以我們沒有打過擂台,倒是成了夥伴,且曾聯手,贏了和浸大新聞系之間的一場友誼賽。


中學某一年,師姊們打入了總決賽,我們拉大隊去吶喊助威。
自己學校的比賽如何我已忘了,倒記得男拔萃那隊裡有一位副辯,出口成文,辯才極佳──淡定、有急智、又儒雅。很有印象。
竟然又在大學新聞裡碰上了;那是我們的師兄。
師兄在實習時,選擇了無線。當時很多人很詫異,因為到無線應徵的,多半是「美麗與智慧並重」的校花,師兄怎可能被無線相中。
但我知道他口才好極了,暗地看好他。
師兄沒讓人失望,不但考上了,且現在也肯定是無線最受歡迎的記者之一。
師兄叫方東昇。

高考前有一個校際比賽,再贏一場,我們就可在總決賽中出線,可是帶隊的老師當天有事,去不成,而隊員們又太幼嫰,大家很著急,想找我們幾個老隊員「出山」。
既然臨時拉伕,也不把輸贏當一回事,見同學們盛意拳拳,就應承了。
結果那次比賽,我們那隊得分較高,我還是全場分數最高的,可是我們竟然輸了(比賽以評判投票決定;而非積分)!
由於那場比賽只有兩位評判,於例不合(應有三位才對),同學們輸了比賽,心裡很不服氣,就和主辦的單位理論起來,鬧得很不愉快。
其實就算有三位評判,也最多是二對一,我們還是輸,沒有什麼好理論的啦。可是我人微言輕,老師又不在,大夥們不會聽我的。
我們那次輸得夠慘的──既輸了比賽,也輸了風度。

那天是週六,下午回到家中,我竟然發燒了。
我知道和那場吵架沒有關係;我想我是被一個人的眼神燒昏了頭。
對賽那方有一位辯論員,據說是全隊最出色的,但那次沒出賽,僅在台下觀戰。
我已忘了他的樣子,只記得他一雙眸子漆黑,又如兩泓清水,常常偷望我,把人弄得不好意思(可能是對手的計策之一)。
當我的隊員們爭論得沸沸騰騰時,我已頭昏腦脹,回到家中就發燒了。
哈哈,年少往事竟然如此旑旎。

***

相關舊文:辯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