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10, 2007

財爺更上一層樓?

唐英年在財政預算中大派兩百億,不但中產可分花紅(獲退稅最多一萬五千元),綜援也可出雙糧(多發一個月資助)。皆大歡喜。

於是就有人說,這次財爺大慷庫房之概,是想更上一層樓吧?
觀乎他近日心情大好,整天笑意盈盈的,更惹人揣測。

高人的看法卻不是這樣。
老練的政客往往把人民的期望窂窂操控在手中,既不教人失望,也不無故令你喜出望外──除非另有所圖。
財爺此番逢人派糖,使人高興得措手不及,將來庫房再有盈餘的話,人們的胃口就更大了。屆時怎麼辦?
再說,此時經濟大好,正是理順制度、解決深層次經濟轉型問題的良機;但擱下長遠目標不做,只圖一時之快,未必得到欣賞啊。

但當政務司年中退休時,誰能接棒?

高人提出一個觀察:
你看許老爺抱著熊貓玩得多開心。

獲贈國寶當然是大事,可是由「肥局長」何志平出面已名正言順有餘了,何須勞動特區第二號人物北上?
難道因為他「以前曾經養過貓」?

故有謠言說,許老爺到臥龍去,是一石二鳥。
選美之餘,談一談,留下來,做什麼,不做什麼。

政治就像棋盤。
一般人如你我,只看到眼前這一步;
但世故的人,卻可以憑對手的佈局,前瞻接下來的五六步。
許仕仁更是老手中的老手,如他自己所說,他從小玩西洋棋的訓練是,走一步,心中起碼盤算接下來的十七步!
十七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