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5, 2007

《破事兒》

《破事兒》是彭浩翔最新出版的一本書,收錄了他幾乎是十多年前的舊作。
當我在書店裡翻這本書的時候,那令我熟悉的風格,讓我忍不住抿著嘴巴笑了。
想起了以前看他文章的good old days。

那天下午,我們在百老滙電影中心的café聊天時,他點了一本黑咖啡,而當時的我,大約是叫了一杯strawberry squash之類的粉紅少女飲料吧。

他已完成了《全職殺手》一段時間,準備拍攝他第一部短片《暑期作業》。
《全職殺手》的電影在拍攝中,我問他會不會參與,他說:
「《全職殺手》係我個女,我明白在改編的過程中一定會強姦她,但不要讓我看見,更不要叫我一起幹。」
他並不想別人再提起《全職殺手》。
因為他已進入了另一個領域。
你試過打爆機沒有?你還會有興趣玩一個已被你打爆的遊戲嗎?

那次我告訴他,智商超過一百三十的人,心理學上叫做「gifted」,即上天的恩賜。
我深深感覺到,得天獨寵的彭,不會讓自己停下來。
果然,此後他並未沉溺於文字創作,他拍電影,且一部比一部成熟。
內地的網民,早稱他作「彭導」。
這個圈子這麼好玩,彭浩翔有排都不會停下來。

在書店翻這本《破事兒》的我,心情起伏不定。
彭浩翔大約是我所認識的人當中,唯一一直忠於自己、幹自己喜歡幹的事、且管它現狀怎麼樣,以我行我素但不曲高和寡的恣態破格而出,並成功了的人。
須得有很多很多才華,才能義無反顧地走自己的路吧?
如寫文章的衞斯理、當金融作手的索羅斯,他根本不必選擇幹什麼,天份已選擇了他。

我們從小規行矩步,努力讀書,待人以誠,考取名校,然後以優異成績畢業,我們得到的是什麼?
雞肋一樣的薪水、不一定令你鼓得起勁的工作、和索然乏味的同事。

和彭浩翔聊天的那個下午,我曾經以為大部份的人都可以從心所欲,只有小部份的,才會屈服於環境之下。
我曾經以為,像他那樣忠於自己的興趣和熱情,是一件自然不過的事。

原來我徹底錯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