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8, 2007

法律與政治

「譁,咁悶!」同事SC在茶水房一聽到我說今天那個研討會的題目時,皺著眉說。

不就是。

但奇不奇怪,這個研討會,非但沒有門堪羅雀,反而捧場者眾:
在我左邊,是將於月底退休的財金界高層;
他的旁邊,坐著前朝一位司長;
司長前面,不就是那個叱咤一時、然後捲土重來的前局長嗎?
這還不止,我前面這位先生好面熟,原來時零售集團的老闆,人稱xx少。
賣成衣也有興趣研討法律與政治嗎?我們似乎不能低估老闆的好學之心。
各人交頭接耳,寒暄聚舊,好不熱鬧。

我碰見熟人,他看見我時正和別人握著手打著招呼,忙不過來,但打趣道:「leona,今天我是半個主人家,你就不用我來招呼了吧?」直情把這研討會當喜宴。

在這些達官貴人中間(場內也有法律學者,看來卻成了稀客),還夾雜著數不清的記者;會場四週,早就架起長短火伺候。

這裡之所以濟濟一堂,有說是捧主持人的場,更多的,是因為「小護法」而來。
這是一個俾面派對。

主持人和三位講者端坐台上,美國那位教授由rule of law開始講,內地的學者(「小護法」)接力大談「康先生」(Constitution)和「德先生」(Democracy),最後的結語由一位香港的政治人物包辦,他把話題拉到「內地孕婦到港產子」和終審庭的「129」裁決上去。

主持人是個長袖善舞的生意人,也有到大學講課。我曾經聽過他即席演講,不但演說技巧一流,而且論點甚是精闢,老實說,較諸這個研討會上討論的,動聽多了。

散席時,我碰上好久不見的退休高院法官問他怎麼看今天的題目:法律與政治。

「法律與政治本來就是分不開的,扯那麼遠幹什麼?」他老人家當真是毫不客氣。

他邊談邊送我到附近的地鐵站去。
離開時,我看見西裝筆挺、結了領帶載了袋巾(多謝梁家傑,現在普羅大眾都知道袋巾是上流人士的指定打扮了)的法官大人,混了在川流不息的下班人潮中,好像迷了路。

真是有些不忍。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