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05, 2007

Allen Fung

McKinsey剛剛做好了一個report,講有關中國目前經濟的五個"myths & realities",內容精采。
讓你猜一下:
你估長三角的GDP高些,還是珠三角的(加上香港)高些?
一般成熟國家,包括香港在內,中產階級的定義大約是指卅多四十歲,家庭年均可支配收入約四萬美元以上;
中國目前冒起的中產,是怎樣的?
答案不在這裹;下周三看敝報評論版好了。

McKinsey的報告大多很有水準,又有前瞻性。
早在一年之前,已就中東投資亞洲做了專案報告,"新絲路“(New Silkroad)這個詞,就是他們首創的。
這天我約了他們的Managing Director Allen Fung談談這份新報告,最近開拓了中東專線的同事SC(就是訪問沙特王子那位),也興緻勃勃來湊熱鬧。

出乎意料,身為頂尖顧問公司的MD,Allen一點架子都沒有。他個子不高,說話坦誠直率。
Allen並非唸商科出身,在McKinsey工作前,他原在美國大學教中國歷史!

這頗出人意表。
不是說教書的就不會做生意﹣馮國經和陳啟宗都會教書,更會做生意,特別是後者,我聽過他講話,內容和技巧都比本地政客高班多了。
但歷史教師當上了頂級商業顧問,倒不常見。
為我們安排這次訪問的女友S說,McKinsey請人不拘一格,公司裹既有唸歷史出身的Allen,也有物理學博士;
不像投資銀行,非MBA不可。
「只要是聰明人,我們就會請!」她笑咪咪地說。

說得倒輕鬆。我聽過朋友講McKinsey甄選「聰明人」的方法,可不是那麼簡單。
大前研一也是在McKinsey出身的,他本來是個「核子反應爐工程師」,二十九歲才轉行去當商業顧問。
我記得他在一本書裹提到,McKinsey請人有一套奇怪的邏輯:
如果在面試的時候,有些人喜歡該應徵者,有些人不喜歡:不請;
所有人都認為不錯的,不請;
有些人極力推薦,有些人卻大力反對的,請。
大前本人,就是在最後一種情況下應聘的。
他們要選擇非常聰明,又與眾不同的人,深信這樣才能使團隊迸出火花。

這倒使我想起一位女同事F,實在很適合在McKinsey工作。
F曾經在政府裹當過AO,後來成為Jardine的executive trainee,目前是敝報一名首席記者。
她還是個跆拳道黑帶。
之所以離開怡和,還和這有關係:
那天一位經常對女同事毛手毛腳的鬼佬上司,居然趁F影印時,從後輕薄她。
在驚愕與盛怒下,F毫不猶疑地朝對方揮拳。
電光火石之間,老外已經像泥巴一樣攤了在地上,牙齒飛脫,流了一臉血。

這個女子秀外慧中,敢作敢為,肯定符合McKinsey請人的條件,特別是前述的第三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