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01, 2007

施老闆見招拆招

有同事離職後找施永青,指中原並不如他加入前想像中那麼好。

同事:施老闆,我是因為看了你無為而治的理論才加入中原的。我諗住,中原的老闆無為,應可留出很大的空間讓員工有所作為。誰知這些空間早已被中原內的各級「諸侯」所佔據,像我這類新加入的員工哪有太多的自主空間?我上司非常有為,指東指西,作威作福,這種境遇與我以前工作過的公司差不多。

施老闆:你受了這麼多的委屈,我心裡實在抱歉。不過,你的上司非我直屬,我對他瞭解不多。即使是我的直屬,其實也不是我挑選出來的,他們大部分是在競爭中跑出來的,是市場揀的、顧客挑的、下屬授予的,內裡沒有太多我的個人偏好。

依我經驗,你的上司不應如此一無是處。我雖不管,但天道仍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惡行最終難逃後果的懲罰。若他的下屬都離棄他,他又何來業績向公司交代?你可能未發現他的好處,只發現他的壞處;而其他同事,則可能發現他仍有某些好處可供利用,所以才留下來。

到處楊梅一樣花,尤其在我無為而治之下,公司並沒有太多我的刀斧痕,我的下屬更加本性畢露。人性難免有其醜陋一面,上天不可能甚麼都管,更何況我這個凡人,唯有等壞人將來自食其果吧。其實,大多數的人際遇相差不遠,若是我們只看到環境中的不利部分(這個一定不難察覺),而看不到有利部分,就只會怨天怨地,而不曉得利用環境,進行自我發揮。

同事:施老闆,你又說得對…咁,我可不可以想重返中原工作?你可不可以割一塊地盤給我,讓我嘗嘗當「諸侯」的滋味?

施老闆:好!我在中國大陸有幾個城市的分行,長年虧損,正需要肯作承擔的人手,我可以向中國部的負責人推薦他,但是否錄用,我不能一個人說了算,這個崗位不是直接跟我的,我得由有關負責人來判斷。

同事(面有難色):其實你可否在你下面,直接為我安排一個位置?

施老問:我直屬的同事都是早年機緣巧合下認識的,這些年來,他們工作得不錯,沒有一個肯走,我想不出甚麼理由,不用這些合拍得很好的舊人,而冒風險去用一個新人。這種機會,只能等上天安排,我暫時無能為力。

*** *** ***

早幾個禮拜我在AM730看見施永青這篇「C觀點」,覺得這真是一流談判的示範,所以把它略為改動(主要是改成對答形成,容易看些),公諸同好。

以前我當MT時,間中個心都會「囉囉攣」,想為自己爭取更好的待遇,但不知道怎樣向老細提出。
前男友總是鼓勵我:你怕什麼?看看他怎樣回答你都好嘛,以後你當director時就知道該怎樣應付無知下屬的無理要求了。
這個方法又真是幾好,往往令我提出無理要求時更大膽(當比個interview老細嘛)。

你看,文中這位離職同事是不是很typical?
自視奇高,進來公司不一會兒就想當老細,離職時還想向老闆告上司一狀。
好一個施永青,從頭到尾都表現得從容不迫,沒有動搖過自己的立場和理念。
他不但理智地開解「離職同事」,還「以進為退」,願意給他一個offer試試──如果這個同事真的有能力,施老闆無疑多一個得力助手幫他賺錢;即使不,也沒有損失,反正內地那幾間分行一直在虧損。
他未必想試練這位「離職同事」,但這位大想頭的離職同事,卻被老闆一逼之下,心虛了。

施永青四兩撥千斤,精采。可惜他不是經常寫這類文章。
幸好,中環人CK從不吝嗇自己當老闆的心得,他最近分析同事Fiona和Cynthia的故事,就好看得不得了。
難怪這麼受歡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