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5, 2007

Fracture

這麼精采的電影就這樣無聲無息地上畫真是可惜。

Anthony Hopkins演的男主角開槍射殺紅杏出牆的妻子,然後把自己困在密封的大宅中,直到談判專家前來。
他親口承認控罪、證物當場檢獲,在法庭上,他甚至不聘請律師,只要求自辯。
Ryan Gosling演的檢控官,入罪率97%,年青自信,即將跳槽到大Firm任職,滿有信心兩週內可以了結這最後一宗案。

但世事豈能盡如人意。

關鍵證物(手槍)居然完全未被發射過;
那位談判專家竟是Anthony Hopkins妻子的情夫;
Anthony Hopkins雖然沒有律師,卻輕易令自己脫罪。
因為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中。
他掌握了所有人的弱點(fracture),巧妙佈局,縱犯下滔天罪行,卻令自己全身而退,擺明嘲笑司法制度。

結局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破案/入罪關鍵就是因為Anthony Hopkins千算萬算,居然算漏了自己也有fracture。

Anthony Hopkins的演繹無懈可擊,充滿Dr. Hannibal Lecter的影子。
但我和女友更鍾情演年青律師的Ryan Gosling;女友看過他的Half Nelson(獲提名奧斯卡),我看過他的The Notebook(《忘了,忘不了》),是我最愛的romance之一。

雖然喚作Fracture,這套電影幾乎fracture-less,值得捧場。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