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09, 2007

Ooops,又撞板了

「沈旭暉是不是去了港大教書?」同事SC問。
「嗯哼,」我漫不經心地答:「是嗎?不知道啊。」
「我明明看到有一篇報導,說他是港大的什麼什麼教授啊。」SC說。
她邊說邊拿起一份報紙,「看。」
我望了一眼,天,這是我寫的呀。

就是我去訪問沈旭暉,寫法國大選那篇文章。
在旁邊的一篇配稿中,沈成了「港大」的教授。
怎麼可能?
我怎麼完全沒有印象這樣寫過?
而且,我在完稿前,還專門電郵給他覆查過呢。

原來配稿中本來沒有提及沈的銜頭,編輯為我加上去,然而他忙中有錯,不知怎地那就成了港大了。

非常不好意思。
幸好沈完全沒有怪罪的意思(我想那篇文章,對於他來說,大約等於一則娛樂新聞吧,他不會花超過三分鐘在上面)。
換了其他人,可能會對我咆哮起來。

在那個訪問裏,最精采的部份是提及法國的內部矛盾時,沈說球星施丹是整合法國不同族群的人物;如果沒有他,去年和前年的騷亂,可能要提早五、六年發生。
這是精闢的觀察。
可是我的一枝禿筆,沒有好好發揮它。

本來是安排在上周五刊出的,後來改了在周三。
那是因為沈講了對兩位候選人作電視辯論的看法,觀點獨特。
如果我不在周三(五月二日,候選人辯論那天)刊出,就浪費了一個小故事;
要不,就需要在辯論後又去找他一次,補充對候選人表現的看法。
我太懶了,也不好意思煩人家一次又一之,所以改期了。
這一點,必教專業的新聞從業員不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