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8, 2007

Sir David Akers-Jones鍾逸傑

一群富豪二世祖忽然政治,欲組「百人會」,回饋社會。
此事實在令人好奇。
香港富豪們不借助任何團體,已有足夠渠道影響施政;要花錢搞關係,不如捐錢去內地建希望小學,何必弄個四不像。

我和老師商量,不如借這個新聞,找些具權威的人談談,寫篇有關「智庫」的文章。
老師建議我找前布政司、工商專聯(BPF)的鍾逸傑。
「阿Sir」在官場打滾半世紀,作為老江湖,大可以點撥一下這群二世祖。

「阿Sir」已經八十歲,說話很慢,但人很可親。
我還沒有開始問,他先發制人:
Do you think we have a surfeit of think tanks?

我把「surfeit」(過多)聽作「surplus」(有餘),正猶疑間,他已開口教我這個英文生字;
提到智庫很難影響政府,他用上「carapace」這個字,怕我不懂,又拼一次,並解釋:如烏龜,就有一張carapace
這個字我懂,故接口到:some people have carapace。
他點頭:and governments have carapace too.
一個訪問,總算在戰戰兢兢下展開。

也許我問的問題太笨,引不起他興趣,他老是問我別的東西。
他問我住在哪裡,我答某地,他點點頭:「我第一次去哪兒時,是一九五八年。」
五十年前!
他問我家裡怎樣,我說我和父母弟弟還有兩隻貓住在一起,他頷首:「你看,有了房子,你才會對這地方產生感情;房屋是社會穩定的基石。」他退休後當過房委會主席,而今仍不脫對房屋政策的關心。

訪問中途,電話忽然響起來。
「Excuse me,」他微微欠身,從西裝口袋裡摸出一部Blackberry。
Blackberry!
一個八十歲的老人家,退休後才學會用電腦,而今常用blackberry。
這事實在有趣。
BPF的朋友C告訴我,這是她們送給「阿sir」的禮物。結果他喜歡得不得了,常常對別人說:I can't live without my blackberry.
不知道她們什麼時候送他一部iPod。更有型。

為了寫這篇文章,我大概找了在香港搞智庫年資(年齡)最深和最淺的兩個人:
除了Sir David,就是匯賢智庫的Ronald(陳岳鵬)。
多有趣。

下周見報。在這之前,不如看看Roundtable一篇講智庫的文章
香港少有談及智庫的文章,寫得不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