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08, 2007

AO的一天

「AK calling control room,陳x林入左男廁!」立法會一角,一個眉清目秀的年輕女孩用walkie talkie向控制室報告。
「收到。CY,唔該mark實男廁,make sure陳x林返黎投票!」對講機中傳來order。
不一會兒,「TC calling control room,x少啱啱出左立法會大樓,佢話要去Hong Kong Club飲杯咖啡先。」駐守立法會正門的一個男生,急急向控制室報告。
「收到。老闆會call x少手提,叫佢飲完咖啡記住返轉頭投票。」

一到立法會要通過什麼具爭議的「大bill」(重要議案),大樓裏裏外外、樓梯廁所、出口大堂,就會出現以上對話。
一個二個手執walkie talkie的年青男女,不是什麼「保護證人組」的探員;他們是政務官,俗稱AO。
此情此景,對於各尊貴的議員來說,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
有些體諒人的,會向這些未來的高官們說聲「辛苦哂」;部份不賣帳的,則會冷嘲熱諷:「乜去個廁所都要跟住哂呀。」

天子驕子政務官,要去當「狗仔隊」咁陰公,也拜這些尊貴的議員所賜。
特首手中無票,民主派又老是對著幹,政府唯有在每次重要投票時,出動部門大大小小的政務官,「箍實」有可能投票支持政府的議員,確保一票不漏,議案順利通過。
輩份稍高的,可以在control room裏指點江山;新人就不可避免要駐守各要塞,報告議員行縱。對他們來說,沒飯食是等閒,有時連廁所也不敢去,生怕一離開崗位,有那個該投票的議員趁機逃之夭夭,一旦議案有什麼差錯,如何交代?

我問剛剛脫離AO生涯的朋友,除了間中當「狗仔」外,政府裏還有什麼事幹。
Paper work。他說。
一切和文書有關的工作,包括回覆議員提問、市民提問、撰寫報告、作會議紀錄…
除此以外呢?我再問。
開會。他答。
每一個會,從會議agenda、約人、book房、做recap…一腳踏。專業開會人。
怪不得他要走。

政府請一個AO並不簡單。
假設每年有一萬人報名吧,通過第一輪測試(中英語及aptitude test,多項選擇題)的有八千;八千人再通過第二輪筆試,給予data file一疊,書寫中英長文各一(多數還要搭一篇中或英的短文;考創意的),經過這個考驗,基本上已把大部份文盲掃清,過得關的五六百人起碼會考中英語達C級吧;好了,這五六百人還要通過第一輪面試,其中抱括即席演講及與三名考官以中英普通話對答;能順利到達最後一輪面試人,不超過一百。

最後這一百人,要經歷幾乎一整天的考試,包括密集的小組討論(其中要作不同的角色扮演,及輪流當會議主持)及最後的五對一(是,五個考官對一名考生)終極考驗。

我想說,最後選上當AO那十多廿人,即使不是什麼天才,也不會是什麼笨伯。
至少能言善道,有自己思想與立場,幸運的,也許還有一腔熱血。
你讓人家去當狗仔隊?
是不是資源錯配?

「Control room calling各位,收隊。范太話已經凌晨十二點,今日休會,聽日繼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