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4, 2007

忽然科技

在香港,「忽然科技」的人除了葉劉淑儀,還有我。

前些日子,葉太領著一群IT界代表,往政府總部請願,反對把工商科技局更名,去掉「科技」二字。
她這樣做,既打響參選立法會的頭炮,也把她和科技界的關係明確化。

當時我就想,找她和我那些在香港搞web 2.0 start-up的朋友對談,不知是怎麼一番光景。
他們的想法,和那批「業界」,其實相去甚遠。
而且葉太喜歡出色的年青人,我的朋友該合格有餘。

本來只打算寫一篇稿,可是自與David(EditGrid)和Greg(aNobii)談了以後,不得了,決定一開三。

如果用 Google的blogsearch尋找EditGrid,會得出四千多個選項;
aNobii也不示弱,與前者叮噹碼頭。
全世界都有博客在談論它們;其知名度在香港的web 2.0當中,數一數二。

David的故事,博客們大概早有所聞。
他出身基層,七八歲開始,就和爸爸拍檔,推著車子在大南街賣橙。
「一蚊一個,十蚊十一個」那樣叫賣。
早經風霜,少年的經歷既鍛鍊了他的膽色,也造就了他不怕吃苦的個性。
在EditGrid創立的初期,他連續十八個月只給自己六千塊月薪;公司員工的薪酬也比他高,但他寧肯用市價搶好的人才,也不教員工和他挨窮。
今天他坐在灣仔一座商廈頂層,地段雖然不夠高貴,但是景觀一流。
公司剛剛收到第一筆為數以千萬計的創投基金,他高興地說,這個月我可以負擔家裏一切開銷,這是我最大的成就。
他展露陽光燦爛的笑容。

Greg卻完全是另一回事。
他從小家住太古城,中三那年被送到美國唸書,零一年回港,在一家網絡公司工作過一陣子。
至零四年,他卻不幹了。
那時搞aNobii的念頭大概開始醞釀,所以從零四年到零六年,他沒有好好做過一份工。除了一份,下文再談。
如果是別人,早就成了什麼雙失青年、隱蔽青年。
可是他不是別人。他說,路不一定總是要往前,有時可以打橫,有時也許打斜,向後退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那段時間,他最大的消費和活動,就是買書和看書。
從Amazon那裏,「一扎一扎」書那樣訂回來看。
零六年決定認真搞aNobii時,他辭去了當時唯一的工作:他本來在蘋果日報當寫手,每周寫四篇「蘋果批」。
宋漢生就是他。
我在前面提過一個文章好得教我尷尬的人,也是他。

昨天我約了他們到匯賢智庫去和葉太見面,Greg甚為「俾面」,特地穿了一件「有鈕既衫」和換上一條長褲(當然是帶有破洞的牛仔褲)。
David仍是T恤和短褲,沒變的還有招牌笑臉。
我其實病得七葷八熱,發燒之餘,感冒藥像一帖鎮靜劑般令我昏昏欲睡。
幸好他們都沒令我失望。

精采的內容,下周起見敝報論壇版。

補充一點:正如葉劉淑儀並非「忽然」科技(她十幾年前已司工業及科技官職),其實我也並非真的「忽然」科技起來。
林永君(Ringo)淡出慧科(Wisers),投入他的「第二春」魔㕑網時,我可能是全香港(必然是全球無疑)第一個訪問他的人。
當時令我著迷的,並非科技,而是他那種entrepreneur spirit。
對David和Greg,我也是同一種感覺(即使他們的風格是如此南轅北轍)。

容許我再補充一點好嗎?
那天和葉太見面後,我本該立刻回家抱頭大睡,可是忍不住到書店走了一趟;想找一本詹宏志的書。
我剛踏進門口,一打照面,卻碰見Greg準備離開。
我問他幹嗎不馬上回公司去(他碰上了一件麻煩事),他竟然嘆一口氣:「書對我來說真是太吸引了。」一副不能自拔的樣子。很可愛。
他反問我怎麼也不趕緊走,我說我也在找一本書。
他忽然像對小孩子說話那樣:「你快D返屋企啦,唔好亂咁行啦。」
我笑了。雖然最後還是沒找到那本書,但能和他巧合地碰上一面,還是值得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