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2, 2007

羅范椒芬

羅范椒芬掛冠,我覺得遺憾。
也許很多人不喜歡她的作風,但不能否認,她魄力過人,也能幹。
也許她曾做過一些愚蠢的事,講過一些愚蠢的話,但在請辭這一件事上,她卻做對了。

第一, 她若非執意求去,將連表白心跡的機會都沒有,會有那麼多人看她的公開信,心中感慨「我的經歷,會不會是他們的明天?」嗎?她至少獲得了同情。
第二, 她為自己和政府解決了一次重大的危機。
回想當年的董建華,他一天不下台,全香港特別是民主派,就可以天天倒董;他一「倒」,戲就唱不下去了。你估民主派不遺憾嗎?
目下羅范椒芬置諸死地而後生,民主派就不能慢慢將她凌遲,最多踩多腳「早就該下台啦」,可惜一點政治油水都撈不到了。

高人說,羅范椒芬有今天,致命傷是在她上位最快的十五年裡,沒有一位老闆好心提醒她,凡事不要做盡。人太鋒芒畢露了,對其他人是威脅,沒有人喜歡,人家巴不得合力把你攆走。
特別是為官,更加要扮蠢。你(看起來)笨,別人就不會把你看在眼裡,也不會起心整你了。
聰明一世的蘇軾不是說過嗎?
唯願生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
我心想,那些眼見羅范椒芬處事太拼博而不提醒她的老闆們,可以說是第一批set her up的人。

還小的時候我當過一陣子實習記者,彼時跟了一會兒教育新聞。
記得有一個黃昏,當時的教育署署長羅范椒芬要出席一項俾面派對,阿姐著我去守著,好問她一兩個問題。
我記得當時她可不像如今那麼生人勿近,與會的人絡繹不絕地和她寒暄,我雖一直在她視線範圍內,卻不敢走近了打擾她,也不敢離得太遠,怕她溜了。
豈料她應酬了一會兒,忽然指著我擋開來人說,這位小姐等我很久了,她會陪我離開的,請不用送了。
然後拉起我的手,著我陪她到停車場去。
初出茅廬的我,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下,陪著當時的新貴離去。
阿姐吩咐下來的任務,自然水到渠成了:)。
照理說她這麼心細如塵,既禮貎地推辭了不斷來巴結她的人,又讓我交差,怎會讓自己後來陷來那樣的境地?

如果說她離去對教育界是好事,我想問:誰的教育界?
是張文光的、教師的、還是學生的好事?

2 comments:

檸檬知主 said...

看了好幾篇你過去的文章,真是獲益良多。
對未來多了一點勇氣,也更珍惜自己心中的一點衝動的傻氣。
說到底,似乎男女成就的分別不單純在於社會觀念,而是追求目標的衝動和意志吧。
(p.s 本來想看完就走,不過好像不太禮貌。就留個腳印仔啦。:))

Leona said...

檸檬知主:
腳印仔留到這裏來,有心、有心
以後多些交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