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4, 2007

陳惜姿之二

回中大與EVA(陳惜姿)聚舊,發現她已懷了第二胎。恭喜恭喜!
這是個女兒,預計秋天出生。
她的小哥哥才五歲,光幻想將來小兄妹依偎著媽媽的畫面,心裡都覺得甜。

EVA本來是為了多點時間陪兒子才離開《壹週刊》、轉到大學教書的,可是一到暑假,她又蠢蠢欲動,非親自出馬不可。
以前專訪查良鏞等世界級人物的她,前年走訪十八區,訪問區議員,寫成《區區大事》。只是非賣品,然好評如潮。
去年,她「變本加厲」,長途拔涉深入天水圍採訪名不經傳的師奶,成為後來再版又再版的《天水圍十二師奶》。
該書賺人熱淚不在話下,最重要是引起社會重視,誘發了民間大大小小自助助人的運動,連內地媒體也要採訪她。
今年,她的「PROJECT」,只有一項,就是懷好這個孩子。
EVA扁扁嘴投訴:「死啦,都冇用到腦,呢個女第時會唔會無腦呢?」
把我們弄得啼笑皆非。

我這樣想:人人都想生個美麗與智慧並重的女兒,希望她將來即使當不上徐子淇,也可當個張寶華。
可是,太聰明的女孩會吃虧,太美麗的女孩會吃苦。
最好聰明與美麗各有一點點,將來能讀書就多讀點書,自然散發氣質。
盡能力給她最好的家庭教育,讓她從小學會善解人意、樂天自信,將來必然幸福快樂美滿。

我沒當過EVA的學生,可是曾經冒昧向她請教過一些功課,她教了我兩道寫人物的板斧:
第一,問自己為什麼要寫這個人、他和別人有什麼不一樣、為什麼非寫他不可;
第二,不管對方是什麼人,不要戴有色眼鏡視之,不吹捧也不輕視,與之平起平坐。
光這兩點,已令我受用無窮。
當初我向EVA請教時,不是她學生,又帶點傲慢,她依然傾囊相授,令我尊敬。

EVA年紀比我略大,經驗長於我,但又不致於有代溝,所以我很愛和她聊天。
加上她曾和世界級人物深入接觸過,看人看事很有一套。

我們說起了林燕妮。講她每週在《壹週刊》寫的專欄很好看,而且專挑舊事寫,很動人。
EVA說,那是因為她最愛的人已一個個離她而去,她要開始為自己立傳了。
不過寥寥幾句,可是一份蒼涼感油然而生。
一個這麼聰明美麗的女人,才多少歲啊,已開始為自己立傳了。好心酸。
(唉,她又美麗又聰明,難怪又吃虧又吃苦)

我們又談起了那些會寫123和ABC的大胸脯才女。
EVA叫我看開些,因為這些所謂才女什麼年代都有:「你不要那麼容易作嘔吧,她們終有一天消聲匿跡的。」

EVA知道我最近和那群搞STARTUP的小子混得蠻熟,半開玩笑說:「喂你也不要一片丹心光朝著他們啊,是不是有點RISKY呢。」
是是是,故友牛津畢業後直入英資大行當培訓生,今已成為集團澳門分公司的「升降機保養部經理」,絕對可靠。
是該約他喫茶了。

同桌的朋友問我加入傳媒年餘,將來的路想怎麼走,會不會想學某某,將來當個主筆什麼的。
我想,讓我寫社論,談政改綠皮書與國家股市瘋漲不是不行,偶一為之應該幾好玩,但若天天寫…
不知有朝一日會不會吐血。

我凝視EVA,終於很沒禮貌地衝口而出:「我想像你。」

今天的EVA,做自己愛做的事,愛應該愛的人,能為社會做多少就多少,自由自在。
她不在乎人家怎麼稱呼她-才女也好,甚至更肉麻的人物專訪之王也好-我相信,你喚她作「師奶」,她不知多開心。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