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5, 2007

於丹・易中天

這篇文章不是想談於丹和易中天那個精采的對談。報紙談過了,大家去翻報紙看吧。

因為要寫稿,碰巧FLORENCE剛和於丹作了專訪,我就借了她事前準備的一些材料來看看(其實什麼材料都不看也可以寫一篇《五分鐘聽講座》啦,不過自己想看)。

直到看了一篇梁文道(四月二十二日《蘋果日報》)談「十博士大戰於丹」時,就感慨起來了。

我去年寫過一篇易中天,說在內地,真是人怕出名豬怕肥。一旦你紅了,捧你的踩你的都一湧而上,有人想叨光有人渴望一罵成名,被捧被踩那個人,真是少點定力也會瘋掉。

易中天如是,於丹也如是。

易中天我寫過了,關于于丹,梁文道寫得好,我就引他的話,自己決定慳番啖氣:

*** *** ***

「最近中國文化界有一個奇特的現象,叫做『十博士』現象,意思是動不動就有十個博士出來聯名反對些什麼抗議些什麼…十博士聯名寫信給中央電視台,要求於丹『下課』…

「許多人說這批學者放著正經的學問不管,到電視台的節目亮相是好名媚俗,接下來就有人用嚴格的尺度去檢查他們的一字一句,當然挑出了不少毛病,然後就說這是曲學阿世、毀了學術、荼毒眾生…

「於丹…是個搞傳媒的,憑什麼學人家說《論語》?…所以十博士急了…

「看事情要公道點,假設那三百五十萬個買了她的書的消費者有一半真的看完全書,那就是一百二十五萬了;…這一百二十五萬讀者裡頭又有一萬人意猶未盡,找楊伯峻的《論語譯註》回來細讀…這還不叫普及經典?這還不算無量功德?

「很多人以為侵犯言論自由的只有政府官員,其實(十博士)這樣子寫信向媒體管理層施壓,要他們炒人,不也是侵犯言論自由嗎?…不管你是胡錦濤還是十博士,二者的分別只在於權力大小,幹的都是同一回事。

「身為博士身為知識份子,竟連這點粗淺道理都弄不懂…不讀博士固然可惜,讀了博士有時候更可惜。」

*** *** ***

所以我常認為,台灣、香港的風氣就比內地好,人都有個人格,即使不是知識份子也懂得尊重別人。
香港是個宏揚中國文化的好地方,可惜dominant的那個電視台太白痴了。

難道香港真是養不起一點點對文化有要求、有品味的人嗎?
我剛聽過南方朔的講話,他說:「香港不應只當一個購物中心。」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