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31, 2007

倪匡・詹宏志・讀與寫之二

(續)

問:我曾經追看倪先生的《女黑俠木蘭花》,追了三十多集,後來書絕版了,追不下去。請問木蘭花最後有沒有死?
倪:當然死了,任何人都會死嘛。
(眾笑)
木蘭花是我廿多卅歲時寫的,寫了六十多集,都幾十年了,我怎麼記得清故事怎麼發展?
我想你上網查查,應該有收穫。

問:說了半天的科幻推理小說,請問兩位怎樣看《哈里波特》?
詹:哈里波特的故事太簡單,不是說情節不豐富-而是不夠複雜-故此不算最好看。
可是能令這麼多小孩看完這麼厚的書,我說這是功德無量呀!
倪:其實我老是不理解,為什麼要排隊買書呢?
書又沒有腿,不會跑掉的。

(主持人馬家輝插咀:我昨天(指週五)就身受其害,女兒從凌晨兩點鐘開始,每小時叩門一次:爸爸我睡不著,我六點要起床買哈里波特。
好不容易等到六點鐘,我看著孩子讓遠征那樣出門去買書。七點鐘回來了,又叩我的門:爸爸替我和哈里波特合照。)

倪(續):我六十歲以後,深感人生苦短,就不再看翻譯小說了。
而且我年青時候看的是還珠樓主的魔俠小說,那種氣魄…現在怎會去看這些小兒科?

問:詹先生,聽說你每天只睡四小時,所以可以看好幾個鐘頭書。可是我每天一定要睡夠八小時,那怎樣才可以用最少時間看最多書呢?
詹:我並不是為了看書而只睡四小時的;我幾十年來,就是習慣了只睡四小時,也不累。
每天睡至四點鐘,我就醒了。這時候總不能起身跑步,把人家吵醒,故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泡泡咖啡,看看書。
我特別喜歡早在工作,就是四點到八點鐘這段時間,做著做著,天就亮了,是漸入佳境的(不像晚上熬夜,是漸入困境),有一種開展中的狀態。
對於我來說,讀書就是最大的娛樂,我不為任何目的而讀書, 即使再孬的書,也要讀出好處來,才不辜負我們相處的一段時間。

(恕我打個岔,詹宏志的語文能力真是了不起。就像以上這段話,他不過順口而出,也沒加什麼修飾,我聽的時候已覺意景俱佳,深為感動,如今寫出來,更是回味再三)

倪:我每天最少要睡十三、四個小時,可是我一樣天天看兩三個鐘頭書。

問:日木松本清張的推理小說,往往以諷刺時弊為主、辦案為副,這是不是不算好的推理小說呢?
詹:六十年代美國的Patricia Highsmith,寫了一本叫The Talented Mr. Ripley的小說(按:即電影《心計》原著。當年由甚靚仔的阿倫狄龍演主角,九十年代改由不算靚仔的MATT DAMON翻拍。我兩套兩影都看過,同樣精采,然而後者的OST超正,值得掏荷包)。

和其他推理小說不一樣,整個故事大約只有二十二到二十四章這幾章,是有提及查案的,其餘章節,都是從犯眾者的心理出發。
故很自然的,讀者在閱讀過程中,就會站在犯眾者那邊,甚至每當他有危險時,都會捏一把汗。最終犯罪者(即電影中的阿倫狄龍/MATT DAMON)果然得以逍遙法外。

這本小說出版後,引起極大道德審判。該書被提名一個推理小說獎,其中一位極有地位的評判艾倫坡(不知有沒有聽錯),甚至以罷選抗議,故最終選上了另一本小說。
可是到了今天,沒有人記得當年拿獎那本小說,但大家仍然記得The Talented Mr. Ripley。

(好小說就是好小說,讀者自會判斷。獎項不過是一群人以傳統評審標準作出妥協後的結果,其實並不值得一眾有心寫作的人吹捧。
我就沒聽倪匡拿過什麼小說獎;亦舒也好像沒有。)

*** *** ***

雖然我也喜歡文字,可是我覺得書展的講座應該上網。(還是有,但是宣傳欠奉呢?)
不是因為什麼版權問題吧?
如果美國WALL STREET JOURNAL搞的D5(就是月前STEVE JOBS與BILL GATES同台那個會議)也可以全程網上直播,爾後還可以翻看(後來還上了YOUTUBE),我想不通區區一個香港的一個書展,為什麼做不到?

唯一的解釋,就是給予我等寫文章的人,一絲生存空間。
但這絕不是最WIN WIN的SCENARIO。

4 comments:

michelle said...

啊 感謝把訪問寫出來!! 好讓我們這些不知或不能參加書展的也來感受一下現場氣氛! 謝謝!!

michelle said...

hello 通知你一聲,今天我的粗手向你的小手打了個招呼啊 (看 http://petiteinote.blogspot.com/2007/09/blog.html)。再見。

Leona said...

michelle - 真是太客氣了。我寫下來,目的之一就是希望多些人可以體會到這個精采的講座。謝謝你的捧場和欣賞!

michelle said...

謝謝你的連結 leona !! 深感榮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