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6, 2007

MAX・JUSTIN・宋漢生・耿春亞

我第一次見宋漢生時,記得他曾經告訴我,有一本書,他每每才翻幾頁,就看不下去了-「也許要等有一天,去荒島的時候才能把它看完。」他說。
那是一本叫做G.E.B的書。
一天無意中瀏覽ANOBII時,竟然被我發現一個「聲稱」身在香港的、叫「MAX」的人,把這本書看完了。
更令我疑惑的是,這個MAX,看的書十分十分精采。
我一度以為那是我所認識的MAX,所以很冒昧地把他加在我的朋友名單上。
後來才發現張冠李戴了。

但誤打誤撞(well,也不是真的誤打誤撞啦,我是有心裁花的),我還是和這個MAX認識了。
這是個可愛的資優生。他升小學、中學和大學時,都跳了一級。所以儘管已在中大唸碩士了,年紀還很小。
關於那本叫「G.E.B.」的書,MAX說,他把它「當《愛麗絲夢遊仙境》」看。
(但你不知道,寫作《愛麗絲夢遊仙境》那個牛津教授,其實就是個數學家)
這麼有趣的人,我當然想認識,那怕,天,要我攀山涉水回到中大去。
然後興緻勃勃地,介紹他給宋漢生認識。
此事發生在本週二。

MAX帶了一個朋友來,那個朋友,恰巧,曾經投稿進來,被我們登了(籲。你得知道,被在下拒絕的人,遠多於被接受的)。
他就是JUSTIN。一個快要跑到美國唸書的中大人。

由於我們見面的地方,離耿春亞的辦公室很近,我就告訴了他這麼回事,看他能不能來。
我知道,耿春亞有話要向宋漢生說。

見面的內容,JUSTIN寫了一篇上佳的網誌(與君一席話),我就不重覆了。

到了晚上八時,我不得不走時(天,又是四個小時!評論版還等著我看版呢),宋和耿終於站起身話別,重重地握手。
我覺得,那一刻,如果不是我等蛋散在場,他們應該會大力擁抱、互拍背肌、然後頻呼「好兄弟、好兄弟!」。
那份惜英雄重英雄的情誼,我好像只在武俠小說裡見過。

我終於忍不住問耿春亞,你為什麼專門跑一趟,毫無保留地,告訴宋漢生這番話?
耿說,因為我聽你說過他,知道他弄了一個很漂亮的網站出來(ANOBII),現在是個關鍵時刻,若不能繼續會很可惜。而且我想,我們將來應該會碰頭的。
所以他不計回報,向宋漢生獻計。把姓宋那小子嚇得愣住。

耿春亞就是這樣一個大器的人。
他說他團隊裡的人,那怕不要錢,都願意為他拼(打一個岔:耿說他從不用互聯網尋資訊,他只用互聯網尋人-就像我在ANOBII把MAX找出來那樣)。
在他的船上,他是領航的人,目前也許不能許諾什麼,但是他的兄弟們知道:「如果船要沉了,那怕只剩一口氣,我也要先把你弄上岸;如果要死,我先死。」
朋友,這種人,你一輩子不會見到很多。

耿春亞和宋漢生,你應該記住這兩個名字。

2 comments:

VC said...

Ok. 記住!

17-1-08

李李1 said...

Ok. I will not forget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