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2, 2007

給我的情書




我真笨,上月中有人在網絡上寫了一封情書給我,我雖然看過了,卻渾然不覺,真是蠢鈍如牛。

*** *** ***

Readandeat給大家寫情書,我在想,有沒有一點話想跟你們說呢,於是,我想起這兩個形象鮮明的女孩。

一所大學兩個學系,或許年紀相若,但相信兩人並不認識。

近似的職業,同樣的聰穎。甲的工作需要穿梭於精英之間,乙的工作令她常在草根階級身旁徘徊。

似乎,兩人都經歷過感情困擾 (這年頭,誰不呢?何況二人聰敏如斯),甲為此認為大學生活留有遺憾,乙為此夜夜失眠狂歌當哭。

同一個起點,奔向兩極的末來。

與精英為伍的甲,越發神采飛揚自信滿滿。

遊走於與低下層間的乙,越發悲天憫人自傷自憐。

兩人都在工作對象中看到自己,卻不難在她們之間,看到一種狂熱。
……
對自己持平一點,也給他人一個持平判斷的機會,好嗎。

*** *** ***

謝謝怒火小姐
許久沒收過情書了--那就像白堊紀般遙遠的事。

最近有人問我,為什麼生前男友的氣。
那晚我大概喝醉了,也許什麼都沒有說吧?
目下人清醒了,我想說,其實,我已經不再生他的氣啦。

很簡單:他如果不提出分手,現在我恐怕已經和他結婚了,那末,我如何能「與精英為伍」呢?
當然,說句公道話,前男友也是一名精英:讀書、寫文章、演講、唱歌、打網球(是咱中大網球隊的呢)、做生意,樣樣皆精。
只是當初眼中只有他這麼一位精英;如今有許多許多。

還是那句話:人家對你不好不要緊,至緊要你要對自己好。
她的故事,我時時引以為鑑。
其實我真的不惱他了--還希望他健康、快樂、富有、身邊美女如雲、無災無難到公卿...
我不是說反話,而是真的想他好,那末我就不用再擔心他了。否則,我這人特容易心軟。
雖然我很懷疑,曾和我一起的人,還會看上怎樣的女子。
呵呵呵。

其實誰沒失戀過?
愛得越深,愛得越久,越傷心難過
前男友是我的初戀,我們拍拖八年,去年年底分手前幾乎結婚,甚至已通知了部份親友,分手前不久他還送我上面的玫瑰…

親愛的,我能克服,妳也可以。
是,我說的是妳-我沒見過妳,可是妳讓我知道我是怒火情書的另一位女主角、妳不敢留言因為妳與我同行,怕同事從這裏把妳找到...

我喜歡妳開懷大笑的樣子,要保持啊。

12 comments:

tintinbright said...

Nice to see you recover, 正昰輕舟巳過萬重山, 也無風雨也與情

我沒有情書送給妳 ... 只能送妳彭羚的
"給我愛過的男孩們"

Leona said...

TinTin - 謝謝,謝謝。
李白與蘇子,是我最愛的詩與詞人。

還有這句話,也可以和失意的人共勉:
沉舟側畔千帆過,枯樹前頭萬木春

噢,我愛過的男孩…
不知該不該用眾數(plural)
哈哈

readandeat said...

我從沒失戀過,失敗就試得多。嗚嗚……

bleu said...

但都是有可惜的感覺。

前陣子看到你寫"前"男友,我就知,你和"你的肥仔"已玩完了,再回想去年底你好像從網誌消隱過一段日子,忽然明白了

一段從大學走過來的感情,兩顆智慧又投契的心,最終也是分開,教我這個旁觀的路人甲,還是有好惋惜的感覺。

苗娜 said...

分手﹐ 如果不痛的話﹐ 怎知自己愛過﹖

這次的分手是下一次戀情的開始啊~

:)

Leona said...

讀與吃-你真是幸運女郎
如果可以選,我寧可要許多許多次小小的失敗,也不要一次重重的失戀

bleu-我可能並不認識你,可是你卻讓我有種熟悉的感覺…那短短幾句話,很讓人窩心。謝謝你。

從大學開始牽手直到耋耄的情侶,到底有多少?
我看了你的留言後,問自己這個問題。
結果我想了好一會兒,只想到他們:
Rose & Milton Friedman (佛利民夫婦)

因為,我親愛的姐妹們,與漫長的愛情歷史相比,女子開始上大學,不過是最近的事。
噢!

你又提到了投契。
不如讓我們從purely scientific的角度來看愛情:
-為了生育較強壯的下一代,人們傾向尋找與自己不同的人交配;因此,越是不同的人,越容易互相吸引。(好make sense係咪?)
-但到結婚生子時,出問題了。因為凡高等動物繁殖的目的,都是replicate自己。換言之,這對南轅北轍的夫妻(根據第一點),都想把孩子教得跟自己一樣,而那是不可能的,因為孩子不能同時像兩個不同的人!
結果,爭執由此而起…

看來,愛情從一開始,就充滿矛盾。
兩人必須有足夠的不同使他們一開始時能走在一向,又必須有足夠的分別使他們最終不會分開。

要不,只有兩個出路:
a.不要生育下一代
b.如張愛玲所說,人們愛的是一些人,與之結婚的,又是另外一些

苗娜-你挑的名字真好聽。承你貴言了。

德州卡門 said...

愛情這家伙,總在妳最不在意的時候出現,也喜歡在妳毫無準備下一走了之.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何況妳現在終日在才俊中游走,還大膽把留言開放,那怕沒有更好的機會呢!

Leona said...

卡門:

實不相瞞,「終日在才俊中遊走」完全出於工作需要,與個人的機會沒什麼關係。

若為了個人機會,才不混在這批web2.0才俊中呢--
當然以金融界的才俊(利)、學術界的才俊(名)、政治界的才俊(權)為首選了

如陳惜姿小姐再三告誡,終日價和這些web2.0的小子混在一起,除了快樂之外,是不是Risky了一些呢?
哈哈哈

開放留言有助增加個人機會嗎?
噢,但願如是啦
謝謝關心!

Yun said...

Hi Leona,
I have been reading your blog through feed reader, didn't realize you have opened comments. So just want to say hi.

I have been reading your blog for a long long time, way longer than most of the blogs that I'm reading now. And I can't remember how I found your blog, it wasn't by links that I know.

Cheers.

Leona said...

Dear Yun,

Thank you for being loyal to this blog, even the blogger was so stubborn that she closed her comments.

Hope you would like to hang out here more than before. And please don't forget, I'm now listening.

yours,
leona

chimmelody said...

leona:
回應你那句"終日在才俊中遊走"
我想起當年諗新聞系實習時,每位同學都想跑政治版,因為政治版是給能力最強,寫作能力最好的同學跑的;曾經有外系同學笑說,政治版有什麼好,真正的"才俊"是在娛樂版呢!
(可能受到教授們的洗腦,以及見到娛樂新聞報導的手法,我們深深認為跑娛樂版是不用諗大學的呢...十分迂腐的想法)
所以你與WEB2.0的才俊打交道,也不錯啊!

Leona said...

Chimmelody - 實不相瞞,除web2.0外,其實我也跑一點點政治的東西。

對我來說,跑政治與跑web2.0,其分別在於:
- 跑政治時我通常穿套裝,出入銀行區;
- 跑web2.0時我通常穿jeans,出入starbucks

幾近精神分裂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