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4, 2007

亦舒・才子・女主播

女記者人很聰明,又八面玲瓏,在行內很吃得開。
上級決定好好栽培她,為她設計了一張書單,要她逐本看,希望充實她的內涵,助她更上層樓。
一天,上級問她,怎樣,在看什麼書?
答曰:在看亦舒。她有本新書好過癮。



上級不知道她是故意這樣答(以表示,唓,本小姐不看書一樣咁掂),還是她真的只喜歡看亦舒。
但不管原因是哪一樣,總之無謂浪費大家時間了。
不久公司地震,上級離開了,女記者留下。
上級move on,天地更遼闊;女記者腹無半點墨,唯有成天罵罵罵,以示自己「critical」。

下回有人問你在看什麼書,如果一時想不出,記住不要答「亦舒」或《Harry Potter》。

答《老人與海》好了。

*** *** ***

飯局上,我身旁的才子甲和才子乙在談各自正在看的新書。
才子甲看的是一本講軍事政治的書,我只看了標題,一點概念都沒有;
才子乙看的是一本全德語的書,我連標題都看不懂。
然後最恐佈的事發生了──才子甲、乙問我:
請問你在看什麼書?

老天!
唯有硬著頭皮,顫抖著拿出薄薄百多頁、圖比字還多的《Whatever You Think Think the Opposite》出來。
才子甲、乙不約而同:
啊,你更厲害,你還懂俄文呢。哈哈哈。



那本書的封面,"Think the Opposite"是反轉印的,看起來就不像英語了。

如此輕易地,為我解了窘。



我終於明白:才子不但腹有詩書氣自華,而且那麼會說話,難怪有本錢風流了。

*** *** ***

也是飯局,小小的宴會廳,其中一半人是商人,另外一半,多數是某傳媒機構的要員,及其旗下女主播。
主人實在細心,由於我不是商人又不是傳媒機構要員,唯有勉強把我與眾女主播放在一桌。
酒過三巡,快要散席,商人們依然酒酣耳熱地到處敬酒。
其中一個走到我面前,向我舉杯:「我很喜歡看你的節目。乾杯!」

不知白叨了哪位女主播的光。只好替她乾了那一杯。

其實我哪有當女主播的資格。
為什麼?
就憑這一點:

當我吃頭盤沙律時,女主播也在吃沙律。
當我大啖羊排時,女主播開始吃水果。
當我接連鯨吞了兩個焦糖布丁後並盤算著下一步該先吃巧古力慕絲還是先吃芝士蛋糕時,女主播已輕盈地拿起紅酒,蝴蝶般周旋於賓客之間。
(所以才會讓那醉眼昏花的商人把我錯認成她吧。我想。)

我如此愛吃,還是安份守己地當我的評論版編輯好了。

6 comments:

abby said...

我也很喜歡問別人在看什麼書,不過,對方看什麼也沒所謂,因為只要會看書,已是很了不起的事。
你說的舉杯笑話,讓我想起一個真人真事。
某男藝人與女記者在電梯內,打算往景點拍照,女記者碰上男同事,於是,便介紹男藝人給同事認識。
女:「這是男潮編輯xx。」
男藝人:「hello!」
女:「這是david(假名)」
編輯:「hello!(隔了5秒)新同事呀?」
現場氣溫即時急降!大家都不知比什麼反應,電梯內的其他人在強忍笑。
我總在想這件事,在他走紅後,必會是訪問的內容。
你亦可以考慮一下呢!
其實美麗的女人,工作不靠美麗,便會更美麗啊!雅麗小姐,哈哈,亦舒說的。

Leona said...

親愛的abby小姐:
十分認同「美麗的女人,工作不靠美麗」。
所以我也曾拾人牙慧,講過女孩子,不管漂不漂亮、漂亮的尤甚,最好不要利用外型拓展事業或人際網絡這話。

我爸爸替我改了一個還算好聽的名字,予人太多無謂幻想。
實在我本人並不「雅麗」;反之,又悶又鈍。
不唱歌不跳舞,是為悶;
反應慢手腳笨,是為鈍。
見了面就知道,屆時勿見笑。

嘩,那個電梯笑話,勁搞笑!
那天我倆若見面了,讓我給你講一個同等搞笑級數的笑話。

chimmelody said...

leona:
送你爛gag一個
睇咩嘢書?
亦舒囉!哇哈哈!
p.s.我想我大過你,所以你是我師妹才真呢,師妹!

Leona said...

chimmelody - 不好意思,我見你咁佻皮,唔似得我咁老積,所以誤會了
sorry!

michelle said...

哈哈哈哈 ,三個故事都喜歡,謝謝分享!! :DD
(剛剛從... 忘記了在那里... 跳到你的這個blog來,很喜歡啊!! 小姐你的雙手不但細小,也很靈巧呢。)

Leona said...

michelle:謝謝捧場!我不過寫來自娛娛人,過獎了。

「小手」不過是比喻而已,曾有朋友煞有介事捧起它們說,都唔係好小啫…
哈哈。